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4章:一败涂地

作者:红星火龙果字数:3897更新时间:2022-08-06 18:54:57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其他人不说,陈经宇、郑显峰这二人都是常年占据圣礼、六艺第一的存在。”

    “戴承恩也不弱,文武双修,射术精湛。”

    “柳石和杨荣稍微弱一些,但也已经保持了三个月的修身院第一。”

    “钱坐庄很稳当,钱家就是做买卖起家,术数在修身院是独一份。”

    修身院众学子看着光幕上的情形,低声议论道,

    “定要让嵩岳书院那帮杂碎,吃不了兜着走。”

    “就这么几个人,还敢来我们这里撒野。”

    “等着看他们文宫破碎。”

    ……

    修身院数千人,汇聚起来的怒火,犹如海浪一般,汹涌澎湃。

    与之相比,嵩岳书院来的十几个人,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稍不留神就要被拍成碎片。

    然而,这源源不断的怒火,却迟迟找不到发泄口。

    让偌大的修身院,变得越发压抑。

    如果不能把前来打脸的嵩岳书院狠狠踩在脚下。

    这口气就不可能散去。

    李长安紧紧盯向光幕。

    这要是真被人上门把脸打肿,还毫无办法。

    可真要死人了。

    半个时辰后,

    李长安眸子猛地一缩。

    御术柳石,败!

    仅仅十个呼吸后,

    射术戴承恩,再败!

    连续两败!

    四周的空气顿时变得急躁,好似滚烫的油锅里滴进来几滴水,不少人已经骂出了声,

    “淦!怎么回事!?”

    “御术败了也就罢了,戴承恩百步穿杨都输?”

    ……

    李长安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烈。

    出问题了。

    六艺之中,已经有两艺败下阵来。

    再输一场,嵩岳书院此行的目的就达到了。

    恶客登门的情况下,哪怕是平局都要让人崩溃。

    光幕之中,戴承恩嘴角有一道猩红的血迹滑落。

    四下惊呼声大起。

    李长安拳头猛然握紧。

    戴承恩的文宫……!

    下一瞬,代表射术和御术的光幕消散,众人看不到确切情况。

    可是一股阴云,却笼罩在了修身院学子心头。

    压抑到极致的怒火,此时被厚重的担忧压下。

    “没关系,没关系……最强的人还没有露出败相。”

    “陈经宇、郑显峰二人甚至还占据上风。”

    “钱坐庄也和对手有来有回,还有希望……”

    不少学子轻声打气。

    只输两场,面子上还能过得去。

    不至于让嵩岳书院那帮杂碎得逞。

    李长安盯着光幕上的钱坐庄,心已经悬在了半空中。

    然而,残酷的现实再次落下。

    射术、御术之后,杨荣的书法也败了。

    与此同时,杨荣身体一个不稳,直接栽倒在地,口鼻之间鲜血滑落。

    第三道光幕消散。

    难以言明的压抑感,恍如一座大山轰隆隆镇在了所有人的心头。

    没有人再说话了,哪怕是呼吸都变得凝滞起来。

    与之相反,嵩岳书院剩下的几人,脸上却露出了轻蔑的笑意。

    他们同样没有说话,可嘴角的笑意,却像极了巴掌,狠狠扇在数千名修身院学子的脸上。

    “不能再输了,千万不能再输了……”

    李长安听到身边有人绝望地低语。

    平局再不好听,总好过输的体无完肤。

    真的不能再输了。

    再输下去……

    “哗啦……”

    第四道光幕消散。

    陈经宇,败!

    轰!

    仿佛惊雷落地,修身院众学子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不……不可能!

    陈经宇怎么可能会输!?

    就连陆教谕都变了颜色,负在身后的手,紧紧攥在一起。

    光幕消散前的最后一刻,陈经宇的一个动作出现了细微的差别,摆在面前的圣位微微一动。

    输了!

    无可辩驳。

    但众人依然不敢相信。

    陈经宇可是所有人的希望。

    竟然也输在了这里。

    六艺输了四艺!

    东岳分院输的彻彻底底。

    嵩岳书院上门挑衅的巴掌才刚刚落下,现在又连续在众人脸上狠狠扇了四次。

    身边传来一声闷哼,李长安下意识瞟了一眼,眼疾手快扶住了身边的同窗。

    又一个心神受损,文宫受到影响的人。

    “多……多谢……”

    “闭上眼睛,不能再看了。”李长安急忙说道,“再看下去,文宫碎裂,后果不堪设想。”

    “不……不能闭眼!”

    那人借着李长安的手臂,缓缓直起身,但是一双眼睛,依然直勾勾看向仅剩的两道光幕,透露着癫狂之意。

    李长安心头狠狠一颤,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一抹沉甸甸的情绪,仿佛从这名同窗的身上,蔓延到了心里。

    李长安扶着此人,重新把目光投向光幕。

    一刻钟后,

    钱坐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色惨白,大口大口喘着气。

    术数,再败!

    李长安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揪起,几乎难以呼吸。

    六艺败了五艺!

    这已经不是能不能把面子找回来的问题了。

    而是再输一场,东岳分院就要全军覆没。

    东岳分院将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为……为什么会如此?”耳边传来几近绝望的声音,“我们难道,真的不堪一击吗?”

    “为什么……?”

    不解,绝望,仿佛是临死前不甘的询问。

    李长安甚至不敢转头去看。

    不只是身边同窗这一人。

    数千名修身院学子,至少有上百人心神受到了重创。

    绝望的悲哀在所有人心头盘旋。

    败了!

    六艺之中,只有六乐还在支撑。

    其余五艺全都败了。

    奇耻大辱。

    修身院数千人,被嵩岳书院的六个人,彻底踩在了脚底下。

    时间在这一刻变得极度煎熬。

    好似凌迟一般。

    明知必死无疑,可对方却迟迟没有隔断喉咙,而是一刀刀削下来。

    空气彻底凝固了。

    安静的让人害怕。

    半盏茶后,代表了六乐的光幕突然大放光芒。

    郑显峰,胜!

    即便如此,光幕中,郑显峰也几乎达到了极限。

    就差最后一点,他也要败了。

    若不是对手在《大武》一乐上,还有一丝尚未圆满,恐怕此战胜负,犹未可知。

    终于胜了一场。

    然而此时的修身院众学子,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六艺,胜一败五。

    如果不是郑显峰,为修身院争得最后一丝颜面。

    修身院的脸就要彻底丢尽了。

    偌大的修身院,无一人说话。

    死寂一片。

    不多时,嵩岳书院六人回归。

    最后输了的那人脸上,并没有半点气馁,反而挂着一副笑脸,“多谢白鹿书院不吝赐教。”

    “今日之后,《大武》一乐,我将再无疑惑。”

    杀人诛心!

    此言一出,

    李长安浑身汗毛炸起,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那张脸踩成烂泥。

    该死的杂碎!

    这时,嵩岳书院的诗文大师朗声笑道,“今日一会,东岳分院果然名不虚传。”

    “请恕我等不多久留。”

    “只可惜没能遇到太白,否则想来偌大的修身院,也不至于连败五场,至少书法一道,必胜无疑。”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柄利刃,插在修身院众学子心头。

    剌的鲜血淋漓。

    “不准走!”这时有学子高声怒喝,“六艺比试完,还有文斗、法斗,还有武战!”

    “我奉陪到底!不死不休!”

    “对,还有三场!不死不休!”

    ……

    一时间群情激奋,一众学子的眼睛通红,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

    嵩岳书院的诗文大师面不改色,但是掌心的金色文箓却悄然浮现,

    “修身院比试六艺即可,剩下三场,还是请天地院学子应战吧。”

    言语间的不屑之意,毫不掩饰。

    意思很清楚,修身院的品级不够,不配和他们比试剩下三场。

    话音未落,

    嵩岳书院的诗文大师,嘴角微微一瞥,而后大手一挥,带着嵩岳书院学子大步前往天地院。

    “噗!”

    李长安身边的修身院学子直接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白如纸。

    沉重的压力,恍如乌云蔽日,笼罩了整个修身院。

    ……

    两个时辰后,

    怀中身份玉牌微微震动,安南传来消息,

    “文斗败,法斗平,武战败。——丙三十二”

    一平两败!

    李长安身体微微一晃。

    今日东岳分院,一败涂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