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乐库小说网!

小说首页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小说 > 《盛唐幻夜》在线阅读 > 正文 一(4)劫狱死囚

一(4)劫狱死囚

缪娟 2006字 2018-11-13

话说那隐身衣遮得住光,盖得住人,却挡不住声音,远安这两声“嘿嘿”还没落地,赵澜之已然听见,猛回头就砍,小玉惊呼一声,赵澜之迟疑之际,远安丢了斗篷,又带着小玉飞身而去。

赵澜之拾起远安丢下的斗篷:“居然还会用障眼法!”既是如此,他更不肯放,继续穷追不舍,远安不得脱身,累得要命,忽然眼见着前面一片水塘,被大丛的芦苇掩着,他没得选择,带着小玉就跳入水中。两人沉在水浅之处,远安摸摸索索地在水下折了空芯的芦苇杆,自己一个,小玉一个,靠这个喘气,从水下向上小心看着动静。

他那几口气还没喘匀净,捕头便赶到了,正在上面小心观察,远安恨得都要把嘴里咬着的芦苇杆嚼碎了:这人真个似猎狗一般难以甩掉呀!哼,可眼下你在明,我在暗,你这小子若是真的敢下水来捉我,那我就一刀捅进去,要你命!赵澜之没下水,却从怀里拿出两样东西来,远安隔着水,看见他嘴巴动,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可一字一句地却清清楚楚地落尽她耳朵里:“劫狱的人你听好了,你以为躲在水下面,我就逮不着你了?你当我怕你暗算就不敢下去找你?那,我手里这是硝石和火油,我数三个数,你不出来,我就把这片芦苇塘点着了!我……把你和那死囚犯煮死在里面!我就省事儿了!”

远安听见了,

身旁的小玉也听见了,着急害怕,就要爬上去,被远安紧紧地抓住腕子。

赵澜之开始数数了:“一……二……”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火油罐子打开来就要浇在水面上。

他数到三。

远安仍然没动,浑身紧张地缩成一个小球,就等着他点火了。

可赵澜之却将手里的硝石装进怀里,转身走了。

良久良久,再没动静,远安确定那人是离开了,终于从水底钻出来,憋得够呛,摘了头发面罩,大口喘气。

一旁的小玉死里逃生,惊魂未定,看见远安那一把又长又厚的头发,那张酡红色的苹果脸便更惊讶了,指着她说:“你……你竟是个女人…

“我是你恩人!”叶远安道。

户部侍郎叶大人的女儿叶远安姑娘今年已经一十七岁了。

叶大人原配夫人生了远安就去世了,叶大人忙于政务,后娘也奈何大小姐不得,远安越长越是顽劣异常。她不爱女红,喜弄刀枪,不愿在闺中读书作画,就好四处闲逛,交了好些个乱七八糟,来历不明的朋友,本来应该是个最好看可爱的女孩儿,却一直以男装示人,以江湖人士自居,走到哪里都像个精力旺盛的小蚱蜢。

远安此番冒险劫狱从大牢中救出死囚小玉便带回了自己家中,穿过几层庭院,及至马厩旁边的柴房,远安的马奴石头等在那里,正是他求远安出手搭救了小玉。小玉一见石头,哇地一下大哭起来:“

还以为从此见不到你了!”石头也哭:“若不是我家小主人仗义,咱们可不真的就见不到了!”两个小孩原本是同乡相好,抱头痛哭好一阵,双双给远安下跪,谢她救命之恩。

远安做了好人好事儿,自己心里也痛快,摆摆手又扶二人起来:“洛阳县衙的人刚才追的我们好紧,不过到底是被我甩掉了。甩掉了也就没事儿了,打死他们也找不到这里来,先在这里住着,等过两天风声过了,我送你们二人走!”

远安回了房,天色都发青了,她倒头窝进被子里,翻了个身就睁不开眼睛了,想起来刚刚自己甩掉了那洛阳县衙的捕头还满得意,甜滋滋笑嘻嘻地自言自语道:“还想逮到我?累死你!”

……

话说远安那场好梦还没得开个头儿,就被咣咣咣的敲门声叫醒了。

家人夏叔在外面道:“小主子,小主子快起来,洛阳县衙,来了两个捕头,来找人问话!”

远安腾地一下从床上竖起来,还当自己是发梦,咬了咬舌头尖,生疼地,还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虚地问:“……夏叔你说谁呀……谁找来了……干什么……?”

“回小主子,是洛阳县衙的捕快……拿着官文来找人问话来了……”

远安心里好恨,也没得办法,起身把乱蓬蓬的头发拧起来:“夏叔你先奉茶,说我这就到了……”

远安收拾齐整了,来到前厅待客,她没想到,眼睛一睁一闭的功夫,这么快就又见到那人了。

之前夜里一个跑一个追,打得不可开交,也没留意他究竟长什么样子,如今一看身量好高,肩胛挺实,背朝着她,微微歪着头,负手看着墙上悬挂的一幅画。远安进来,他属下看见了,他转过身,对正了远安的眼睛,远安霎时就发了一身小汗,心虚地侧了侧头,指着墙上的那幅画:“……怎么着?没见过吧?这画儿是从塞外带回来的,你看这上面细细密密的纹路,这可不是画的,这是葫芦里的瓤,一丝丝地贴出来的,比黄金都精贵呢……”

捕头倒是恭敬地:“哦……还真是没见过。”

远安看他反应,心想眼前这个捕快该是认不出来自己的,一定是自己装扮得好,当下便少少地放了点心,做出公子哥儿的气势,大剌剌地要吓唬此人:“我爹原在塞外当官,天后赏识,将他调入洛阳户部,他可是侍郎。侍郎知道吗?尚书老大,我爹老二。对了,我是他大儿子叶远安。你,你们是谁呀?”

“下官是洛阳县衙捕头赵澜之,这是我的属下孝虎……”

“哎……你们是谁,叫什么我不管兴趣……”远安摆摆手,“我就问一件事儿,怎么你们洛阳县衙的敢来我们尚书府里找人问话呀?你看我像坏人吗?”

赵澜之仍是恭敬客气地:“叶公子说笑了,叶公子哪里像是坏人。您听我慢慢地把事情说仔细了

……”

赵澜之说的话,远安心里的早就是石头说的那个版本了:

话说运河上有艘五层的大花船,名叫“千端阁”,乃是眼下神都洛阳城最受欢迎的欢场销金窟,千端阁每天夜里从洛阳城满载了寻欢作乐的客人,顺流缓缓而下三十里,客人们饮美酒吃美食,还有美人相伴享受河上月色,听说皇上陛下也趁天后没看住的时候来千端阁玩乐过。

千端阁无数的美娇娘里最有名的是一个叫做如月的舞姬。如月姑娘艳冠群芳,舞姿绝伦,多少王孙公子多情客人拜倒在她脚下,献上礼物无数只为了一亲芳泽,而如月却卖艺不卖身,从没沾染过半点风流官司。可是美人就是美人,想要洁身自好,谁却愿意给你安静?

半月前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千端阁的襄理孙妈妈叫门不开,好不容易打开了如月的房门,却见她已经死在房里了!

章节设置手机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