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901章 正如她爱上他

作者:风烟净字数:3301更新时间:2019-05-12 20:43:18
    天底下的事情,无非南来北往。

    春节的前夕,陈长安接到了青杭的风声后,当即从落山矶飞到了仑敦,而后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位于华尔街一家名为‘伯根’的投资机构,稍许显露自己的财力资本后,在夕阳的阴影刚刚拉长时,见到了坐在办公室里的麦莉—赛弗斯勒。

    麦莉听到手下助理说可能有个大主顾的第一瞬间是兴奋的,不过当看到是一张东方人的面孔时,她不由得微微一怔,诧异的笑道:“先生,您要理财?”

    “嗯,不知道你们这里能够接受最大委托订单的数额上限是多少?”陈长安坐下来,表情淡然的问道。

    “哦?这得根据客户的需求与风险评估、回报率等等各方面的情况而定,能说一下您的情况吗?”麦莉笑着说道,神态热情。

    “回报率的话无所谓,不过我不接受亏损,还得知道随时了解我这笔钱的投资动向,可以吗?”陈长安询问道。

    看得出来是熟门熟路的,麦莉没有介绍业务,陈长安已经把自己的要求和定位说了出来,而这样一来的话,那她再介绍或者想从中耍一些滑头的话,基本上是没什么机会。

    “那么……”麦莉交叉在一起的食指松开,一对手掌呈现欢迎的姿态在面前摊开,笑着道:“那您所说的上限是?”

    “我要委托的资金数额比较庞大,大概有……十亿、十亿美金!”

    陈长安的话说完,麦莉幸好是没有端起咖啡,表情猛地凝滞住,渐渐瞪大的眼眸里满是震惊之色:“呃……多少?”

    “十亿,美金!”陈长安笑了笑,站起来将一张瑞式银行授权的最高规格的黑钻卡放到桌上,“如果可以的话,今天就能够完成转账!”

    麦莉吞下唾沫,神情呆滞道:“您是认真的?那真的不再就具体的情况再详谈?我的意思是……您的资料都带过来了?”

    陈长安摇了摇头道:“这是不记名卡,资金通过瑞式银行直接转账过来,不需要个人具体资料,受益人的话,到时候以这张卡为受益方就可以了!”

    麦莉勉强的回过神来,在震惊莫名的情绪中接下了这笔巨大的订单,或许说应当是‘伯根’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张客户委托单。

    一小时后,陈长安走出伯根写字楼,身影在如血的夕阳下拉长,转头回望一眼后,嘴角现出了一抹玩味莫名的笑意。

    ……

    杭城。

    满城的张灯结彩,却唯独在青莲医馆这边是挂着黑与白的,气氛显得格外肃穆悲伤。

    临走前总该再去打个招呼,却在门外又遇见了一些事情的发生,而拉起的警戒线和外围的人员勒令着一切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我打了电话给双龙后,医馆内才走出一道娇小而憔悴的身影把我领了进去。

    冷清。

    上午还是热闹的,此时则显得冷清而零落,外面的花圈碎屑和一些金灿灿的菊花狼藉的洒了一地,医馆内的每个人都神色悲伤肃穆的一言不发。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开口问了一句。

    允丽的妈妈,韩成珠跟我也算相识,把我带到一旁的角落里,情绪愤慨的把过程说了出来——大概是这条街对面的一家蛋糕店突然要拆了重新装修,但从来没见过蛋糕店重装还请挖机进来的,从中午就‘硁硁锵锵’的响个不停,将这边的气氛完全打破。

    肖学文带着人过去理论,跟开挖机以及那边新来的老板产生冲突,双方推搡了几下,那边顿时假装倒地,咒骂着拨打了报案电话,随后赶来的人,二话不说直接把肖学文的两个兄弟按在了车子的引擎盖上!

    跟着肖学文的一群人都是血拼出来的,顿时间反抗了一下,局势一下子没收住,如果不是莫云裳挺身而出的站在了医馆门前的台阶上,对面的那台挖机差点就直接对准医馆的招牌砸了下来,如果那样的话,只怕整间医馆和灵堂都会倾塌!

    我听完后,苦笑道:“这个世界还真是现实到分分秒秒都有各种小丑跳出来作祟,不过这些人的背后如果没人支持的话,是搅不起这么大的浪的,看来这个年大家都不会好过了!”

    “谁说不是呢!”韩成珠心疼的回头看了一眼形貌憔悴的女儿,苦涩道,“最近我开始在想,是不是要带允丽回到首耳那边去待一阵子了。”

    这样的叹息声下,我过去跟莫云裳和莫槿打了个招呼后,准备动身返回羊城。

    出门的时候扫了一眼,隔壁的唐氏大药房的门紧闭着,门锁是从外面锁上的,也不知道那个唐静雅是回了老家还是也已经去准备除夕去了。

    只剩下独门的青莲医馆在这条街显得有些孤零零的寂寥!

    “林修先生——”

    我和叶浅茗刚走出街角准备上车,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黑色的车窗放下,现出一张冷艳而憔悴的脸庞!

    “赵……雅薇?”我愣了愣,走过去苦笑道,“我刚准备离开了,雅薇姐有话和我说吗?”

    “坐我的车去吧,我送你们去机场,有些话想再跟你聊聊……”

    我转头看了看叶浅茗,她点了点头,主动的拉开车门坐上了后座!

    赵雅薇发动引擎,在我上车后,一边将车子开出去,一边叹了口气道:“之前的事情挺抱歉的,但不是我看起林修先生你,而是在那种关头,我实在是气昏了头!”

    “我明白的,不过雅薇姐气什么呢?其实徐洁的做法是更理智的,那种方法是肯定由于鱼死网破的方法!”我委婉说道。

    “有些事情你不明白,我气的只是在那种时候洁儿还在想着所有的退路,其实林修先生你有所不知,我跟洁儿以前是最好的闺蜜,我当时只是难过,所以才会愤怒的————恨为什么在那样的情况下,没有人站出来说把别人打过来的拳头给打回去,不过气头过去,我也意识到,大概是我习惯了杨砚做事的方式,以至于当时怒不可遏的失态了!”

    “都可以理解,你们都是为了杨砚考虑!”

    “都为他……”赵雅薇苦涩道,“可是这个混蛋却真的先走了啊,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孩子说这件事情……无法做到一辈子隐瞒,以后的路实在无法可想!”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只能叹息一声。

    “对了,林先生!”赵雅薇问道,“有件事说出来或许对你会有所帮助,因为大家都忙着悲伤,而你也没有见到一些没赶回来的人,所以我觉得为了增大你、或者说是我们的胜算,我应该把更多一些的事情告诉你!”

    “你说——”

    “杭城以前最大的大人物是崔英杰与陆青峰,崔英杰后来死了,势力基本上被摧毁,但能够继承他势力的人分为三份,小砚与崔颖、还有就是陆青峰,而陆青峰后来的衣钵都交给了吴远山,如果有需要的话,你应当联合吴远山,他手上拥有着鸿门青木堂的完全势力,洁儿不想搅和江湖的事情,所以提前让吴远山潜离青杭,但我认为……你会需要这份力量的帮助!”

    “他在中海市留着一些实力,我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但同仁堂的乐清宇和中海市杜家的杜茗溪,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成为人脉使用,陈家虽然庞大,但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当中间人,尽全力的把这些能量都笼在一起……”

    我不由得微微皱眉道:“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

    “你说?”

    “雅薇姐……你为什么觉得认为杨砚如果在,他一定会这样做?”我不解道,“此时此刻,徐洁的退而求其次才是最理智而保全的方法,而你的选择和做法跟徐洁完全是两条路,这是为什么?”

    赵雅薇苦涩道:“因为你还不够了解他啊……洁儿只是宠着他顺着他,事事都在私底下为他顾虑周全,而我跟洁儿是不同的,因为他的字眼里没有妥协,所以我觉得哪怕是他死了,我也不该妥协!”

    “但不妥协的结果可能会让很多人受到伤害……”

    “我……不在乎了!”赵雅薇咬牙道,“他说过一句话,不希望任何人能够欺负到他和在乎的人,而他不在了,这些道理我记得很清楚,妥协只会让自己永远有被人欺负的机会……每一次出现厉害和更厉害的对手和敌人,我从来没见过他害怕什么,或者他退让过……洁儿是做法是对的,可我不在乎对错!”

    正如……她爱上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