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0章:中秋血雨

作者:红星火龙果字数:4282更新时间:2022-08-26 23:48:24
    当赵应全刚刚离开酒肆后门,

    他和鸿太保的谈话内容,就被宋安民送到了李长安的书桌上。

    李长安看完纸张上的内容,突然笑了。

    但是房间里的温度却陡然下降。

    “宋哥,我是不是太儿女情长了?”李长安问了句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

    宋安民低下头,“自古帝王将相,少有痴情种。”

    “但……正是因为主公这般重情重义,我们这帮弟兄,才心甘情愿跟着主公。”

    李长安指尖有火苗跳动,将纸张烧成灰烬,“我早有预感,只是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出现的这么快。”

    “我们……终究还是太弱了。”

    “竟然有人把主意打到了知音和玲珑身上……”

    宋安民抱拳道,“主公,卑职愿将赵应全那狗贼的脑袋割了。”

    李长安摆摆手,“那家伙的脑袋可不值得你去抵命。”

    “主公,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吗?”宋安民问道,“大汉的实力的确不够,但也可为主公排忧。”

    “以命抵命总还是做得到的。”

    “放心吧,很快就可以动手了。”李长安起身,拍了拍宋安民的后背,“一个鸿门可拿不下郡城里那么多帮派。”

    “官府肯定会配合动手。”

    “真等官府动手,我们挡不住官府的泰山压顶。”

    “赵应全的这场谋划,决不能让他真正施行。”

    李长安的眸子里冷光闪烁,“密切监视赵应全,包括他的家人。”

    “无论赵应全有什么计划,还是他身后有大人物授意。”

    “只要这次行动由他主导,那赵应全就是关键。”

    宋安民眼中涌起一抹兴奋,“明白。”

    李长安继续说道,“无论用什么方法,让郡城所有帮派都知道,赵应全准备一统郡城地下世界。”

    “而且鸿门就是他扶植的傀儡……这趟浑水,越乱越好。”

    宋安民兴奋领命。

    和张富贵不同,他是坚定的主战派。

    忍气吞声只能苟延残喘,只有以雷霆手段出击,才能为大汉打下更大的疆域。

    “主公,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宋安民临走前问道。

    “你说。”

    “主公之所以迟迟不接受颜姑娘,是不是就担心今天这样的事发生?”

    李长安闻言,不禁微微一愣。

    “其实主公大可以不必如此担心。”宋安民轻轻笑道,“只要我这些弟兄还活着,主公和几位姑娘绝不会受到半点伤害。”

    李长安满头黑线,这帮家伙没事做了吗?

    “滚滚滚,再乱嚼舌根,我让你娃娃以后进不了学堂。”

    宋安民闻言,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

    八月十五,清晨,

    李长安从梦境中苏醒,杀意箭矢和斩风刀意的增长依然稳定。

    每一场梦境,都代表了一场恐怖的屠杀。

    哪怕已经见识到了十几场,但李长安依然感到浑身战栗。

    如果这些梦境全部都是真的,当真不敢想象。

    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死去的都是人族。

    而是杀死这些人的,恰恰是同为人族的存在!

    自相残杀数百万,乃至千万。

    这真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李长安只能对自己说,这些都是梦境,并不是真实。

    可是这些梦境未免也太过真实了,每次杀意刀意都在提升。

    总让李长安有些许怀疑不安。

    “哥哥,快起床,待会儿我们出去逛街。”柳玲珑兴奋欢快的声音传来,“今天外面肯定很热闹。”

    “好。”李长安回过神,迅速起身。

    一旁的姜绫烟被吵醒了,揉了揉那双墨玉般的眸子,嘟囔着,“李长安,我想敲她脑袋。”

    “那可不行。”李长安果断摇头,“大不了待会儿给你多买点好吃的。”

    姜绫烟噘着嘴,虽然就连李长安都看不到,但她的声音里仍然带着一丝不悦,

    “李长安,我们才是同一类人,你是唯一一个能和我说话的人。”

    李长安笑着拍了拍姜绫烟的脑袋,

    “既然我们是同一类人,那你能不能也把她们当成家人?”

    姜绫烟眼神里满是认真,“李长安,我只和你有关系,其他人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的声音。”

    “我怎么可能把她们当成家人?”

    李长安耸耸肩,放弃了给姜绫烟洗脑,“走吧,待会儿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听李长安这么说,姜绫烟才满意地哼了一声,“想吃麻薯。”

    “行。”

    吃完早饭,李长安左手牵着柳玲珑,右手牵着柳知音出了门。

    姜绫烟则跟在李长安身后,只是没人能看到她罢了。

    四周有宋安民安排的谍部谍子。

    现在是关键时期,尤其是已经得知,鸿门要拿两位柳姑娘做文章的消息。

    决不能让那帮家伙得逞。

    要不然他们真就百死难赎了。

    此时的郡城,到处都是行人。

    勾栏、青楼还有那些大酒楼,都在外面搭了戏台子,来往众人不时驻足观看。

    空气中弥漫着桂花的香味,清新怡人,还带着一股甜味。

    主要的街道上,一幅幅散发着文气的书画悬挂在两边,配合着花灯,好不壮观。

    “今晚我们去书院,一起见识见识中秋诗会。”李长安对身边的柳知音说道。

    柳知音笑着点点头,满脸幸福。

    她也想去看自己和长安的书法挂在一起的样子。

    今天这样的日子,实在不适合在外面逛。

    人实在太多了。

    李长安走了一会儿就感觉累得不行,比修炼武道还要疲倦。

    偏偏柳知音和柳玲珑两个人完全感觉不到累,越逛越有劲头。

    连带着兴致缺缺的姜绫烟也觉醒了逛街之魂,拿着李长安给的碎银子,跟在柳知音二人身后。

    柳知音买什么,她也买什么。

    偏偏谁也看不到姜绫烟,柳知音压根就不知道,有个人一直跟在自己身后。

    看的李长安直发笑。

    逛到中午,李长安带着她们走进旺福记的包间,

    “下午,我们去书院走走,来郡城这么久,还没带你们去过。”

    “我们去书院不会有问题吧?”柳知音还是有些不安。

    “放心,我好歹也是术数教谕。”李长安笑道,“今晚中秋月圆,书院里热闹的很。”

    四人在吃饭的时候,外面不时爆发出阵阵欢呼。

    “好,好诗!”

    “团团离海角,渐渐入云衢。此夜一轮满,清光何处无!”

    “好一首《中秋玩月》。”

    “就凭这首诗,孟兄就能登上九月文圣榜。”

    ……

    李长安侧耳倾听点头道,“的确不错,很有声势,大气磅礴。”

    一旁的柳玲珑说道,“哥哥,你都没有把中秋诗文写出来呢。”

    李长安笑着给柳玲珑夹了一块酥肉,“不急不急……”

    越临近傍晚,郡城各处的上好诗文便越集中涌现出来,争奇斗艳。

    吃完饭,来到书院,这种诗文切磋更是进入了另一个境界。

    你方唱罢我登场。

    文气如绳索,横贯书院上空。

    一幅幅书画作品挂在文气绳索上,哗啦啦作响,好似来到了一片书画海洋当中。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懮受兮,劳心慅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有天地院学子当众吟诵诗文,引来一片赞赏声。

    此时中秋诗会还没开始,但已经有不少上佳诗文现世。

    空气中弥漫着兴奋欢快的气氛。

    李长安带着柳知音三人,在书院慢慢散步。

    沿途遇到修身院学子,不少人都上前行礼。

    让一旁柳知音和柳玲珑的眸子里流光溢彩。

    这就是长安(哥哥)啊。

    能让那么多学子称呼一声“李教谕”。

    她们只是在一旁听着,都觉得与有荣焉。

    时间在四人的闲逛中悄然流淌,

    暮色终于笼罩了天地。

    一片朦胧的文气光华从书院升腾而起,将昏暗驱散了一些,并且迅速朝整座郡城铺散开来。

    天边,一轮圆月从云层中缓缓探出脑袋,将清冷的月光洒满人间。

    “哥哥快看快看!”柳玲珑突然抓住李长安的手,指着前面惊喜地呼喊。

    只见一个巨大的虚影缓缓出现,是一朵乳白色的莲花。

    莲花由浓郁的文气构成,纵横足足有五十丈,好似一座小山头般大小,甫一出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莲花缓缓盛开,文气从莲花瓣的缝隙间流淌而下。

    好似一条条白色溪流垂落。

    将书院映照的宛如一片仙境,让人忍不住心尖乱颤。

    太美了,美的让人几乎忘记了呼吸。

    柳知音和柳玲珑看的目不转睛,嘴巴情不自禁地张开。

    姜绫烟也看傻眼了,一双墨玉眼眸扑棱扑棱眨巴着,“李长安,你什么也给我弄这么一朵莲花?”

    李长安扯了扯嘴角,“以后有机会再给你弄。”

    从巨大莲花中垂落的文气溪流中,飞舞出一个个光点,好似萤火虫,洒满了夜空。

    中秋诗会,终于要开始了。

    李长安也伸长了脖子,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传说中的中秋诗会,当真长了眼。

    光是这看起来华而不实,但确实美的不像话的场景,就足够让人为之心神摇曳了。

    接下来的中秋诗会只会更加美不胜收。

    然而,就在众人翘首以盼,等待中秋诗会正式开始的时候,

    一道沉闷的钟声缓缓响起,并且迅速涤荡开来。

    郡城上百万人不明所以地四下张望。

    这钟声从何而来?

    下一刻,一道血色光柱,轰然从郡城某处拔地而起。

    偌大的郡城,竟然淅沥沥降下了一片血雨。

    一股莫名的悲哀,不知从何而起,笼罩了所有人的心头。

    压得人心里堵得慌。

    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止不住流泪,泣不成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