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库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陆少的意外新妻

陆少的意外新妻

时间:2018-12-06 17:22:56来源:乐库小说网

陆少的意外新妻陆仲勋梁清浅by千里清泓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陆仲勋梁清浅之间的爱情故事,说好的不会爱呢?婚后,陆先生对梁小姐疼惜有加、宠爱无边,恨不能把全世界最好的都亲手捧至她面前。

>>>>《陆少的意外新妻》章节目录<<<<

陆少的意外新妻小说

地上已经落满意地的烟头。

直到烟盒空了,陆仲勋才深吸了一口气。刚走出楼道,便看见已经包扎好伤口的梁清浅坐在走廊的长排椅上,蜷缩在一团,两只细瘦的手臂将自己紧紧地抱住。

走廊上人来人往,她却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那里,像极了无家可归的小孩。

他几步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处理好了?”

梁清浅抬起头,看见是他,“嗯。”

“你要去哪,我送你?”

她摇了摇头。

以前,她还有大伯父一家,现在,她是没有任何家人了。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来的路上,她并没有说为何会提着行李站在家门外。他只以为是她身上的痕迹让家人生了气。

现在看她不说话,他现在的心情,也再没了闲心去管别的。

“那么,梁小姐,保重。”

“陆先生……”梁清浅看他转身要走,一把拉住他的西装衣角。

陆仲勋顿住脚步,回过头看着她,“梁小姐?”

“你……愿不愿意……”她直直地看着他,吞了吞口水,“娶我?”

闻言,他清俊的脸以面带不悦,有些不耐地说道:“我想我今天早上说得很明白,除了钱,我并不能给你别的。”

结婚?说什么胡话呢?

“刚刚……我听到你打电话了……”虽然她并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说了些什么,但他说的话她却听得明白,“我想,不管是你父母那边,还是你的面子上,现在你都需要一个结婚的对象。”

听完她的话,他的眼神变得阴鸷可怕,里面翻滚着涛涛巨浪,面上却不露任何情绪。

他现在的心情很糟糕,偏偏她还撞见了他的难堪,这让他多少有些无处遁形的不悦。大手一扬,捏住她小巧的下巴,“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

他的力道很大,捏着她的下巴像是要把它捏碎。

梁清浅也不呼疼,只是蹙着眉。

“我嫁给你,和你结婚,你帮我拿回我家的公司和房子,怎么样?”

她深深的明白,她现在的情况,只能牢牢把握住这次机会,不能错过。她现在,最先需要的,是一处可以安身的住处,然后再是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这些年来,她全心全意相信着大伯父一家,从不过问公司的事,一心上学,哪里认识什么有权势的人。

在今天之前,虽然她并不认识陆仲勋,可从他的穿着谈吐以及开的车,大概可以判断出他的身份不低。

嫁给他,是逼不得以,可是不嫁给他,她连住在哪里都不知道,又谈何去拿回梁宅和梁氏。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和你做交易?”

下巴被捏住,她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你能放开我吗?”

陆仲勋看着她疼得有些发白的脸,终是放了手。

她伸手揉了揉发疼的下巴,站起身来,“陆先生,我现在……老实说,我不知道除了我自己,还有什么筹码来和你谈条件,可是对于你来说,在最快的时间里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我想我是最合适的。”

他和她非亲非故,除了成为他的妻子,她想不到他还有什么理由去帮她。

他眸里的阴鸷淡了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所以呢?”

她看他并没有再出言反驳她的话,她越说越有底气,“昨天晚上……呃……你知我还是第一次……现在这个社会,要找像我这样的好女孩不多了。”

“呵!”陆仲勋像是听都了什么好笑的话,邪肆地看着她,“好女孩会这样要求一个陌生男人娶她?”

梁清浅面色一变,握紧了拳,“我没有办法。”

陆仲勋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她脸色因为尴尬而微微泛红。大大的一双眼眸看着他,带着急切和忐忑。

想起那通电话,他心里又疼又寒。这么多年的坚持和等待都成了笑话,他又还有什么期待?父母那边,他也是要有个交代的。既然不能和心爱的人结婚,那么,和谁不是结?

而面前这个女人,确实如她所说,第一次,干净生涩,和她结婚,也没什么不可以。

“我可以娶你,你也可以享受陆太太的一切权益……”他顿了顿,蹙起两道浓眉,“但是,我可能不会爱你。”

经过了赵飞同,快十年的感情也可以说舍就舍,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两个人?现在的她,哪还奢求什么爱情?

“陆先生,你需要一个结婚的对象,而我想要拿回我的东西。各取所需,其实很好。”

陆少的意外新妻

陆少的意外新妻

作者:千里清泓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陆少的意外新妻是一部由作者“千里清泓”著作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陆仲勋梁清浅之间的爱情故事,她错进了房间,被迫与他一夜错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她问他,“陆先生,你愿意娶我吗?”“娶你可以,但你要想好了,我不会爱你。”可是说好的不会爱呢?婚后,陆先生对梁小姐疼惜有加、宠爱无边,恨不能把全世界最好的都亲手捧至她面前。“谁要是惹梁清浅不高兴,那就是跟我陆仲勋作对!”可是当有一天,他抱着另一个女人对她露出失望的表情时,她故作毫不在乎,“陆仲勋,你既心有所爱,又何须清浅。”她走的那天,A市全城戒严,陆先生不惜动用关系,只为找回陆太太……人来人往的机场,他将她抱在怀里,“亲爱的陆太太,你可知我心所爱,只是清浅,只是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