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9章 地府旅游 冰糕鬼影

作者:九天忘情字数:2795更新时间:2019-05-09 11:42:08
我心里骂着,回到家,我爹也给我做好了晚饭,我就把这事和爹说了。

    “你这是遇见横死的水鬼了,一定要小心对付,她留的东西一定不能要,她留下什么你都要恭敬的送回去,懂吗?”

    我爹抽了一袋香烟对我说道,大江上的事情非常麻烦,有时候很多怪异的东西根本就对付不了,只能把她们送走就算是万事大吉了。

    我心想早就把高跟鞋扔了,但是怕我爹担心也没有多说,就是返回自己的屋子,默默的背了一段,道士护身咒,这咒文非常的难记。

    如果能背过,我早就背过了,就是太难了!

    我念一段给大家听听。

    “上清三宝呈上书,下请五方鼎钟鸣,太上老君逍遥座,挥舞神剑百千廣……”

    最后一个字我还不知道怎么念,一看这道士书我就头疼,后面密密麻麻的还有几百句,我干脆放弃了,就这样的句子我能背过一句就是天才了。

    可是我那有读书的天赋?

    我被击败了……

    道士的传承,到了我这一代算是毁了,我就会使用分水黄金眼,这个对我来说比较简单,但是对别人说来比较难,嘻嘻!

    我还是有特长的,但是我的分水黄金眼也会出问题的的时候,我是过了今天晚上才知道的。

    晚上10点我照例拉着一些补充的窝窝头、腊肉、面条之类的,这一次陪我出去的还有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一上船我就感觉她不对劲,因为她不爱说话,不好说话的女人我总感觉好像是鬼!

    我小心戒备她,暗暗将驴蹄子挂在腰间,只要她有异动,我查……死鬼。

    最近电视正在播放戏说乾隆呢,我特别喜欢那首歌,

    “一世的遭遇情愿糊涂,一世的遭遇向谁诉,爱到不能爱……”

    “海水永不干,天也望不穿!”

    我手舞足蹈的唱歌,而且唱的特别大声,我就喜欢这样吆喝,谁也管不到老子。

    我一边唱歌壮胆,一边偷偷查看那个女人的动静,咦,我发现她戴了一条红纱巾,有鬼气!

    因为天比较热,所以我的船上准备了一些冰块拿来降温的,我夏天就喜欢吃这个,和赵龙为了一个冰块还打过,不说了,反正这是好东西。

    热了可以解渴,遇见坏人还可以当作兵器,好处说不完。

    “爱到不能爱!”

    我划着船,自己正唱到高潮的地方,心想这首歌唱的那么像老子呢?

    “咔嚓!”

    我把冰块仍到河里,因为我在冰块里看到一个红衣女鬼的模样,卧槽,你终于出现了?

    “搞什么鬼?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鬼么?”

    我手里拿着驴蹄子,“降妖驴蹄子,看招!”

    就这么一下子查进红纱巾的嘴里,我大声喊道:“孽障,快快投降!”

    红纱巾被我弄的差点哭了,拨开驴蹄子,在一旁呕吐:“你干什么,干什么!”

    拨开我的驴蹄子,我发现她没什么异样,于是问道:“你不是鬼?”

    “你才是鬼,伐木场张伟是我的男人,我过去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亨!”

    她气愤的对我嚷嚷道,我一拍脑袋,心想坏事了,自己可能搞错了,于是赶忙说了一堆好话赔礼道歉,不过她还是生气我把这枚娇滴滴的女人当成鬼,当然在我的眼里她就是个丑婆娘。

    我继续划船,我冰块多呢,我又掏出来一块,打算咬俩口。

    “啪!”

    我又把冰块丢掉了,在冰块里有一个红衣女鬼的影子,而且还对我笑了笑。

    我停船前后左右的打量,上下寻找,那红纱巾问道:“你在干什么,神神秘秘,你是不是想图谋不轨,我告诉你,我……”

    她还以为我要对她劫色呢,你也不看看你的造型,褶子都长出来了,我可是个黄花大小伙。

    我心里鄙夷,脸上不动声色道:“我发现一个红衣女鬼?”

    “什么,红衣女鬼?”

    红纱巾大声尖叫起来:“那你快收拾她,我听人说这附近是有个红衣女鬼,只要遇见她就是死路一条!”

    “那你为什么戴个红纱巾?”

    我奇怪的说道,你这不是招鬼么。

    “我这个叫做,以毒攻毒,也许女鬼觉的我是同类就不会伤害我了!”

    红纱巾的解释让我一阵无语,我四处查看也没有看到红衣女鬼,前方就是那个红衣女鬼总是出现的地方,我有一种不秒的预感。

    难道……红衣女鬼看见我仍了她的高跟鞋,打算报复我?我准备了黑狗血,放在脚下,老子看见你就是一下,我喷死你。

    可是我一直走都没有看到红衣女鬼的影子,心想难道这女鬼害怕我不露面了?

    “你说,红衣女鬼害死了几个人?是吗?”

    我询问那个红纱巾说道。

    “害死的都是船夫!”

    后面传来阴森森的声音,我感觉不对劲,一回身发现红纱巾阴森森的站起身,手里还拿着一把我船上放的铁索,

    “嗯,你怎么了?”

    我察觉她不太对劲,于是追问了一句,:“你发烧了?”

    “我要你死!”

    红纱巾凄厉的吼道,她的头发随空飞舞阴气森森,就连眼睛都变成渗人的红色了。

    卧槽,我赶忙打开黄金眼,一看之下,发现一个红衣女鬼已经占据了红纱巾的身体了,正是那个吓唬我的女鬼。

    “你以为我刘家传人,是那么容易死的?我还敢出来混么?”

    我嘿嘿一笑,不以为意,这种连僵尸身体都没有的鬼怪,我是不怎么害怕的,:“看驴蹄子!”

    我把驴蹄子丢了过去,谁知道红衣女鬼轻松的躲避开了。

    “看招!”

    我又丢了一根过去,红衣女鬼又躲闪开了。

    卧槽,厉害,:“看招!”

    我把黑狗血一下泼了过去,红衣女鬼尖叫着跑了,我嘿嘿一笑,‘任你在厉害的东西,遇见我这狗血炸弹也要玩完!’

    我得意的看着红纱巾,忽然感觉她的脸色不对。

    她看着浑身的狗血,气愤的冲了过来掐住我的耳朵:“你,你你,干嘛泼我?”

    “松手松手,你听我说!”

    我好歹是个大男人,被她一个女人家家的扭住耳朵成什么体统,但是她气急了就是不松开,我一怒之下:“抓奶龙爪手!”

    我作势欲抓把她吓了一跳,退后几步捂着自己的身体道:“你果然是色狼!”

    “放屁,任何一个男人被你这么对待,都会反抗的!你刚才被女鬼袭击了,我好心救了你!你还这么对我!”

    我给她讲道理,但是这个女人蛮不讲理的说道:“我是和我男人约会的,你把我搞成这个样,我还怎么去约会!”

    “我给你停船,你去洗洗吧!反正风一吹就干了!”

    我随便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