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9章 前往魔都

作者:末日城危字数:2997更新时间:2019-05-06 03:51:17
    看着白素回的信息,张遂恨不得立马插上翅膀跑到东依柔身前问个具体。

    右手一抹储物腰带,张遂拿出玉牌,就要捏碎,白露涵脸色一变,忙阻止道:“你做什么?你以为血狱的玉牌是随时可以做的吗?下次你想要来,是不可能的,父亲不会给别人第二次机会!”

    “我等不了!”张遂压抑着吼声道:“我现在就要去问东依柔,秦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冷慕凝怎么样了?”

    白露涵复杂地看了一眼张遂,许久,问道:“你现在出去能做什么?小公主还在王都,还有三天才会抵达秦魔交界之地。你出了音巢地狱,你也一样见不到小公主,问不到关于冷慕凝和秦国的情报。”

    “你镇定一点!就算三天之后来了秦魔之地,她获得了情报,告诉了你,你又能做什么呢?冷慕凝是武神,更是秦王最忠诚的护卫神枪禁卫营的统帅!连她都无法解决的事情,你一个初级魔大队长去了又能做什么?”

    “人族和魔族天生仇敌,就算你这些都不顾忌,你想过没有,你能到得了咸阳吗?很有可能你在半路上就被人族的武者斩杀!”

    “你现在需要强大,需要变强!一味的冲动只能招惹无妄之灾!”

    “到时候,不是我吓你,你可能非但帮不了冷慕凝,还会拖她的后腿,让她分心保护你。”

    白露涵的话,犹如重锤一般狠狠地敲击在张遂的心里。

    张遂两手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从未有过这么一刻,他感觉自己无能到该自杀而亡。

    阿玲将他抱在怀里,拍着他的后背道:“别担心了。”

    张遂从阿玲的怀里坐起来,强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白露涵一直盯着张遂的脸,见他神情恍惚,叹了一口气。

    玉手往腰间的储物腰带一抹,白露涵手里多出一个玉瓶,对张遂和阿玲道:“看你心神不宁,无法呆下去,强求你留下也无济于事。这是瓷心净瓶,我曾经买来训练音波攻击的,里面存储了我父亲的上百道声波,你带在身边。”

    “你的精神太弱,这几天虽然有着明显的增强,终究还无法承担你化魔的风险。每天将瓷心净瓶放在耳边一个时辰,不断地用手指敲击瓶身,里面的声波会受此开始波动。敲击得越强,声波振动得越厉害,你精神承受的音波攻击越强大。”

    “坚持一个月,你的精神大概就能承受化魔的血脉冲击了。到时候,你无须暴怒也能施展化魔,而且化魔的时候不会因此迷失自己。”

    将瓷心净瓶塞到张遂手里,白露涵道:“你可以走了,阿玲陪我留下。”

    张遂看着白露涵和阿玲,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阿玲抿着嘴,看了一眼张遂,捶了他胸口一下,道:“走吧,想去就赶快。”

    “阿玲,我——”张遂声音有些哽咽,道:“我对不起你。”

    阿玲右手搂着张遂的肩膀,脑袋用力地挤了下他的脑袋,道:“我自己乐意的,见到冷慕凝的时候,要替我说两句好话,反正我是你的人了,但是我也不会受她欺负。”

    张遂用力地点了点头。

    白露涵转过身,皱着黛眉,看着张遂道:“你出去之后,是准备找小公主还是直接去秦国?”

    “找小公主,护国东军在秦魔交界之地虽然有传送阵直达咸阳,但是现在王都咸阳既然封闭,传送阵肯定也暂时被封印了,要去咸阳,只能通过长途跋涉了。”

    “在那之前,我必须先知道冷慕凝是否安全。”

    张遂朝深呼吸了一口气,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阿玲,道:“步平的话,你就让他去五合谷军队找耶利奇魔大队长。你回村子继承的时候,替我向你阿爸阿妈还有狗蛋子他们问个好。”

    阿玲突然搂着张遂的脖子,张开着嘴巴用力地在他脖子上咬了一排牙齿印。

    将目瞪口呆的张遂推开,阿玲摆了摆手,道:“快走,别让我待会反悔不让你走了。”

    张遂“嗯”了一声,然后捏碎玉牌,身形渐渐消失在音巢地狱里。

    刚刚从音巢地狱出来,走出洞穴,张遂便从轮回之虚召唤出小野。

    骑着小野,张遂放马狂奔,来到秦魔交界之地。

    主战场上,护国东军一侧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下营帐和一些木人,被一些魔族士兵推倒,然后收集起来。

    魔族的营地倒是没有移动,还是在那里。

    张遂骑着小野,直奔暗夜魔将的帅帐。

    暗夜魔将正在和几十个魔大队长在帅帐里商议作战方针,张遂站在外面等了近一个时辰,他才走了出来。

    见到张遂,暗夜魔将脸色很是难看,怒道:“你出来做什么?秦国管你什么事情?你现在就是一个魔族,不是秦国人!你放弃了我给你进入音巢地狱的机会,就为了去找小公主问秦国的情报?你疯了吗?”

    张遂耷拉着脑袋,任暗夜魔将破口大骂,嘴里每隔十几个呼吸便喃喃道:“我要去找东依柔问秦国情报。”

    见张遂像疯了一样,暗夜魔将怒从心起,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扔下一块玉佩道:“滚!”

    张遂捡起玉佩,从地上爬起来。

    暗夜魔将眼看着走进帅帐,又停了下来,道:“带着玉佩去天行关,从那里坐传送阵到魔都王宫,能不能见到小公主就看你自己。”

    暗夜魔将说完,一掀帅帐帷幕,走了进去。

    张遂揉了揉被暗夜魔将踹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生疼。

    从储物腰带里翻出出云侍女小玉当初给他绘制的地图,找到天行关。

    又开启心有灵犀,将小野叫过来,翻身上马,直奔天行关。

    赶到天行关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在给镇守天行关的魔大队长出示了暗夜魔将的玉佩之后,张遂顺利地坐着传送阵直达魔都王宫。

    刚一传送到王宫,张遂便被守在传送阵的十个魔大队长当场扑倒。

    张遂被关到了王宫禁闭室,而他的玉佩,则被一个魔大队长交了上去。

    王宫禁闭室,虽说像牢狱一般,里面却一应生活物品俱全。

    张遂在里面不停地踱着脚步,心急如焚地等待着魔大队长传回的消息。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张遂差点快要崩溃的时候,王宫禁闭室才大门洞开。

    两个魔大队长领着一个穿着衣着华丽的少女走了进来。

    肩膀上站着一只绿色的小鸟,少女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张遂发呆。

    张遂急忙冲过去,被两个魔大队长拦下。

    “你就是张遂?”少女见张遂一脸焦急,才扬起脑袋,问道。

    张遂忙点头道:“对,我就是张遂,我要找东依柔。”

    “大胆!”少女娇斥了一声,道:“你要叫小公主或者殿下,而不是直呼名讳!不过,念在你初犯的份上,这一次就不惩罚你了,下不为例!跟我来吧!”

    两个魔大队长放开张遂,张遂松了一口气,跟着少女离开。

    出了王宫禁闭室,门外,有两只雪白大雕等待在那里。

    张遂和少女各站在一只雪雕后背,一前一后飞了起来。

    一直往东飞了近一个时辰,在魔都东角落里,两只雪白大雕在一个豪华大院的门口。

    在豪华大院附近,数千魔先锋来往穿梭不断,将整座大院防护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

    少女指着大院里面道:“你进去了,小公主在里面等你。别再叫错了,是小公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