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一章:狼和狗真的一样啊

作者:缺悦字数:2298更新时间:2019-05-05 11:56:37
    大夏以北,有渭城,有琅琊郡。顾青辞自长岭县出发,一路往西南而来,横跨十万大山,这十万大山地处冀州以北,琅琊郡西南,延绵不绝的山脉立与北漠王庭与大夏之间,旁边又是西宁国,鱼龙混杂。

    这十万大山,虽然名义上也是属于大夏国,但事实上却是政治盲区,并没有朝廷管辖,此地位处边塞,多族杂居,小部落分开,有羌族,纳西,僳僳,拉估,佤,景颇,布朗,阿昌,怒,普米数十族人。相对较多的是鲜卑人和汉人,顾青辞到的就是一个汉人小村庄,周边几里也就只有这一个村子。

    在这里,他遇到了张猎户,名字叫张大山,一个很普通的猎户,但是,常年生活在十万大山这种地方,那一首箭术,让顾青辞都为之惊叹。

    张大山并没有学过武功,最多会点粗浅庄稼把式,但是,连续三箭,连发而出,在这黑夜里都能够不落空,而且速度之快,让人惊悚。

    果然是高手在民间,这一首箭术比长岭县一役出现的那些北漠高手的箭术都不遑多让了。

    然而,张大山不论箭术再强,也只是能够射出几箭,便只能歇斯底里的大吼,咆哮!

    小虎头转过头,落眼就是两颗绿色的东西,仔细一看,一匹狼,身上有一道血痕,露出两颗犬牙,恶狠狠的瞪着,一步一步朝他靠近,小虎头吓到了,小手一抖,紫貂落地,哇的一声大哭出来,一屁股坐到了雪地上。

    狼爪在雪上一扒,后腿一蹭,扑向小虎头,个头儿不大的狼,在小虎头眼里渐渐放大,越来越大。张大山提着插刀,拼了老命的冲向小虎头,只是距离有些来不及,痛心疾首,脸上充满狰狞。

    千钧一发,突然之际。

    一道银光闪过,小虎头瞳孔里的恶狼在空中受到重击,横飞出去两三仗,被钉在了树干上,还没死,四条腿不停地挣扎,发出一阵阵的狼嚎,肚子被插在树干上,越是挣扎,越是疼痛难忍。

    一柄剑,一柄约摸三尺长的剑,人骨般泛着银光,冷冷的光,比雪还亮,还冷。

    小虎头惊奇的望着被钉在树上的狼,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至于刚刚的惊吓,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拼命奔跑的张大山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又爬了起来。

    惊奇中的小虎头被抱了起来,抱得人是顾青辞,那柄刀剑,是玉骨剑。

    瞟了一眼还在垂死挣扎的恶狼,顾青辞抱着小虎头走了过去,摸了摸小虎头胖乎乎的小脸蛋,说道:“小虎头,今晚上,咱们吃狗肉!”

    狼嚎声突然加大,在这夜里更显恐怖,安谧的森林,这一声狼嚎叫、引颈长嚎,声震四野,听了令人毛骨悚然。

    被钉在树上的狼,发亮的眼珠子甚是恐怖,那最后一声狂嚎,有些沁人心脾,只是小虎头见过很多猎人杀生,这种都是小场面而已,指着狼说道:“顾叔叔,你说错了,这是狼,不是狗!”

    顾青辞嘿嘿一笑,撇了撇嘴,语气很平淡,带着一丝丝温和,让人亲近,说道:“狼!狼和狗是一样的,不过一个畜生!”看了看懵懂的小虎头,顾青辞又道:“小虎头,这畜生既然敢吓唬你,叔叔就给你出气,咱们待会儿烤整只。”

    小虎头眼睛一亮,抹了抹残留在脸上的泪痕,笑得异常开心,吸了吸鼻涕,怯生生的说道:“那……那,顾叔叔,我可以把狼皮取来让阿娘给我做衣服吗?”

    顾青辞心情颇好,摸了摸小虎头的小脸蛋,笑呵呵的说道:“还给你做个狼头帽子!”

    “顾兄弟,真是太感谢了你了,俺……俺……”张大山蹒跚的跑了过来,从顾青辞手里接过小虎头,一时间,激动得口齿不清,结结巴巴的也不知道还要说什么。身上在颤动,一块一块的雪从他身上掉落,都是摔时,粘在了身上。

    顾青辞自然知道张大山想要表达什么,他觉得没有必要,因为小虎头本就是他带出来的,自然得负责安全,本来就应该做的,而且,这也只是举手之劳,急忙摆了摆手,道:“张大哥,不说这些,本就是我让小虎头来的,我自然得保证他的安全。”

    “真的太感谢了,顾兄弟,你知道的,我就这一个儿子,他就是我的命啊!”张大山抱着小虎头,好久都不能平复心情。

    顾青辞拍了拍张大山的肩膀,道:“张大哥,你放心,小虎头不会有事儿!”

    握住剑柄,一抽,钉在树上,已经断气的狼落到地上,溅起了不少雪。血腥味很重,顾青辞皱了皱眉,不太喜欢这个味道。眉头松开,又皱了起来,血腥味,不单单是血腥味,还有一大股腥臭传来。

    这股腥臭,不是来自这头死狼,是其他地方。顾青辞浑身一震,右手提剑,转身走到张大才和小虎头面前,左手拦住两人往后推了推。力道极大,张大山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这时,他的眼里浮现出惊恐,将小虎头放在身后,从背上取出一把箭矢,紧紧的握在手里。

    张大山心头有些后悔,刚刚太过于着急,插刀和弓都给丢了,现在想要去取,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们面前出现了几十双绿油油的眼睛。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否则这几十年的猎人就白当了。

    张大山看了一眼地上那头早已经没有动静的死狼,想起那头狼最后那几声凄厉的惨叫,原来不是疼痛难忍。狼,习惯群居,一个狼群,比一头老虎还难对付。那最后的几声惨叫,是在呼唤,所以,狼群来复仇了。

    顾青辞伸手拍了拍张大山颤抖的肩膀,给出一个安定的眼神,只是,暗夜里,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不过,这一拍,却也给了张大山很大的动力,心头安定了不少。

    雪地上出现一道剑痕,是顾青辞拖着玉骨剑往前走留下的。张大山想要拉住徐长卿,被顾青辞打断:

    “小虎头,看好了,顾叔叔教你一个道理,这狼啊,真的和狗一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