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5章 大灰,你怎么口吐白沫了?

作者:怜黛佳人字数:3146更新时间:2019-05-17 03:17:04
    陈阳来到后院,看着篱笆墙圈起来的一块地。

    地面就是普通的烂泥地,连水泥都没有铺。

    院子下面有一个鸡笼,几只肉鸡在地上啄着稻谷。

    如果不是有一座道观,这就完全是一个普通的农户人家。

    “你师承鬼谷子一门?”陈阳问道。

    “嗯。”

    他应了一声,轻轻敲门:“师傅,我请玄阳住持来了。”

    然后推开门:“住持,请进。”

    屋子不大,中间隔开,一共两间屋子。

    走进去能够明显感觉到阴气很重,陈阳下意识抬头看房梁。

    一个老人躺在里屋的床上,身上盖着厚棉被。

    余静舟想要从床上坐起来,但没有力气,脖子刚抬起一点,就又睡了下去。

    陈阳急忙走过来:“静舟真人好好休息。”

    余静舟声音微弱道:“玄阳住持,不好意思啊,劳烦你跑一趟了。”

    “你我都是道门中人,不说这些。”

    陈阳拍拍他的手背,心情很沉重。

    这可是一位真人啊!

    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那黄大仙,真的这么厉害不成?

    走进屋子那一刻,陈阳就察觉到屋内的阴气极重。

    按理说不该出现这种情况。

    不谈道观内还供奉着神位,余静舟乃是一位真人,妖邪岂能近身?

    可事实却是,屋子里的确有阴气。

    陈阳施展相术,替余静舟仔细的看了一下。

    看完后,说道:“真人好好休息。”

    对法初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出屋子。

    “住持……”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紫金山?”

    “有十三年了。”

    “来这里之前,黄大仙就已经在了?”

    “嗯。”

    陈阳绕到大殿,望了一眼殿内的神位,又抬头看看四周的山林,暗叹果然是这样。

    他问:“真人为何不杀了它?”

    法初道:“不是师傅不杀,而是杀不了。”

    “怎么说?”

    一位真人,杀不了一只黄大仙?

    简直匪夷所思。

    哪怕是成了精怪,若是要杀,也不算难事。

    而且道家人,没有普通人那些忌讳。

    你不来捣乱,同住一山,道士也懒得去找你麻烦。

    可你若是主动的找麻烦,没几个道士能忍得住不动手。

    法初道:“师傅离开鬼谷洞的时候,身上负了伤,这些年越来越严重。”

    陈阳问:“为什么离开鬼谷洞?”

    法初几次张嘴,却是没发出声音。

    陈阳见他有难言之隐,便不再问。

    他向道观外看了看,蹙眉道:“怎么还没回来?”

    陵山那么大,也不见他们迷路。

    这点大的山,怎么可能到现在不回来?

    陈阳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知道黄大仙在哪里吗?”

    “它从来没有露过面。”

    法初解释道:“它都是借山里的游魂,向师傅传达意思。”

    “还挺谨慎。”

    这只黄大仙,足够狡猾和谨慎,而且手段也不小,居然能够驭使鬼魂。

    方才陈阳施展相术,看这座山的时候,从山上察觉到了一股势。

    类似动物撒尿,这是对自己领地的保护机制。

    让外人知道,这座山是它的领地,谁也不准踏入。

    比如陵山有道观,在道观之前没有出现精怪,道观建立之后,这座山就是道观的领地。

    现在更是陈阳修行的道场。

    即使现在有精怪出现,也要第一时间前往道观参拜。

    陈阳准许它留下,它才能留下。

    不准许,强行画地为王,就等于对陈阳宣战。

    紫金山同样如此。

    黄大仙占了这片地,余静舟师徒是后来者,没有经过黄大仙的准许,哪怕建立了道观,鬼谷子的神位供奉上了,也无法施加神力。

    这神位也就等同于是个摆设,起不到一丝一毫的震慑。

    若不然,阴魂岂敢进入道观?

    而余静舟空有道行,却施展不了,在阴魂面前,与普通人无异。

    不过黄大仙既然让余静舟上供奉,就代表它同意余静舟建立道观。

    可明面上同意,暗地里又玩这种把戏,等于是将他们当做宠物圈养起来。

    这已经不是狡猾,而是奸诈,阴险。

    陈阳猜测,黄大仙之所以先同意,就是想要磨掉余静舟的脾气。

    觉着时机差不多了,再逼着他在道观供奉自己的神位,汲取香火。

    “这畜生,到底是想干什么?真想成仙不成?”

    想到这里,陈阳不由的有些咂舌。

    野心简直大的吓人。

    黄大仙这种东西,古来有之,亦正亦邪。

    普通的黄大仙,就是黄鼠狼,和神仙扯不上关系。

    无非是因为黄鼠狼阴气重,通灵。

    很多死去的人,会托黄鼠狼之身,为子孙后辈挡灾救命。

    也有一些恶鬼,则会借黄鼠狼之身害人索命。

    所以民间才会说,碰见黄大仙一般就两种情况,要么索命,要么救命。

    但这和精怪又不一样。

    成了精的黄大仙,是好是坏,就看它开启灵智后,遇见了什么人,碰见了什么事,想做什么。

    很显然,紫金山的黄大仙,以目前得到的信息看,不是个好东西。

    “你在道观待着,我去山里找他们。”

    “一起去,我对山上熟悉。”

    陈阳想了想,道:“你等我一下。”

    他绕到后院,取出令旗,插在门上。

    有令旗在,阴魂不敢靠近,也能驱除余静舟身上的阴秽。

    陈阳走回来,取出一张黄符,手捏勘神决。

    黄符脱手,悬在半空,一路向林子飘去。

    “走。”

    陈阳快速跟上。

    两人前后走进林子里,陈阳不时挥动拂尘,将前方横生出来的树枝杂草拨开。

    双眼盯着飘飞的黄符,不一时,两人已经走出百米。

    好在山不大,走了大约十几分钟,黄符悠然落了下来。

    陈阳一把抓过,塞进袖子里。

    “老黑!大灰!”

    陈阳冲着四处大喊。

    “呜呜呜~”

    耳朵动了动,陈阳快步向着右边的林子小跑。

    “唰!”

    拂尘拨开前面的杂草,就看见大灰被老黑巨大的身体缠住,嘴巴被老黑身体勒住,口水直流,只能发出“污污污”的声音。

    “老黑,你干什么?”

    陈阳吓了一跳。

    跟上来的法初也是吓一跳。

    老黑缓慢蠕动,随着一点一点的蠕动,大灰被它缠绕的越来越紧,两眼翻翻,眼看就快窒息了。

    “阴魂附身?”

    陈阳看出问题所在,老黑这是鬼上身了。

    “退后点。”

    陈阳喊了一声,法初急忙后退。

    他手掐月君决,踏罡步斗,围着老黑饶了一个七星步,同时口念月君咒。

    拂尘在老黑身上一拍一打,一股真气汇着咒语,同拂尘拍在老黑身上。

    就见一道阴魂从老黑身上弹出,陈阳长袖一摆,没待阴魂反应,便是将其收入袖中。

    “大灰,你怎么口吐白沫了?”

    老黑呆呆的看着被缠的翻白眼的大灰,紧张兮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