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5章:登门挑战(二)

作者:红星火龙果字数:2980更新时间:2022-08-06 18:54:57
    宋治面色一滞,心脏狠狠跳了几下。

    就差一点点,但凡射箭之人有心,这一箭就要直射自己面门了。

    李长安!

    杀意即将成型的恐怖存在!

    宋治心头不由自主地颤动,自己真能战胜此人吗?

    但人已经打上门来,决不能有半点露怯。

    其余国子监学子也纷纷闻声而动。

    白鹿书院的人来了,断不能让此人完好无损地回去。

    即便不能取人性命,但受个重伤总也是可以的。

    同房间的同窗关上窗户,然后拍了一下宋治,“走,把此人干掉!”

    可是同窗很快就发现了宋治的面色有异,“宋兄,你这是怎么了?”

    宋治回过神,“此人就是……李长安。”

    同窗顿时愣住了,旋即反应过来,“宋兄先去应付,我去通知凌霄。”

    宋治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抓起弓囊和箭囊,然后迅速离开房间。

    李长安看着从客栈里走出来的二十几人,还有最后走出来的宋治。

    “昨日去送战书了?”

    李长安的目光紧紧锁定宋治,眼眸深处似乎隐隐有杀意涌动。

    宋治心有忐忑,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来,抱拳行礼,“李兄……”

    话还没说完,就被李长安打断了,“收起你这套假惺惺的礼节,和我称兄道弟,你还没这个资格。”

    一言出,四下皆惊。

    立马就有国子监学子怒喝道,“哪里来的粗鄙之人?竟敢藐视我国子监?”

    “找死吗?”

    “别以为切磋比试不能取人性命,就可以肆意妄为!”

    四周围观的人,更是议论纷纷,

    “嚯,这位白鹿学子好生猛。”

    “真是一点情面都不讲了,直接就要撕破面皮硬刚。”

    “这才过瘾,明明已经撕破脸面了,还要惺惺作态,那才令人作呕。”

    颜轻诗听到李长安这番话,更是担忧不已。

    李长安,你真不要命了吗?这时候还要激怒那些国子监学子。

    人群中的张富贵却是哑然失笑,这臭小子的脾气倒是半点没变,根本不给对手留半点面子。

    众人瞩目的中心,李长安轻蔑一笑,“你们应该都是国子监参加射术大比的人,不用着急,今天谁也走不了。”

    “我先收拾了宋治,再和你们切磋。”

    言语间,丝毫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国子监众学子的怒气瞬间拉满,恨不得当场就把李长安撕碎。

    李长安毫不在意,眼睛直勾勾盯着宋治,“如你所愿,我来了,所以……你准备好了?”

    宋治心里也涌起一股火气。

    这个李长安,哪怕杀意即将成型又如何?

    你又不是魁杰学子,真以为可以同辈无敌吗?

    “李长安不要小瞧天下人。”宋治眉眼微微眯起,身上也开始浮现出丝丝杀意,“怎么比?”

    李长安张开手道,“射术大比,也就是五射对决,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一共五项。”

    “我这里没那么多讲究,只比一项。”

    “比什么?”宋治走到最前面,和李长安相隔一丈站定。

    李长安脸上露出笑意,竖起一根手指,“你我二人相隔十丈对射,无论施展何种射术皆可,十箭定胜负。”

    比试规则说出来,国子监众学子一片哗然。

    “李长安,你这是要一决生死吗?”

    “射术大比何来对射一说!?”

    李长安的规则,很明显就是要分生死,压根不讲五射比试的规矩。

    李长安盯着宋治,眼眸深处的杀意似乎快要压抑不住了,但他还是压下这股杀意,说道,

    “白矢,箭穿靶子而箭头发白。比试射术准确而有力。”

    “参连,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矢矢相属,若连珠之相衔。比试连射,能否连续中靶。”

    “剡注,谓矢发之疾,瞄时短促,上箭即放箭而中。比试相同时间连续速射,最后中靶多少。”

    “襄尺,臣与君射,臣与君并立,让君一尺而退。”

    “井仪,四矢连贯,皆正中目标。比试同时射出四支箭,能否中靶。”

    “现在你我对射,便是把这五射糅合到一起罢了。”

    李长安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毕竟对射之时,一着不慎就有可能是生死之别。”

    “无论是白矢,还是参连,亦或是其他,岂不是都能运用?”

    宋治面色铁青,“李长安,你当真要不死不休?”

    李长安取下背上的箭囊,“当然,我会把箭头去掉,省的有人说我不讲规矩,故意取人性命。”

    “不过我把箭头取下,你若再死了……可就不怪我了啊。”

    说到最后,李长安的声音越发冷冽,

    “国子监宋治,你敢不敢?”

    客栈前一片死寂。

    就连聚拢在一起观战的人,也被李长安杀意凛然的话惊住了。

    之前的切磋比试,再如何剑拔弩张,也绝不会把生死挂在嘴上。

    可现在,这名白鹿学子,明摆着既要决胜负,也要定生死!

    彻头彻尾一个疯子!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切磋比试而已,何必要分生死?

    李长安抽出箭囊里的羽箭,然后把精铁箭头取下,动作不急不缓。

    精铁箭头落地的声音,清晰入耳,好似催人性命的铃声。

    “当然,我不会杀你的……昨日小妹崴了左脚踝,今日我就断你左臂。”

    李长安取下羽箭箭头,将其重新插回箭囊,

    “准备吧,我没那么多耐心。”

    宋治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咬牙切齿道,“我昨日只是去递战书,并未对你小妹动手……”

    “她因你受伤,这个理由就足够了。”李长安转过身,慢慢往街道另一侧走去,

    “别说我不讲理,我若是真讲理,你的命我刚刚就收了。在我眼里,你的命抵不上我小妹的一根头发!”

    客栈前,气氛变得一片死寂。

    李长安带来的压迫感太强了,尤其是那股隐忍不发的杀意,更是压在宋治的心头,让他如芒在背。

    国子监学子纷纷把目光投向宋治,

    “宋兄,不要手软。”

    “不用手下留情,既然此人这般目中无人,视我国子监如无物,那就让他在这里铩羽而归。”

    他们并不知道李长安的情况。

    就算是白鹿书院参战的佼佼者,那又如何?

    李长安是佼佼者,他们又何尝不是?

    否则又怎能取得如此辉煌战果?

    李长安走到十丈开外,直接张弓搭箭,没有箭头的羽箭,直直对准宋治,

    “宋治,给你十息,否则……我就动手了。”

    “十!”

    “九!”

    ……

    宋治咬咬牙,一把抓起箭囊里的羽箭,手掌挥过,箭头全部落地。

    而后抓起五支箭,同时搭在弓弦上,对准李长安。

    “三!”

    “二!”

    “一!”

    话音未落,李长安和宋治同时松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