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8章 第一条师徒教训

作者:末日城危字数:3032更新时间:2019-05-06 03:51:17
    夜光下,演武场上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息。

    在演武场四周,四个盾墙缓缓向中间逼近!

    在这些盾墙的最上方,一只雪白大雕之上,卫小凤眼眶猩红,看着盾墙踏过的尸体,泪水滑落下来。

    四面盾墙之中裂开一道人行通道,张遂骑着小野走了过来。

    几十名护国东军拖着近二十具黑衣人尸体到他的身边,朝他抱拳道:“凤九魔将,所有的黑衣人都按照您的吩咐,只用弩箭一箭射杀,并没有弄坏他们的尸体。”

    张遂点了点头,从小野身上翻了下来。

    左眼里跳跃着绿光,将这些黑衣人的灵魂禁锢在**里,张遂转过头,看着已经降落在地面上,踩着被鲜血浸染的土地的卫小凤走过来,两人相对而视,沉默不语。

    许久,张遂才道:“秦王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秦王说,这之后要拜托你了,东边境。只要你能阻止魔族进攻,从此之后,大秦就不再姓秦,她甚至愿意留下遗诏,将你推上秦王之位。”

    卫小凤神色凝重地看着张遂,道:“你怎么决定?”

    张遂愕然地看着卫小凤,许久,才道:“秦王脑子有毛病吗?我不需要什么秦王之位,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可这次事件之后,若没有人出来对付魔族,秦国的百姓也照样会——”卫小凤道。

    “我是魔族的第一魔将!”张遂冷笑道:“而且,你们也太高看我了,之后的事情你们自己想办法,我能做到的,只有到这个地步了。”

    卫小凤急道:“什么叫做你能做到的只有这个地步了?冷统领是你妻子,难道你愿意看着她的大秦变成魔族铁骑下的亡灵吗?”

    “对不起,那不是我的事情。”张遂低着头,边走边道:“不要再逼我!我只想着杀死叶凌楚,秦王和我并没有任何关系!叶凌楚到哪儿了?一切布置妥当了吗?她身边的人有没有察觉?”

    卫小凤跟在张遂身后,看着张遂的身影,许久,才道:“你真不帮?”

    “不帮!”张遂骤然转过身,厉声道。

    卫小凤咬着嘴唇,撇过头,道:“我父亲也无法从赵国边境赶过来,如此,此次灭杀这十多万护国东军和叶凌楚,我大秦东边境就只剩下这最后一万护国东军了。”

    “那是你们的事情,我有我要做的事情。”张遂闭上眼睛,再次道:“叶凌楚到哪儿了?”

    “已经从东边境率领十万护国东军赶过来,今天黄昏之时便能赶到,东边境只剩下最后五万护国东军了。”卫小凤道。

    “魔族那边动静呢?”张遂又问道。

    卫小凤道:“魔族小公主亲自坐镇,暂时还没有攻击的迹象。他们在叶凌楚的护国东军下吃过几次败仗,如今又退了回去。”

    张遂点了点头,道:“那秦王身边?”

    “没有任何人察觉。”卫小凤咬着牙道:“秦王才青春年少,可如今,却承担着如此重担。你作为冷统领的夫君,昔日也曾是人类,如今,真不肯挽救大秦于水火之中?”

    张遂停下脚步,这一次并没有回过头,在沉默了近两个呼吸后,走向小野,翻身上马,道:“在我击杀了叶凌楚之后,一发出消息,你自己注意安全。十万护国东军虽然没了统领,但是他们的自我意识还没有彻底泯灭,到时候他们反击起来,将会异常恐怖,不能手软。”

    “我明白,东边狼不是孬种,哪怕是亲兄弟,也都知道什么时候该断手足。”卫小凤低着头道。

    张遂坐在小野上,将近二十个黑衣人收到轮回之虚,最后看了一眼卫小凤,调转马头离开。

    回到咸阳城,张遂坐在一间客栈的房间里,久久地凝视着窗外。

    白露涵,白素和几个魔族大队长站在他的身边。

    冯锦衣带着叶大富和季子玲站在身后,不停地在说着什么。

    “张遂,你行不行了?赶快易容了,叶凌楚马上要回来了!”白素催促道。

    “子玲那边怎么样了?”张遂仍旧看着窗外问道。

    “应该没问题了,是这样子的声音吧?”一个颇有磁性的中年男子淡淡道,那语气,仿佛一股春风在耳边吹拂而过。

    张遂诧异地回过头,直到看到季子玲冲他眨眼间,才猛然清醒过来。

    “怎么了?我声音学得不像吗?”中年男子的声音在张遂耳边响起道。

    叶大富两眼冒着星星,冲季子玲直竖大拇指,道:“这个小女侠,你这能力,即使是我大富都不得不说一个‘服’字!简直就像郎中在耳边说话一般!”

    “那是,你也不瞧瞧我是谁!”季子玲扬起小下巴,中年男子的声音却在远处、张遂的耳边道:“我季子玲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这点小事,小菜一碟!”

    白露涵见状,也冲季子玲笑着点了点头,道:“季子玲这个祖传秘技,确实很稀奇。凤九大人,我们也开始吧?离黄昏快要到了,叶凌楚也快要赶过来了。”

    “开始吧!”张遂点了点头,看着身后桌子上的男子雕塑,一边开启心有灵犀,将季子玲囊括在内,一边开口,口中,中年男子的声音道:“是你吗,小楚?”

    白露涵,白素和几个魔大队长见状,开始将易容药粉倒入木盆里,调拌均匀,然后小心翼翼地涂在张遂脸上。

    一个时辰后,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口照射进来,射在一个温软如风的中年男子脸上,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浅笑,嘴里发出一声呢喃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在中年男子的视线尽头,城门处,两排穿着银色铠甲的护国东军铁骑踏着整齐的步伐而来。

    在两排护国东军铁骑的中间,叶凌楚在几个眼睛猩红的护国东军将领的簇拥下,骑着战马缓缓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将脑袋从窗户口缩了回去,双眼微微一睁,将房间里的所有人收进了轮回之虚,只留下季子玲坐在一把椅子上。

    中年男子走了过去,揉着季子玲的脑袋道:“怕不怕?待会会死很多人。”

    季子玲仰着小脑袋,道:“大叔,你不怕我也不怕!”

    “你去端一杯茶水来。”中年男子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宠溺。

    季子玲摇了摇头,指着桌子上的茶水道:“大叔,这茶水就在旁边,你自己渴了自己喝!”

    中年男子苦笑着摇头道:“今天我想收你做徒弟,我第一个徒弟,你做不做?当然,你要是不乐意,就算了。”

    季子玲狐疑地看着中年男子道:“看你身边那么多高手,你应该很强吧?而且,你那天还能和狐妖打架!”

    “我只问你乐不乐意。”中年男子翻白眼道。

    “好吧,我就委屈一次,原本我还想考一考你的。”季子玲极为不满地撅着嘴,从凳子上走了下来,倒了一杯茶,跪在地上,将茶水举过头顶,道:“师傅,请喝茶。”

    中年男子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道:“好了,季子玲,喝了你的敬师茶,那以后我就是你师傅了。记得师傅说过的话,以后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要记得——”

    季子玲疑惑地抬起头。

    中年男子张了张嘴,叹了一口气,道:“自己保重,遇到危难关头,哪怕是师傅,你也不能相信。”

    季子玲茫然地点了点头,有些无法理解师傅的话。

    哪个师傅不是交代要自己的徒弟尊师重道?自己的师傅可好,第一个教训竟然是保重自己为先。

    “那我们走吧,待会跟在师傅身后,师傅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中年男子拉着季子玲的小手,推开门,走出客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