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技惊四座

作者:末日城危字数:3103更新时间:2019-05-06 03:51:17
段承业惊恐的眼神从冷慕凝身上移开。

    见张遂第二次开口“开始”,段承业暗暗道:“只要不杀了张遂,冷慕凝今天就不敢找我麻烦。作为十二武神之一,在大庭广众之下既然说出这番话来,她应该不敢反悔。”

    “至于张遂——”

    段承业缓缓抬起手中的长剑,《射日神功》虽然厉害,然而,张遂毕竟才刚刚入门而已。

    而他段承业,在这部《旋风九剑》功法里,已经浸淫了长达四年之久。

    “如果他拿着龙胆枪或者我还有可能打不赢,只是拿着气凝聚而成的射日神弓的话,我压根不用害怕!”

    “速战速决!我要让全场所有人认识到我段承业的厉害!”

    段承业眼神微凛,手持长剑,朝着站在原地不动的张遂冲了过去。

    张遂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左手持弓,右手搭箭,箭头直指段承业的方向。

    “这个废物,作为一名弓箭手,竟然敢站在原地不动!”段承业暗暗道。

    张遂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看着段承业冲了过来,突然闭上眼睛。

    段承业的速度骤然一降。

    广场上所有人讶然地看着张遂,他们不明白,这个时候他突然闭上眼睛是闹哪样?

    切磋已经开始了啊!

    冷慕凝一双美目盯着张遂。

    “他想做什么?为什么闭上眼睛?难道想要认输?”

    张遂身心沉寂下来,观心技能开启,仔细聆听着对手的心声。

    同时,张遂耳朵微微抖动,箭头随着段承业的方向快速移动。

    段承业神情冷厉,速度再次加快,身体时而向左,时而向右,却依旧维持着向张遂靠近的趋势。

    张遂的箭头方向明显落后于段承业移动的方向。

    “就这种反应速度,竟然还闭上眼睛,真是找死!”

    “我要用剑将他抽飞,让他丢人现眼!”

    段承业奔到张遂面前,在众人惊呼声中,长剑举起。

    然而,下一刻,段承业瞳孔微微一缩,因为张遂手中羽箭的箭头方向不知何时,竟然如此赶巧地对准他抬起的右手腕!

    这就好像,张遂已经知道了他接下来将会出手的招式一般!

    段承业急忙撤回长剑,冲到张遂身前,长剑由抽击张遂的脸面变成斜刺了出去,目标直指张遂的搭在弯弓,手握羽箭翎羽的右手手腕。

    “他闭着眼睛,速度又慢,是无法跟上我这一招的。”段承业自信地想道。

    再一次,张遂手中的羽箭诡异的调整了方向,几乎没有丝毫的迟疑,放弃了保护他的脸蛋,箭头方向调整,依旧直指着段承业的右手腕!

    段承业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近在咫尺,闭着眼睛的张遂,抽击张遂脸面的长剑还没来得及斜刺出去,便又调整了方向,改成撩向张遂的下颌。

    “废物,我看你到底还有多好的运气,被你瞎猫碰上死老鼠!”段承业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抽击的长剑终于停止抽向张遂的脸面,段承业右手握着长剑就要撩向张遂的下颌。

    张遂的羽箭箭头,又一次诡异地,晃悠悠地直指着段承业的右手腕!

    “到底怎么回事?”

    “段承业为什么还不攻下去?”

    “上级武士难道还不敢对中级武士下手了?”

    “难道冷武神在旁边,他不敢下手?”

    人群纷纷喧闹起来。

    他们不明白,这个叫做段承业的外门弟子,为什么屡屡刺出的长剑不断地改变出招方式?

    只有近在旁边的冷慕凝,看向张遂的美眸里闪现一丝异彩。

    她看清楚了,每一次段承业想要试图攻击张遂,张遂的箭头方向总会诡异地出现在段承业下一次攻击时,握着长剑的右手腕上!

    而且,张遂此时还是闭着眼睛的!

    冷慕凝突然疑惑了起来,张遂是这么做到的?难道他能每次预测到这个叫做段承业的天神宗外门弟子出手顺序?所以每次对手还未出手,他便将对手的出手路数堵死了!

    而要能够每次预测到对手出手的顺序,冷慕凝始终不相信,仅仅进入天神宗学武不到二十天,原先还是一介普通人的张遂能够做到!

    可张遂此时确实闭着眼睛,确实每一招都恰巧地出现在段承业下一招准备出手的招式前,箭头方向从未从段承业握着长剑的右手腕中离开!

    “快点,上啊!”

    “冷武神说了不会插手,你尽管放心对战!”

    “你如此犹豫,刚才就不要挑战啊!”

    人群看着段承业站在张遂面前,右手中的长剑不断地变化方向,却始终没有进步分毫,不由得纷纷吼了起来。

    段承业此时额头渗透出密密的汗珠。

    他发现,自己一个上级武士,此刻面对着修为比他还要低一级的中级武士,却不知道该如何动手!

    每每他准备出手,都会震惊地发现,这个张遂的箭头已经等待在那里,等待在射穿他段承业的右手腕了!

    “他肯定是蒙的!对,他不可能总是能精准地预料到我的攻击方向!”段承业心里怒吼道:“我就不信了,我先左一剑虚刺向他的右腋下,实际上用长剑攻击他的腰杆!”

    段承业长剑虚刺向张遂的右腋下。

    突然,张遂猛地睁开眼睛,左手挽弓,右手搭箭,朝着自己腰杆前方的虚空,松手!

    “嗡!”

    弓弦翁鸣!人群发出一阵哄笑声,这个张遂,竟然射瞎了!对手段承业明明攻向他的右腋下的!

    空地上盘坐在蒲团上的七个核心弟子纷纷惊愕地站了起来。

    冷慕凝眼神微微一亮。

    段承业脸色惨白如土色,张遂竟然没有对虚刺向他的右腋下的攻击做出反应!

    他的箭头再次诡异而又准确地出现在段承业实刺向他的方向,并且攻向段承业的右手腕!

    段承业急忙向后掠了出去!

    他吓惨了!今天的情形太诡异了!

    这个张遂为何每次都如此准确地预判他的攻击方向?

    眼看着攻向自己右手腕的羽箭擦着自己右手腕射偏,段承业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自己这个实打实的上级武士,实力远非张遂这种只有中级武士修为的人可以相比!

    虽然不知道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只要自己小心一些,下次多试探几次,总能够找出一个时机是张遂无法预判的!

    “小心,这羽箭附有冰封术!”一声惊呼,却是慕剑英脸上一片震惊,焦急地提醒段承业。

    段承业错愕地看向慕剑英,然而,他还没反应过来慕剑英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身体顿时僵硬下来!

    广场上,人群只看到段承业迅速变成冰雕,而后“咚”的一声砸落在空地的地面上。

    “这是什么招式?”

    “好霸道!”

    “我没明白段承业是怎么中招的!”

    “他刚才做了什么?”

    天神宗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一个个脸色骇然地看着张遂。

    一个畏畏缩缩的奴仆声音道:“这,这不是九黎城黑市常见的冰封箭吗?”

    “冰封箭?那是什么?”天神宗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纷纷讶然,道:“黑市还有核心弟子才有资格修炼的功法吗?”

    一声“啪啦”的扇子打开的声音响起,只见内门弟子中,一个长得极其英俊的青年男子,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一边抖着扇子,一边道:“冰封箭,这不过是将冰封术附在弓箭上的一种术式,连技能功法都算不上。这种功法只卖给无法获得功法的奴仆使用,我们天神宗藏经阁都不收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