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914章 他没死

作者:风烟净字数:3049更新时间:2019-05-17 03:09:46
    七天的时间,马椿峰一直游走在这座城市,在看着…………

    以前的他从来没有这么耐心的去体验过一座城市,也没有耐心的去仔细的看这个真正的世间和江湖。陈以儒做那些事情,包括拿着小孩子威胁而逼迫咏春高手谭寸出手的那一次,他也在场!

    那副画面让他想起了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同样的无所不用其极,同样的手段残酷狠辣,因为最早让他见识这个社会冰冷无情的人,恰巧是陈以儒!

    记得不错的话,当年是陈以儒逼死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对马椿峰好的一个邻居家姐姐,而他从屋内提着裤子一脸邪笑出来时,马椿峰大概永生难忘。

    那一次,他冲上去,却差点被打个半死!

    后来陈长安出现了,一句话帮他捡回了一条命,指着陈以儒趾高气昂离去的背影问他,想不想揍死那种王八蛋?

    马椿峰含着血,点了点头,咬牙说想!

    陈长安拍着他的肩膀说,跟着他混,保证能干死那个王八蛋!

    这件事差不多就是他与陈长安之间的缘起了,因为那天邻居家的那个姐姐死在了屋内,所以后来遇到任何的人和事情,马椿峰都只记准了一件事情,人不狠无法在江湖立足,无法让人敬畏!

    吃过苦,打过无数的架,流了很多的血,最终设了一计,在几年后把陈以儒给弄到监狱去了,也就是那次,马椿峰才知道原来陈以儒跟陈长安竟然是一家人!

    当时陈长安笑着说道:“傻了吧?其实无所谓的,我跟你一样,都讨厌这个世界上的人渣,尤其是对女人不好的人渣,就该受到惩罚,你不用在意这些,我跟你是兄弟多过于跟他之间那淡薄得可怜的血缘关系!”

    其后的很多年,马椿峰几乎是日复一日的在让自己成为北方江湖里的狠角色,陈以儒的名气也不如他,他从不手软,可是却唯独没有伤害过女人——哪怕选择斩尽杀绝!

    如果不是有了妻子、孩子,家庭……马椿峰不会在陈以儒的手搭在小多漫肩膀上的那一刻想要冲出去,也不会在小男孩被陈以儒一手甩飞后咬牙握拳,更不会回省自己走过的那些路!

    再狠的人和心,都是肉长的。

    有过妻子受苦的画面,有过孩子哭得撕心裂肺却无助的那种历程,果然会让一个冷血铁汉变得柔弱,当时他看着陈以儒的所行,只能这样想着。

    大概老大是对的!

    马椿峰连日来,见识着陈以儒的恶行,几次想要悄悄地出手干掉那个家伙,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陈长安现在需要这样的一条狗来为他咬开青杭的局势。

    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了,马椿峰坐在阴影下的花坛边,盯着远处唐岩的座驾消失在滚滚的车流当中,不由得点燃了一根烟,盯着这滚动的人海、苍茫的世间,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浓烟……

    几分钟后,将烟屁股捻灭在花坛上,马椿峰拿出手机拨打了号码出去:“喂……老大!”

    陈长安躺在椅子里,正在任凭按摩椅缓解着连日的疲劳:“嗯……阿峰,你打电话来是南方那边有什么新的动向吗?”

    “老大……”马椿峰沉吟一下,嗓音下沉,复杂的叹了口气道,“我不在南方,现在人在杭城!”

    ‘唰’的一下,陈长安从躺椅中坐了起来,表情闪烁一下,眼神错愕道:“你……去杭城干嘛?难道还放不下当年的事情?他坐牢十年了……”

    “不是这件事!”马椿峰苦笑着,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咬在嘴里,苦涩道,“老大,说句实话,当年知道你和他其实是一家人的时候,我就已经绝了让他死的心,否则后来我也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在狱中杀死他,而且如果要他死,我也会挑一个好的时机和日子,而不是现在……”

    听出马椿峰的语气不对,陈长安疑惑道:“那你跑杭城去是为什么?”

    “杨砚……大概……没死!”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后,马椿峰的语气有些沙哑,带着极其复杂的情绪道,“他没死!”

    陈长安拿着手机,呆滞了一瞬,眼神慢慢的变得震惊、狐疑:“你在说什么?我让人查过了啊……而且他身边的那些人和所有的事情以及局势的变化,都证明只有他死了才会这样啊?你怎么会说他没死?”

    “这件事说来话长……”马椿峰开始将自己隐瞒了陈长安的那一件事说了出来,从杨砚最后跟他做交易,他用十亿加‘百足之虫’换回了姚桃儿的一命,到他得到杨砚的死讯时感到惊愕震撼,再到他开始怀疑,辗转到杭城来寻找谜底。

    唯一的问题就出在杨砚死前让马椿峰帮忙寻找‘百足之虫’这件事情上,因为马椿峰反复的揣测过,人在自己死之前,千方百计的寻找这样的‘一件东西’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百足之虫的作用他或许不懂,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句话却是整个*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会立刻想起来的。

    杨砚在得到百足之虫后就真的死了?

    消息显得突兀而惊人,接下去的局势变化也确实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他死后带来的变化,包括杨砚身边那些女人和朋友真实的反应和应对!

    但这依旧无法消除他心中的顾虑!

    一个死了的人,尸体为什么要选择运回到一座没多少人知道的深山苗寨里去?为什么唐静雅在杨砚死前和死后都是随着他一起消失的?

    唐岩打出去的那个电话,唐静雅没有说自己在哪里,但却明确的说了她暂时不在青城山,也没有返回到蜀中唐门。

    这就是马椿峰所捕捉到了最重要的一丝线索了——唐静雅,才是杨砚死亡谜题的真正答案。

    她在隐瞒自己,那就是在隐瞒真相,而比唐门、比青杭的局势、比唐岩下台还要重要的秘密,只有一个,那就是杨砚的生死之谜。

    一个人在所有的医学验证检测下都确定死亡,并且毫无声息的躺在灵堂几天,让无数人确认了这个结果,这放在正常的情况下当然是绝对定义的一件事情,可是马椿峰见识过了杨砚的蛊术,见识过了这个世界上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过。

    所以他突然间怀疑、醒悟过来,大概所谓的杨砚身死,只是一个假象而已,虽然看似目前的局势已经是自己这边占据了上风,可是一个死人,却再也不会出现在三部或者燕京陈家的视线当中,谁也无法追究一个死人生前在江湖里掀起过怎样的腥风血雨……

    对于杨砚本人来说,眼下被所有人确定的死亡,竟然是绝对有利的事情!

    一个人死了是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可如果是假死的话,那就只是一个名字的消失而已,他可以有一千万种方式,换个名字,甚至换一个身份和面目,重新生活在这个世上!

    陈长安陷入了绝无仅有的错愕中,呆滞了半晌,才咬着牙苦笑道:“阿峰……这件事如果不是你疯了,那就一定是我们都太肤浅了,他的假死,确实能够让他如一阵清风拂过般重头以干净的身份再活一遍,可是如今青杭的大势已定,我们既然得知了这个消息,总能找到他,斩草除根的吧?如果他始终不现身,那他总该在乎他的女人,他的孩子吧?”

    马椿峰的心头闪过一阵恶寒,这是他从前绝不会在听陈长安的话时而会产生的情绪,可他依旧没有反驳,只是咬着牙说了一句话:“可是老大……他真的没死的话,那我们其实得完全用另外一种视角来观看着分析整个局势,他的那些女人和亲朋都没有做出太大的错误选择,最佳的斩杀时机过去了,而我们的资金流却消耗得差不多了,这种时候,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刻!”

    一句话,让陈长安猛地怔住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女神的医流高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