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章:竹山山主王天罡

作者:红星火龙果字数:4566更新时间:2022-08-06 18:54:57
    徐年在书院,一直等待秦修满回来,李长安的情况非常危急。

    这次差点就要死在文圣榜结算上,这才九品开窍文箓,文宫内竟然已经悬挂着三轮诗文明月。

    而且这些诗文还会继续聚拢名望,未来甚至有一定几率跃升为诗文昊日。

    到时候产生的文气,更会登上一个难以想象的巅峰。

    原本这些都是好事,可谁也想象不到,问题竟然出现在李长安的身体上。

    被文气撑爆,当年的苏元倾也出现这样的情况,但也没这么凄惨过。

    可仔细想想,两首文圣榜前五的诗文,其中一首直接登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不能理解。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如何把太白的名望继续往上提升,而是把太白的肉身强度提上去。

    否则难保下次文圣榜结算,不会出现更差的结果。

    可是今日也不知为何,秦修满竟然迟迟没有来书院。

    “又去闭关了?不可能啊,这段时间很重要,掌楼不可能闭关的。”徐年皱起眉头,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突然,徐年身体猛然一震,然后扭头看向身后,双眼骤然猛缩。

    “徐年。”一袭紫衣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

    四周的文气都在沸腾,徐年甚至连呼吸都出现了停滞,“总院上使……”

    紫衣剑眉星目,身周涤荡着高贵之意,“徐年,唤太白前来,总院有令,带太白进京。”

    徐年紧了紧喉咙,努力张口,每个字都说的极为艰难,“上使恕罪,太白不能去京城……”

    “你在顶撞本座?”紫衣微微皱眉,徐年心头好似被一记重锤砸下,闷哼一声,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

    “三大书院还有国子监,有了新动作,短时间他们暂时还查不到太白在东岳,不过太白留在东岳很危险,必须尽快入京。”

    紫衣看着跪在眼前的徐年,“太白用的是竹山第九楼台的身份玉牌,用你的身份玉牌把他召过来。”

    “脉主已经下令,让我把他带回总院。”

    徐年双手撑地,不断颤抖着,大颗大颗的汗珠砸在地上,“上使,掌楼也下了命令,太白……不去京城。”

    “就算去京城,也该由我们送去京城,而不是京城派人来接。”

    “放肆!”一声怒喝打断了徐年的话,房间内顿时掀起了狂风,徐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制。

    紫衣伸手捏住徐年的脖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堂堂六品副掌楼,此时却好似砧板上的鱼肉,半点由不得自己,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紫衣取出自己腰间的玉牌,“竟敢质疑脉主的命令,找死不成?”

    紫衣说着,拿出徐年的身份玉牌,放在徐年面前,“把太白召来。”

    徐年脸涨得通红,“就算是京城总院……”

    “啪!”

    话音未落,紫衣一巴掌扇了下来,徐年半边脸瞬间肿了。

    “把太白召来。”

    “我要看脉主的令牌……”

    “啪!”

    紫衣眼中满是森然之色,“再多说一句废话,死。”

    “太白进京,当由掌楼亲自……”

    “嘭!”

    徐年蜷着身子瘫倒在地,紫衣左手张开,金色文箓在掌心急速旋转,“文法——万箭穿心。”

    四周文气骤然扭曲,化作一根根文气箭矢,刺入徐年皮肤。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就算你死在这里,竹山也不会拿我怎样。”

    紫衣的耐心显然已经消耗殆尽,眼中的森然之意越发冷厉。

    然而下一刻,数以千计的文气箭矢犹如玻璃般,哗啦啦碎裂开来。

    紧接着一道声音出现在紫衣耳畔,“竹山不敢动你?我怎么不知道?”

    紫衣目光还没转过来,整个人就像只癞蛤蟆一样趴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

    徐年被一人搀扶起来,虚弱转头,正是许久都没回来的秦修满。

    再看门口站着的老者,双目登时湿润了,连忙恭敬弯下身,颤声道,“山主……”

    “哭什么?”老者须发皆白,古铜色的皮肤,身材高大足足比徐年高一个头,双臂肌肉虬结,身上散发着无与伦比的狂霸气息。

    “总算没丢了我的脸,要不然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老者说着一脚踩在紫衣的手掌上,“竹山什么时候由你做主了?”

    “还是说总院有老家伙对我不满意了?”

    紫衣疼的龇牙咧嘴,却一个字都不敢说,心里只剩下无尽的骇然。

    他……他怎么回来了!?

    他……怎么敢!?

    “白鹿书院就是被你们这些自私自利的家伙,把根给掘烂的。”老者一屁股坐在紫衣身上,

    “你们就是想不明白,先有白鹿书院,才有下面这些家族……书院都要垮了,你们还在为一家一族的利益斗的你死我活。”

    “说吧,你是哪一家的?”

    紫衣咬着牙一言不发。

    “嗯?装硬气?”老者挪了挪屁股,紫衣顿时如遭雷击,喷出一口鲜血。

    “书院是大树,大家都是依附大树的藤蔓,现在倒好,你们一个个都想取而代之了?”

    老者一用力,站起身,紫衣后背传来清晰的碎裂声,脊柱彻底断了。

    紫衣目光里满是灰败之色,七窍流血,眼看就要活不成。

    这时,紫衣身上的一块玉化作齑粉,流入紫衣的周身百骸。

    一道光影出现在老者面前,“王天罡,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老者王天罡冷哼一声,一双眼好似星辰般璀璨,“你只要再多说一个字,这小子必死无疑,谁来都护不住,我说的。”

    “……”话音落,光影果然不敢说一个字,只能盯着王天罡一言不发。

    王天罡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这才听话,我还以为十年不见,我王天罡的名字不好使了,谁都敢直呼我的名讳了。”

    光影面色铁青。

    “这小子是你西川李家的?”王天罡踢了一脚紫衣,“怎么?想把太白带去西川?”

    “血口喷人!”光影冷声道,“京城总院发现了些端倪,另外三家书院和国子监碰面了。”

    “具体谈了什么查不出来,但很有可能和太白有关,总部脉主大人想要把太白接到京城,才能严密保护。”

    “脉主大人?法脉脉主,还是墨脉脉主?总不可能文脉脉主吧?我记得咱们白鹿书院的文脉脉主之位,已经空悬十年了!”

    王天罡把紫衣一脚踢到墙角,房间里的碎木块瞬间粉碎,然后聚拢成一张全新的椅子,出现在王天罡身后,王天罡一屁股坐在上面。

    “王天罡,慎言!”光影面色陡变。

    “搞得好像谁不知道一样。”王天罡摇摇头,“你们也知道书院的文脉断了,怎么还要自掘书院的根?”

    “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太白这样才华横溢的天才,偏要搞那些幺蛾子?”

    “还是说,咱们中间出了叛徒?想要把书院的好苗子全都弄死,好让白鹿书院彻底消失?”

    王天罡的话刚说完,光影就消散了。

    房间里一片死寂。

    秦修满和徐年全都低着头,不敢说话,墙角的紫衣像滩烂泥,一动不动,早已昏死过去。

    王天罡弹了弹手指,眼前出现一道光幕,光幕里赫然是躺在教坊司灵犀院里的李长安。

    “这小子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徐年紧张地说道,“文……文气太多,身体……吃不消。”

    “哈?”秦修满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徐年,“什么意思?”

    徐年扯了扯嘴角,畏畏缩缩地解释,

    “太白这个月有两首诗文登榜,一首第一,一首第五,文圣榜给的文气太多了,可身体却很孱弱,所以……”

    王天罡捏了捏花白的胡须,“弱的跟只菜鸡似的,比苏元倾还像个娘们,怪不得会变成这衰样。”

    话虽这么说,王天罡心里还是忍不住狠狠颤了一下。

    文气爆体,这特娘的非绝世天才做不到,一般的天才想都不要想。

    真是个妖孽啊。

    秦修满无语地看向王天罡,“山主,你也不能指望每个人都像您一样,神力盖世。”

    王天罡瞥了一眼秦修满,秦修满立马恭顺的像只小鸡仔,

    “当年孔圣给人族撑起一片天,你们以为孔圣只是个文弱书生?”

    “史书记载,孔圣身长九尺六寸,放到现在,比我还高,那一双拳头一把刀,龙妖佛巫,哪一族没被他老人家揍过?”

    “真以为靠一张嘴,就能把那些臭虫说服了?”

    秦修满一头黑线,王天罡这么说,他也不敢反驳。

    孔圣虽然武力无敌,但真正撑起人族天地的,还是靠文道气运啊。

    王天罡没继续说下去,因为另一道光影出现在房间里。

    “王天罡,你怎么敢从圣庙里走出来?”

    “哟,李淳天,晋升三品了?”王天罡翘起二郎腿,悠然自得道。

    李淳天眯起眼,“太白必须来京城,只有在总院他才真正安全。”

    王天罡虎目一瞪,虚空中仿佛有猛虎在低吼,“不去,在我这里,谁能拿他怎么样?”

    “当年我们并称书院双天,现在还想跟我比比?李淳天,你要真是天,那我就是天外天。”

    “别以为三品了,就能到老子面前耀武扬威,信不信我现在去西川把你老家掀了?”

    李淳天突然笑了,“你还是老样子,在圣庙待了十年,未晋升三品也就罢了,连性子都没磨掉。”

    王天罡嗤笑一声,毫不在意地摇摇头,“号称已经超凡脱俗的三品?要是真有三品敢来,老子就屠了他!”

    “你以为我怎么从圣庙里走出来的?”

    “没兴趣跟你掰扯了,派人把你家这小崽子领回去吧,太白会去京城,但绝不是现在。”

    王天罡摆摆手,“另外三家书院和国子监对我们虎视眈眈,你们最好安分点,别斗来斗去最后便宜了外人。”

    说完,李淳天投下的光影被挥散。

    王天罡目光落在徐年身上,“小年啊,那小子竹山宝库还没进去吧?”

    “还没。”徐年连连摇头,“太白的伤势极重,学生给他用了很多药,还用了一滴金身液,先让他修养。”

    王天罡点点头,“好,我知道给他什么了。”

    “这小子原本能在竹山宝库选四样宝物……我做主了,用其中三样给他换一部功法。”

    “另外再让他进竹山宝库,挑选一件宝物。”

    说完,王天罡站起身,“我去一趟临县见见我那弟子,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

    待王天罡离开,徐年才扯了扯秦修满的袖子,“掌楼,山……山主真被你搬来了?”

    “我……我还以为你在说笑……”

    秦修满微微一笑,挑了挑眉,颇为自得道,

    “太白那首《上邪·赠知音》登顶后,我就知道我护不住了,所以我捏碎了当年山主赐给我的玉牌。”

    “总算是赶上了。”

    “有山主在,我看谁还能把太白抢了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