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7章:李教谕的七夕安排

作者:红星火龙果字数:3021更新时间:2022-08-12 23:57:44
    《行路难》的出现,像是一块巨石砸进了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激荡的湖泊,溅起了让世人为之瞩目的巨大水花。

    上至京城朝堂六部,下至各郡各县。

    皆因这一首诗,使得隐藏在下面的暗流,逐渐显露出了端倪。

    这首诗大不一般,契合了晋国国运,引动全国一千多块文昌碑。

    如此诗作,近十年来都未曾出现过。

    诗文再好,汇聚的名望再高,最多也只是在文圣榜上掀风弄雨。

    可像《行路难》这样,牵动国运的诗作,凤毛麟角,实属罕见。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对着自己的三十名学生大发雷霆。

    “张少白,这就是你统计出来的药材价钱?你家是开善堂的吗?”

    “顾秋炎你还好意思笑?我让你尽可能统计更多的药材,你给我的是什么?虎鞭骨、山药、枸杞、淫羊藿……”

    “你整天就想着补肾是吗?”

    “今天这两位不合格,十道术数题写好了交给我。”

    李长安说完之后,学堂内鸦雀无声。

    “另外上次在布绸巷遇到的问题,各位的解决方法我也已经收到了。”

    “只能说中规中矩,但还不够。”

    “这其中,陈纶的解决之道最贴合眼下的实际情况,但还有些许不足。”

    “比如摊位老板卖的早餐,在原料不变的情况下,如何尽量减少老板劳作的时间?”

    ……

    点评了一番,李长安顿了顿,“明日正常休沐,但明晚书院有七夕诗会,我就不来了。”

    “张少白你带着同窗们参加。”

    此话一出,学堂内顿时响起了小声的议论。

    “李教谕,此次七夕诗会,是你第一次带我们出席重要场合,为何不去?”有学子问道。

    “是啊,要是不去,会不会有其他人说闲话?”

    李长安笑着摆摆手,“闲话任他们说,只要别找事就行,要是有人找事,张少白你就给我揍回去。”

    “知道了。”张少白撇了撇嘴,闷声说道。

    “至于初七当天,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没功夫参加七夕诗会。”

    说着,李长安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丝丝温暖笑意。

    见李长安这表情,好几名学子顿时心领神会,发出“哦”的起哄声。

    “起哄也没用,此等良辰美景,和你们参加诗会,我闲得慌?”李长安笑骂道,然后给张少白和顾秋炎一人一张纸。

    上面写着十道术数题。

    “今日作业,结合各位统计出来的药材价格,如何赚取最多的银两?”

    “五人一组讨论,下次课业我会检查,别给我想着耍滑头偷懒,要是让我发现,杀意磨砺我给他单独加量。”

    “散课。”

    李长安离开学堂。

    张少白看着眼前的十道术数题,暗骂一声晦气,但还是把纸收起来。

    要是做不好,下次杀意磨砺,自己铁定要当众出丑。

    李长安来到竹山后山,

    王天罡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行路难》契合了国运,京城因为你的这首诗,乱了。”王天罡须发皆白,但都用一根绳绑了起来,看起来雄武不凡。

    李长安行礼之后,愣了一下,“契合国运?”

    王天罡扫了一眼李长安,无奈摇头。

    这个让京城动荡的罪魁祸首,根本不知道他的那首诗到底引发了什么样惊涛骇浪。

    “昨天夜里,各地文昌碑全都爆发出了异象,东岳的文昌碑你应该也看到了。”

    “契合国运这件事,全凭天意,谁也说不准,只能说你小子运气逆了天了。”

    李长安摸了摸脑袋笑道,“只要是好事就行。”

    “有好有坏。好的一面是书院对你更加重视,至少短时间内书院内部没人敢对你下绊子。”

    王天罡说道,

    “坏的就是外人对你的重视程度也在提升,这首诗把你和白鹿书院彻底绑到了一起,休戚相关。”

    “再加上这首诗牵动国运,你的名字算是真正被大人物注意到了。”

    李长安了然点点头,“这个我能想象得到。”

    “被那些人注意到,就意味着你已经有一只脚迈入那个旋涡里了。”

    “时间不等人,至少在进入旋涡之前,你得有自保的能力。”

    王天罡拍了拍李长安的肩膀,“今天先开始修炼龙象一百零八式,而后我再正式教你刀法。”

    ……

    书院散值,

    李长安辞别周子瑜和安南,离开书院,靠近桐庐胡同的时候,宋安民迎了上来。

    “主公,事情查清楚了,是铁砂帮的三当家动了这个念头,眼红蝶恋花的香水,想趁机把香水秘方抢过去。”

    “谍子传回来的消息,说后面没有官面上的人授意。”

    “那就准备动手吧,让弟兄们都小心些,宁愿时间长一些,也要保证安全。”李长安神色不变,淡然说道。

    和上一次针对龙湖帮的行动相比,此时的李长安,沉稳了许多。

    虽然间隔时间不长,但期间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足以让他在心态上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宋安民点头领命,然后轻声道,“主公,金部张头儿说,初七当天的事宜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了。”

    李长安扯了扯嘴角,“张叔怎么没亲自找我?”

    宋安民恭敬的脸上,露出些许尴尬的笑意,“也许张头儿觉得您这样做,太败家了……”

    李长安无奈摇头,“等张叔明白过来就好。”

    宋安民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

    “想说什么就说,我还不让你说话了不成?”

    宋安民讪笑道,“七月初七是玲珑姑娘的生辰,您的主意也是为了庆祝玲珑姑娘生辰,这和做买卖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张头儿也说,初七那天准备好大放血了。”

    李长安满头黑线,“去去去,到时候等张叔把账拿出来就知道了,这几天别来烦我。”

    “是,属下告退。”宋安民顺坡下驴,笑着离去。

    李长安转弯又去了宝翠阁,拿好订做的首饰,这才施施然回家。

    明日便是七月初七,七夕节,也是柳玲珑的生辰。

    街道上已经张灯结彩,为明天的七夕节做准备,空气中布满了甜腻的味道。

    李长安回到家,柳玲珑就一把扑进了他怀里,“哥哥……”

    李长安抱着柳玲珑转了两圈,然后背着柳玲珑往里走。

    柳玲珑的小脑袋凑到李长安的耳畔,呵气如兰,少女的甜香吹拂,让李长安忍不住心头一颤。

    “哥哥,明天你准备做什么啊?”

    柳玲珑的声音格外温柔,又像是掺了蜜糖。

    “当然是陪我们家玲珑了……”

    “真的吗?”柳玲珑扑闪着大眼睛,惊喜地抬高了声音。

    “当然。”

    “那我明天想去逛街,去吃好吃的东西,买好看的衣裳,还想去放河灯……”柳玲珑很认真地把明天想做的事,一项一项罗列出来。

    “好,都依玲珑。”

    “那我明天晚上和你一起睡。”

    “不行。”

    “……哥,你言而无信。”

    “除了这个,还不服气?你咬我啊……啊,柳玲珑你松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