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0章 麻将

作者:牧尘客字数:3411更新时间:2019-05-08 16:07:00
    第二天吃完早饭,虞无涯又来邀约下象棋,结果被陈旭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一头扎进实验室拿出木板和刀具斧头开始砍削劈剁,象棋太费脑浆子,他要做一种更加轻松娱乐的东西来。

    一个小时之后,陈旭把王五王七两人叫进实验室,然后拿出一袋观音土倒进一个大瓦盆中加水和成半干的泥巴,然后把一小坨白色的泥巴装进刚刚做好的一个小砖模一样的木框之中按压紧致之后用铜刀两边刮的很平整之后倒出来,于是就得到一块四四方方如同麻将大小一块白色的泥砖。

    “看清楚没有!”陈旭指着小泥砖问。

    “看清楚了!”二人一起点头。

    “里典莫非要造小房子,可是这也忒小了点儿吧?”王五呲牙咧嘴的说。

    “谁说要造房子了,这是另外一种博戏,可以三个人四个人一起玩儿,又简单又不费脑子,比象棋好玩儿多了!”陈旭解释说。

    “真的?”王五王七大喜,昨天四个莽汉看了半天的象棋,到现在满脑袋都还是迷迷糊糊的,因此只能站在旁边白瞎功夫,如果有四个人能够玩儿的博戏,这天寒地冻的也不用无聊的坐在旁边数胳膊上的汗毛玩儿了。

    于是王五王七两人便拿着小小的模具开始拓观音土小砖头,而陈旭则拿出刀具斧头到外面的凉棚下面摆开木马,把王三王四喊出来帮忙砍锯木头,准备打造一张麻将专用桌,而客厅里,虞无涯已经拉着水轻柔开始对弈象棋,杏儿和虞姬则乖巧的坐在旁边帮陈姜氏挽毛线团,场景安详又其乐融融。

    “让让,别给我踩坏了啊!”

    半个小时之后,陈旭用一块木板端着数十颗方方正正的小方块进入客厅,放在炕头的角落里准备用火炕慢慢烘干。

    “兄长,你这是要做方块豆腐干吗?”杏儿以为陈旭放的是豆腐块,于是蹲下来好奇的问。

    “这不是豆腐,这是泥巴,把虞姬看好,不能吃啊!”陈旭赶紧解释。

    “恩公,你玩泥巴干甚子,快来陪我玩象棋,师妹技艺不够纯熟,与她对弈提不起来兴趣!”虞无涯转过头满脸期待的说。

    陈旭的脸瞬间就黑了,脸皮抽抽着一口拒绝:“不玩儿,象棋不好玩儿!”

    对着棋盘沉思的水轻柔抬头看了陈旭一眼,然后捂着嘴巴嗤嗤发笑。

    “谁说的,象棋才是世间最好玩儿的游戏,恩公你当时让我们制作象棋的时候说这是智者之间的较量,我玩了这两日发现一点儿不假,象棋如两军对垒大军冲杀,执棋者犹若谋士临阵却敌,不能有分毫的差池,如若下次还有机会遇到师尊,我一定把象棋送去,师尊必然喜欢……”虞无涯唠唠叨叨,明显已经对象棋中毒太深。

    “等我这些泥块做好,到时候还有更加好玩的博戏!”陈旭撇撇嘴说。

    “绝无可能,如若还有超越象棋的博戏,无涯把外面的石磨……恩,这副象棋吃下去!”虞无涯想起上次捉小蜜蜂的事,瞬间把吃磨的难度降低了百分之九十九。

    上次捉小蜜蜂赌注吃半扇石磨,结果陈旭几乎轻而易举的将一窝蜜蜂数万只全部收入蜂箱之中,眼下蜂箱还挂在房子后面的墙壁上,只等开春,就可以牧蜂取蜜,以后年年都有蜂蜜吃了,而且按照陈旭的说法,开春之后找到蜂箱里面的蜂王巢穴,可以再培育几只蜂王出来,到时候还能让蜜蜂分巢,弄出好多箱蜜蜂,蜂蜜吃都吃不完。

    于是虞无涯即便是眼下绝对相信象棋就是世间最好玩的博戏,但鉴于陈旭的半仙属性,打赌也不敢太过嚣张,不然到时候又要被陈旭算计着干苦力活儿。

    “不信你就等着瞧!”陈旭转身去了实验室,过了半个小时,又端过来数十块观音土制作的小方块。

    很快半日过去,王五王七两人不断和泥拓砖,整整做出来五六百块小砖头,密密麻麻堆了半炕。

    “小旭,你做的这些小泥砖真的比象棋还好玩?”不光一屋子人看着这些小砖头满头雾水,就连陈姜氏都忍不住好奇的问。

    “娘,这种博戏非常简单而且好玩儿,不需要动太多脑筋,到时候您也可以一起玩儿!”陈旭笑着说。

    “这么多棋子看着都头晕,娘笨头笨脑的肯定不会玩!”陈姜氏脸色略有些羞红的说。

    “对啊,恩公,你这新的博戏足有数百颗棋子,恐怕需要一间大房子才能放下棋盘吧?”虞无涯忍不住满腹的疑问,王五四个侍卫和水轻柔也都一起看着陈旭。

    “其实用不了这么多子,规则和象棋对弈完全不一样,很简单,到时候你们一看便知,而且一定会喜欢的!”眼下麻将还没做出来,陈旭也感觉有些解释不清,但鉴于麻将的大众娱乐属性,他完全相信这种简单好玩的游戏一定会打败象棋,成为最受欢迎的娱乐方式。

    陈旭找来笔墨纸砚,坐到炕上开始设计麻将上的图形,这些要先设计好,等到观音土小砖头晾干之后便让虞无涯和水轻柔二人帮忙用篆刀刻上去,必须让她们知道样式才行。

    陈旭设计的除开饼条万和东南西北中白板发财这些常规图形之外,还根据花式麻将添加了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张圣兽牌代替梅兰竹菊,本来他开始也准备用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来代替东南西北中的,但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五行是现在阴阳学派研究出来的理论,虽然比较容易被当今大秦的普通百姓所接受,但五行理论毕竟根基还不够深,不够表现他仙家弟子的身份,一旦与阴阳家同流合污,估计会得罪不少人,因为许多学派比如儒家墨家这些根本就不相信什么阴阳和五行,甚至他们连鬼神都不相信,完全是一群无神论者,不太好忽悠,而相信阴阳五行的道家门徒却都是一些寻仙问道的闲云野鹤,想请他们打麻将估计一年也凑不齐一桌。

    因此一番思索之后,陈旭还是老老实实的复制了后世的麻将牌,懒得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而且基本上一点儿意义都没有,只是一个无聊时候的游戏而已。

    因为大山里也不缺木材,入冬之前王五等人砍了一大堆木柴,家里的大炕一天到晚都烧得暖烘烘的,因此只不过一夜时间,观音土制作的小泥砖就全部烘干了,因此第二天一屋子人都坐在炕上开始做麻将,水轻柔和虞无涯两人负责用篆刀往上刻字和图案。

    “筒就是一个一个的铜钱,条就是一串一串的铜钱,萬自然就是几万几万的铜钱了,东南西北中也称之为风牌,表示方位,白板表示一穷二白,发财自然表示发财,四圣兽表示守护……”

    陈旭嘴里一边似是而非的解释着自己设计的麻将牌,一边把刻好的用细麻布把四周边角仔细的打磨一下,使得看起来圆润光滑一些,打磨好的就放进旁边的一个小木箱之中,并且还让杏儿用细麻布和羊毛一层一层小心的隔开,这一切都没有让王五四个人参与,因为这些小泥砖并不结实,一不小心就会被四个粗汉捏碎了。

    这些做好的麻将泥坯要送到镇上的陶器工坊去烧制成陶瓷麻将,因此必须小心翼翼,陈旭虽然知道陶瓷麻将可能并不结实,不耐摔碰,而且烧制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会有开裂和损坏,因此特意做了整整五副,想来最后凑出一副完整的麻将是没有丝毫问题的,而且多余的也可以备用,摔坏碰坏了还可以配上。

    几个人整整忙碌了两天时间才终于把这些麻将都弄完,最后还专门做了十多颗骰子。

    距离上次下雪已经过去了七八天,除开远处绵延起伏的伏牛山顶上之外,小河村附近山上和地上的积雪已经完全融化,但天气依然寒冷,地面上融化的泥水都凝结成了白色的冰棱,脚踩上去发出咔咔嚓嚓的碎裂声。

    “反正你们四个待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把这些麻将陶坯送去镇上的陶器工坊交给高河,让他尽快帮我烧制出来,这张纸上写的是麻将图案的颜色,让他用颜料都好好的涂上别弄错了。”陈旭把几张画好了麻将图案的纸张递给王五,让四个整天无所事事的护卫把麻将带到镇上去烧制。

    “对了,路上湿滑,别骑马,就走着去吧,权当锻炼身体了!回来的时候记得把茶树果油多弄些回来,记得去铁匠铺看看,如若铁锅铸好了也一起带回来。”陈旭提醒。

    “里典放心,来回区区二十里路,我们一口气也就走到了!”王五王七四人连连点头。

    说实在,家里固然暖和,但每天四个大汉除了用大剑对砍锻炼之外,几乎无所事事,寒冷对于他们这种年轻力壮的彪悍杀才来说一点儿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聊,最可怕的是一起无聊,能够出门放放风四个人也是很高兴,最主要的是陈旭说了,这麻将又好玩儿又简单,完全适合他们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娱乐,因此他们心中也充满了激动和好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