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6章 相师荀雀

作者:末日城危字数:2854更新时间:2019-05-06 03:51:17
    老妇人从袖子里再次掏出一枚中间刻了一只小船的玉佩,对张遂道:“凤九魔将,这就是老身献给你的第三件宝物,龙纹玉佩,就是那家小船厂上任家主赠送给老身的结婚贺礼。”

    “凭借着这枚玉佩,你可以让他们不管在何时何地,替你造一艘船。”

    见张遂脸上有着意动的神色,老妇人微微一笑,将龙纹玉佩塞到张遂手里,道:“这三件礼物对于老身来说,远不及琦儿性命和自由重要;同样,琦儿性命和自由,对于凤九魔将来说,也远不及这三件宝物重要。如此,也算是有个相当的。凤九魔将,后会有期!”

    老妇人说着,拉着赵琦朝着张遂行了一礼,带着几个年轻女子和稚童离开。

    张遂握着龙纹玉佩,看着老妇人离开的身影,略有所思。

    这个老妇人拿得起放得下,相比于赵琦,更有胆略和见识,如今撑起赵家的,估计就是他了。

    老妇人离开,孙英带着中年女子想要挽留张遂住几天,被张遂拒绝。

    张遂找到无心和尚,阿信,从轮回之需召唤出小野和两匹汗血宝马,朝着南之渊继续前行。

    这一路上,阿信沉默不语,但是做事极为麻利。每每做完事,就站在张遂旁边,一副生怕张遂赶他走的样子。

    张遂几次三番开口,见他这个样子,又开不了口了。

    离开青城的第四天,张遂,无心和尚和阿信来到了下一城雍城。

    此刻,张遂和无心和尚坐在一家客栈里面,点了几个菜,正在听客栈的人八卦着当今的王朝大陆各地的时事。

    阿信紧紧地拽着龙纹玉佩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对张遂道:“主人,我打听到了,这家船厂叫做‘游龙入海’,就在雍城以南一百里一个叫做‘竹田镇’的小镇上。不过,如今游龙入海如今只有老船长一个人了。”

    “阿信,不要再叫我主人!我已经说了,你已经自由了!”张遂皱着眉头道:“只有老船长一个人,那怎么坐船?”

    无心和尚道:“小镇里应该会有其他的船厂吧?或者,他们也能造出来?”

    阿信紧张道:“主人,那,那我——”

    张遂无奈地看了一眼阿信,道:“你就像无心和尚一样直呼其名好了。”

    阿信急摇头。

    无心和尚提着酒坛仰头喝了一口,笑道:“那你叫他遂哥儿好了。”

    “遂哥儿!”阿信重重地点了点头,道:“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坐下来一起吃饭吧。”张遂左手拿着筷子,右手蹙着额头道:“这可麻烦了。没有好的船如何去得了南之渊?难不成还得去燕国找千机宗?”

    想到这里,张遂心里不免有些急躁起来。冷慕凝还怀着身孕,修为又大降,在幽冥地界,他哪里放得下心?

    “遂哥儿,我还是站着好了。”阿信紧张得脸色通红。

    张遂摇了摇头,摆了摆手,不耐烦道:“说了这么多遍你还不听,你爱咋咋办,以后就别问我了!”

    阿信脸色惨白,看了一眼无心和尚,却见无心和尚一腿踏在凳子上,笑着喝着酒。

    畏惧地看了一眼张遂,阿信慢腾腾地挪到张遂的对面,坐了下去。

    见张遂并没有说什么,脸色才渐渐好看了一些。

    张遂正在头疼船的事情,一个男声道:“你背后的这把弓很特别,我很想看下它弓弦满张的样子!”

    张遂抬起头,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袍,头束发冠,一脸书生气十足的青年男子站在他的旁边,一双眼睛充满着灵动,正看着自己。

    张遂回过头,只见自己自己的箭袋上随意地挂着S日神弓,方才醒悟过来。

    昨天路经一片森林时,为了以防妖兽袭击,凝聚出S日神弓之后,就随意挂在背后了。

    将S日神弓拿在手里,递到青年男子面前,青年男子伸出手就要拿近仔细端详,张遂道:“你不能拿走。”

    “我只是想拿近一些仔细看看。”青年男子微微笑着道。

    张遂强笑了一声,S日神弓只要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就会化成气消失,这种事情怎么能跟别人说?

    青年男子松开S日神弓道:“莫非兄台这把弓有着玄妙之处?”

    张遂诧异地看了一眼青年男子,脸不红心不跳地道:“这把弓是我妻子送给我的,我不想离手。”

    “兄台真是爱妻深切。”青年男子赞叹了一声,道:“兄台,在下荀雀,秦国凉城人,不知能否和兄台共饮一杯?”

    张遂环顾了下四周,只见客栈四处还有很多空位。

    可青年男子非得凑一桌,他也不好意思拒绝,道:“随便。”

    荀雀打量了下张遂,看得张遂直犯嘀咕,这个王朝大陆莫不是还有同志不成?

    却听荀雀道:“在下是一名相师,颇通相术。一个月前,在下卜卦,卦象呈现大凶——”

    张遂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荀雀,相师也就是算命的,他对算命的不怎么感兴趣,总觉得太假。可是,转头看了一眼无心和尚,他又想到伽叶大师临终前说过的话,无心和尚和他的师傅慈济大师临终前曾经算到无心和尚会给清觉寺带来灭顶之灾,确实挺准的,不过最后让伽叶大师顶了锅。

    这也就是说,在王朝大陆,真正的相师还是挺又能耐的。

    只是,张遂不明白的是,这个荀雀和自己初次相见,干嘛要和自己说他卜卦的事情?那毕竟是他的事情,和自己这么个陌生人有什么关系?

    然而,荀雀仿佛没有察觉一般,继续道:“在下后来花了三天根据细细琢磨,才发现,在这个大凶之后,却隐藏着一个大吉,而且,这个吉在凉城以东。没想到,今日果然让在下在雍城遇到了兄台。”

    “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大吉?贵人?”张遂哑然失笑道。

    荀雀郑重地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兄台天庭饱满,双目之中蕴含着雷电之色,这是有大气运之人的象征。嘴唇略宽,眉间微挑,这是大贵之态。而兄台刚好又是在下卜卦以东的雍城遇到,由此可以看出,兄台就是在下的贵人!”

    张遂用筷子捅了捅无心和尚道:“喂,无心和尚,我觉得你更像他的贵人。”

    无心和尚咧嘴笑道,左手一拍腰间,一坛烈酒朝着荀雀扔了过去道:“贵人请施主喝酒。”

    张遂不由地笑出声来。

    荀雀面沉如水,道:“在下是认真说的,兄台和这位大师却取笑在下,是不是有些太过?”

    见张遂和无心和尚都是一脸压根不相信的模样,荀雀左手五指随意地掐了几下,眼睛盯着手指一动不动,几个呼吸之后,道:“兄台此次前往的目的地是灵岛,想要见一位能够左右时局的贵人,这人还是个女子,不知在下算得可准?”

    张遂笑容渐渐沉淀下来,一双眼睛凌厉地打量着荀雀。

    荀雀忙道:“在下除了是一名相师,还是一名阵法师,可以帮到兄台。如果兄台信任不过,我们可以以血脉起誓!”

    张遂眼神慢慢柔和下来,无心和尚敲了敲桌子道:“那别客气,把你的缚灵纸拿出来,让他签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