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2章:《瑞鹤图》大成

作者:红星火龙果字数:3082更新时间:2022-08-06 18:54:57
    次日,李长安找到了王天罡。

    “诗文有了,请前辈帮忙联系白鹿总院。”

    “好。”王天罡深深地看了一眼李长安,“你就不再考虑考虑?”

    “好诗难得,尤其是你太白的诗文。”

    李长安恭敬道,“既然如此,还请前辈帮晚辈多要些宝物。”

    王天罡笑着摇摇头,“好,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先去跑山,今天练龙象第十式——龙游。”

    “是。”

    ……

    今日,

    文圣榜再起风波,第二批战诗出现,而且这次足足有八首。

    北境战场上空,青紫色的战争气运汇聚如浪潮,浩浩荡荡笼罩人族边疆。

    文圣榜上的排名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太白依旧牢牢占据首位,不可撼动。

    但青莲的《北梁词》却落到了第四位。

    颜面全无的八位文宗,终于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输给太白,还情有可原。

    一诗三文法,他们八个的确没有办法。

    可要是再输给青莲,文宗的脸可就要被丢尽了。

    不过,在众人眼中,青莲虽然被挤到了第四位,却依然耀眼夺目。

    这可是在面对文宗的围追堵截,仅仅落后于两位文宗,换而言之,还有六位文宗被他压制。

    如此成就已然惊世骇俗。

    八位文宗的诗文蜕变为战诗后,文圣榜大局基本不会再有大的变动。

    五月文圣榜,

    太白再次登顶已成定局。

    一月、三月,五月,中间都只隔了一个月。

    让不少人为之扼腕叹息。

    哪怕中间再连上一个月,那就完全不同了。

    这是连顶级文宗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

    不过,三次登顶,足以让太白青史留名。

    与此同时,太白昨日在章玉恒诗文下的留言,也被一众人发现,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相比起太白横压八位文宗和青莲,再次铸就自己的诗文大势。

    普通人对他和嵩岳书院的恩怨更加感兴趣。

    毕竟这种两方掐架的新鲜事,谁看的都过瘾。

    从白鹿总院到各地白鹿书院,尽皆一片欢腾。

    大批白鹿学子,纷纷到章玉恒的诗文下欢呼,

    “庆祝兄台就快要摸到太白的脚底板。”

    “兄台请继续努力,否则下次叫嚣,太白就听不到了。”

    “请下一位兄台继续……”

    ……

    太白登顶大局已定,

    原本就一直压抑着没有爆发的热情,此时终于得到释放。

    白鹿书院就好像过节了一般。

    而与之相对,

    嵩岳书院内部,却仿佛被乌云笼罩一般。

    四月羞辱完白鹿书院的意气风发,此时烟消云散。

    在文圣榜上,被太白一个人压得头都抬不起来,连文宗都失败。

    嵩岳学子的心里,苦的像是吃了黄连。

    “太白这个妖孽,到底从哪里蹦出来的!?”

    “找到太白,我要弄死他!”

    “要是我们有太白,又怎么会受到如此羞辱?”

    “整个大晋文坛都在看我们的笑话!”

    ……

    嵩岳书院和白鹿书院的恩怨,再加上太白的推波助澜,而后顺利登顶。

    将整件事变得跌宕起伏,荡气回肠。

    不过两天功夫,

    民间各地的勾栏说书,都把这件事编成了故事,说起来台下无不满堂喝彩。

    而与此同时,

    李长安却没有众人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写意,反而有些苦逼。

    太白的名望太高,导致太白文宫和青莲文宫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两个时辰的平衡再次被压缩。

    弄得李长安提心吊胆。

    现在可不比最初开启青莲文宫的时候,那时候两座文宫都才刚刚起步。

    文气数量也远没有现在这么惊人。

    可现在即便是最弱的青莲文宫,也已经到了文气化液的阶段,文气数量更是暴涨了不知多少倍。

    这时候稍微有些不对劲,造成的伤害就会让人难以承受。

    如果不是修行武道至今,时时刻刻勤练不辍,再加上王天罡前辈每天供应的蛟龙血。

    恐怕这副身体还真撑不住。

    休沐在家,

    李长安没有陪嫂嫂小妹去蝶恋花胭脂铺,而是一个人在书房里,勤练《瑞鹤图》。

    《瑞鹤图》临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差最后一步,便能彻底掌握。

    而这又事关李长安提升青莲名望的计划,拖沓不得。

    “修为越强,二者一旦失衡,造成的伤害就越严重,如今已经变成骑虎难下的局面。”

    李长安无奈地摇摇头,继续研墨。

    “现如今,首要是继续提升青莲的名望,其次就是修行武道。”

    “以前身体里只是两个土制炸弹,现在却变成了烈性炸弹,以后估计就是核弹了。”

    “一旦爆炸,谁吃得消?”

    “要是肉身练到金刚不坏,估计能行。”

    李长安甩掉心中的杂念,提笔蘸墨,开始对照羊脂玉书上的《瑞鹤图》,仔细临摹。

    《瑞鹤图》本是祥瑞之兆,但却被有些人视作不祥,盖因其作者宋徽宗赵佶,这位历史上颇具争议的皇帝艺术家。

    他与生俱来的艺术天分,在绘画和书法方面都颇有造诣。

    书法上,赵佶初学黄庭坚,后学褚遂良和薛稷、薛曜兄弟,并杂揉各家,取众人所长又独出己意,创造出别具一格的“瘦金体”。

    既有“天骨遒美,逸趣霭然”之感,又充满个人特点,笔法张弛有度,瘦挺爽利,侧锋如兰竹。

    丹青绘画上,他是中国工笔画的创始人,技法上学习崔白、吴元瑜,又在用色中学习黄荃、黄居宷典型的院体画,并力求两者达到浑然一体的表现。

    可以说在书画一道上,这位皇帝,堪称惊才绝艳。

    但在治国平天下上,赵佶却在历史上受到了骂名无数,任用奸臣,搜刮百姓,导致屈辱的“靖康之难”。

    《瑞鹤图》现世时,北宋已经内忧外患。

    但身为皇帝的赵佶笃行道教,内心一直期盼祥瑞之兆,来预示国运昌盛,安定朝城内外。

    而宫门上空突现群鹤盘旋,徽宗从“仙禽告瑞”中得知国运“千岁”的吉兆,于是,他御笔亲绘此作。

    然而再多的祥瑞,也阻止不了北宋灭亡。

    撇开这些历史背景不谈,单论《瑞鹤图》的书画造诣,的确可称得上是独树一帜。

    一幅《瑞鹤图》临摹下来已是一个时辰,羊脂玉书上光华隐现。

    李长安再接再厉,重新铺开一张宣纸……

    在即将临摹完第三张《瑞鹤图》时,李长安手中的毛笔“咔嚓”一声断裂。

    李长安视若无睹,伸手蘸墨,以手指代替笔杆,文气流转如笔锋,在《瑞鹤图》上留下最后一笔。

    “哗啦……”

    掀开宣纸,纸上的仙鹤好似活过来一般,振翅欲飞。

    李长安心有所感,翻开羊脂玉书。

    那一页《瑞鹤图》赫然变成了自己的亲笔手书。

    大师级“瘦金体”,以及大师级工笔丹青,在悄然之间融会贯通。

    李长安沉吟片刻,而后拿出丛文书局的传音子符,“黄管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