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53章:孤臣

作者:红星火龙果字数:3919更新时间:2022-11-06 03:36:16
    李长安手中一页玉质纸张,散发着柔和的五彩光华。

    但就是这柔和的五彩光华,却让整座府城的文士都噤了声。

    普通百姓没有任何感觉,但是文士却连腰都直不起来,头顶仿佛有一座无形的大山压着。

    无论愿不愿意,都不得不弯下腰,体内的文气全都被封住了。

    李长安走到满头冷汗的林鹤鸣跟前,“你刚刚的回答,我不满意。”

    “李……李长安,你不能……”林鹤鸣急忙说道。

    声音戛然而止。

    “咔嚓!”

    横岳刀轻易地砍下了林鹤鸣的脑袋。

    李长安甩掉了刀上的鲜血,摇头道,“我还以为你的脑袋,会和你的嘴一样硬。”

    四下一片死寂。

    无论是那些无法抵御三品威压的主事同知,还是府城衙役,亦或是围观百姓,全都说不出话来。

    那可是堂堂正五品地方大员!

    除了知府之外,整个一府之地,就属他最大。

    可就是这样几乎说一不二的同知,竟然被李长安一刀砍掉了脑袋。

    眼前的这一幕……彻底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李长安看向一旁噤若寒蝉的衙役班头,“班头,麻烦你带我走一趟剩下的三十六家粮店。”

    衙役班头双腿哆嗦的不成样子,生怕李长安手中的屠刀会挥到他头上。

    战战兢兢地弯下腰,“大……大人,请……”

    ……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

    整座府城都被一股从来都没有过的压抑气息笼罩着。

    这种压抑不是针对平民百姓,而是针对所有曾经高高在上的存在。

    不镇平民镇权贵。

    这在平遥府城还是头一遭。

    李长安在衙役班头的带领下,敲开了一家家粮店的大门。

    “你知道我们身后是谁吗?我们是嵩岳书院……”

    “胆大包天,我们可是有京城鸿胪寺的大人撑……”

    一颗颗脑袋落地。

    只要没听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李长安便会毫不吝啬地帮他们的脑袋离开身体。

    一个时辰,

    三十七家粮店,竟然没有一家同意卖粮。

    的确让李长安叹为观止,

    他的脸上从始至终都带着笑意,只是笑意中却蕴含着令人心惊肉跳的冷冽杀意。

    四院一监、京城京官,以及地方大员,没有一个漏掉,全都沾上了。

    果然是千丝万缕,盘根错节。

    如果想一个个关系去梳理,没有半年根本梳理不清。

    只可惜,李长安手里有刀。

    只要刀锋够利,再硬的脑袋都能砍得下来。

    “刚刚好像有一家粮店背后……是知府?”

    李长安看向身边脸色惨白,头冒冷汗的衙役班头。

    衙役班头听到这句话,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大……大人……”

    “我说知府,你怕什么?”

    李长安笑着蹲下身,拍了拍衙役班头。

    把衙役班头吓得浑身一哆嗦。

    “走吧,回府衙。”

    说完,李长安大步朝府衙方向走去。

    来到府衙,

    李长安把刀架在了依然被压制的知府脖子上。

    “我问你,粮食十五文一斤,卖还是不卖?”

    “卖!”知府看到李长安手中逐渐暗淡的五色玉纸张,感受着虚空中的可怕压力,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整整一个时辰了,三品威压震慑着整座府城的文士,谁都无法幸免于难。

    这个李长安背后,有三品大儒撑腰,竟然连如此珍贵的三品文法都赐了下来。

    他哪里敢违背?

    “这是我今天听到最满意的应答。”李长安收刀入鞘,“还请知府大人亲自监督。”

    “府城三十七家粮店,谁要是敢阳奉阴违只卖几千斤装装样子,别怪我再挥刀。”

    “如果粮食不够,我的横岳刀,会再来和知府大人见面,不过下一次估计就不需要再问话了。”

    李长安看了一眼知府额头上的冷汗,转身离去。

    前往水云阁的途中,

    手中的五色玉纸张化作齑粉。

    散布在府城上空的三品威压,终于烟消云散。

    平遥府城内的所有文士长出一口气,压在心头的大石头总算消失了,差点没把他们压死。

    李长安走进水云阁的大门,恰好撞见房间内十位镇抚使脸色苍白,正在活动早已僵硬的筋骨,旋即抱拳行礼道,

    “长安幸不辱命,城内粮店问题已经解决。”

    水云阁内,顿时变得一片安静。

    在场所有镇抚使看向李长安的目光,变得无比复杂。

    “不知忠勇伯如何解决购粮之事?”翰林院大学士沈寒松开口问道。

    “杀!”文质彬彬的李长安说话却杀气腾腾,“谁不卖粮,杀无赦!”

    众人面色皆微微一变,他们都能清晰地闻到李长安身上的血腥气。

    “全都杀了?”邹伯勋声音有些不稳。

    如果李长安杀的只是和白鹿书院有关系的人,问题不会太大。

    毕竟戊戌公都站在他身后,白鹿书院那帮家伙再不智,也不敢明面上来和李长安对着来。

    可要是杀了另外三院一监还有京城京官的手下,那就真要出大问题了。

    “任何反对者,皆斩!”李长安点头。

    礼部左侍郎秦向明眸光一凝,“和我嵩岳有关联的人也都杀了?”

    李长安轻笑道,“长安以为,所有反对卖粮之人,尽皆背弃国运,不配成为四院一监中人。”

    “所以长安在解决白鹿渣滓的时候,顺便帮另外三院一监也清理了一遍。”

    秦向明盯着李长安,“如果粮店里的粮食全都掏空后,不再运送粮食到这里,怎么办?”

    “这种事,上报书院,由书院派下命令,才不会出现阳奉阴违的情况。”

    “等一层层上报,外面的百姓恐怕都要饿死了。”李长安接口道,“至于粮店如果不再运送粮食……”

    “首先知府的脑袋就得掉,其次这些粮店背后有哪些人,长安已经全都记下了。”

    “到时候会一一登门。”

    “阻拦赈灾者,皆斩!”

    一番话,杀气如潮水般汹涌澎湃。

    即便在场众人全都是五品乃至四品文士,也被这股扑面而来的杀气惊住了。

    不提七品,即便是他们,杀的妖族绝不比李长安少,但也没有这般深重的杀性。

    李长安大杀特杀的消息传回了四院一监。

    书院顿时骤起波澜。

    “他怎么敢!?”

    “简直不把我象山书院放在眼里!”

    “若不是此次南下赈灾事情紧急,李长安此番行事,定要将他拿下治罪!”

    ……

    相比起其他书院的怒气腾腾。

    主持白鹿书院事宜的赵贤公听到消息后,不禁呵呵一笑,告诉了戊戌公。

    戊戌公当即拿出千里传音符,找到李长安,笑着问道,“你小子就不怕吗?”

    李长安眼神肃然,“我看到那些准备抢小孩当粮食的人,还有割自己肉喂孩子的父亲,心里只有无尽怒火!”

    “他们想的太多,活的太久,习惯把自己缠在一团乱麻的势力纠葛里。”

    “我只知道此次南行,是为了救三亿百姓。”

    “无论什么盘根错节的势力,要是解不开,那就直接斩断,省的浪费时间!”

    “那么多事情要做,那么多百姓站在死亡边缘。”

    “我没时间跟他们扯东扯西,到最后还是一团乱麻。”

    “谁挡在我面前,我的刀就砍了谁的脑袋!”

    戊戌公哈哈大笑,“好,这才有镇抚使的样子!”

    “你记住,南下赈灾关乎国运,谁的面子都不用给。”

    “三品大儒可不会干这些跌份的事情,所以别担心会惹到三品大儒。”

    “我给你的文法好好用,该杀就杀!”

    “只要能解决南方三府之乱,名列功德碑,谁拿你都没办法。”

    “不过,你要有所觉悟啊。”

    李长安恭声问道,“还请戊戌公明示。”

    “这般杀戮,会让你变成孤臣。”戊戌公说道,“自古孤臣……可没几个好结果。”

    李长安轻笑道,“孤臣和权臣……长安更喜欢孤臣。”

    “好。”戊戌公爽朗的声音传来,“你只需记住,在三品眼中,所谓权势不过浮云而已。”

    “若你成了一品,全天下都要听你的……孤臣、权臣,最后看的依然还是实力!”

    “多谢戊戌公赐教。”李长安说道。

    “这些道理你自己肯定也懂。”

    戊戌公顿了顿,“我最近要调查北境战场气运蛟龙崩碎之事,可能没办法顾得上你。”

    “万一遇到三品文法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找赵贤公,他一直坐镇京城。”

    李长安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声音里不自觉涌上一抹担忧,“气运蛟龙崩碎必然涉及到三品,万望戊戌公小心。”

    “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要你一个小毛孩子提醒?”戊戌公笑道,

    “倒是你,此番惊人之举定会被外人得知,到时候不少家族很可能会重新盯上你,估计还有不少示好的,想好怎么应对了吗?”

    李长安眉头挑了挑,沉吟片刻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