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0章:颜轻诗的曲

作者:红星火龙果字数:3380更新时间:2022-08-06 18:54:57
    待颜轻诗拿到李长安给她的戏文后,明亮的眸子便直直盯着李长安。

    里面改动不少,而且可以看得出来,每一处改动都很精细。

    他很用心!

    李长安被颜轻诗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这姑娘看似柔弱,但内里却极有韧性,有一股子倔脾气,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

    “这戏文,我和书院里的同窗一起修改,颜姑娘看看可有什么地方还需改动的。”

    李长安别开目光,躲开颜轻诗的直视。

    颜轻诗嘴唇动了动,然后轻声道,“有公子和书院学子一起修改,这是轻诗的福气。”

    “公子请随我来,爷爷已经在家恭候公子了。”

    李长安跟着颜轻诗来到颜家小院。

    “见过李公子。”颜老爷子笑呵呵抱拳行礼。

    “老爷子近来可好?”李长安立马回礼。

    “托公子的福,老朽还算康健。”颜老爷子侧身把李长安引进屋内。

    “前几日公子给轻诗送来一本《梁祝》,老朽也翻了翻,在勾栏里还讲了一小段,大家都很爱听。”

    颜老爷子说道,“若是能改成戏曲,兴许能成为勾栏的招牌。”

    “老朽多谢公子。”

    李长安连道不敢,受之有愧。

    他本意是想多给《梁祝》找些读者,至于能不能帮到勾栏,他也不知道。

    现在结果还算不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郡城一共有四家勾栏,另外三家的老伙计也托人过来问,能不能把这《梁祝》戏文也传给他们?”

    颜老爷子给李长安斟了杯酒,看向李长安。

    “戏文是颜姑娘所写,自然由颜姑娘决定,在下就不越俎代庖了。”李长安给颜老爷子敬酒。

    颜老爷子解释道,“勾栏虽说是贫贱生意,赚的也都是温饱银子,但也最有人情味。”

    “来往客人的茶水瓜果钱虽少不了,但只要坐下来喝杯茶,就算听完一整天,也可以不再花一文钱,赏钱也都全凭自愿。”

    “这两日老朽戏说《梁祝》,不少客人都给了赏钱,再加上轻诗编写戏文的消息传了出去,勾栏里的客人多了不少。”

    “另外三家勾栏都是老朽认识的老伙计,大家日子紧巴巴的,所以想着能帮衬一二。”

    李长安点点头,“颜老爷子古道热肠,此事自然是好事。”

    “我说这两天街上谈论《梁祝》的人可不少,原来是颜老爷子说书的结果。”

    话说到这里,李长安脑海中猛地有一道灵光闪过,当即愣住了。

    勾栏人来人往,接触到的人也都是天南海北,往往一个受欢迎的新鲜玩意儿,很快就能传出去。

    如果四家勾栏一起联手,恐怕很快就能传遍大街小巷。

    这岂不是一条聚拢名望的路子?

    勾栏、酒肆、茶馆……

    这些不被人注意的小生意,恰恰汇聚了最广大的普通百姓。

    文士们高高在上,文人墨客自视甚高,哪会重视平民百姓?

    就连各地聚拢名望,也都是闯文昌碑,而这只是局限在文人圈子里。

    等到发酵开来,才会逐渐传到普罗大众耳中。

    典型的从上往下的传播方式。

    而丛文书局面向的群体,也都是能识文断字的那一批人。

    可平民百姓哪有这个闲心慢慢读话本?

    挣银子生活才是重头戏。

    与此相比,勾栏里的说书、戏曲,既是休闲手段,又能听出个乐来,反而更容易被接受。

    李长安不时蹙眉,脑海中思绪万千。

    一个想法呼之欲出,却又总差了最后一步。

    直到一只玉手在眼前晃动,才让李长安回过神来。

    “李公子?”

    “不好意思,刚刚想事情入了神。”李长安连忙致歉。

    颜轻诗给李长安夹了菜笑道,“公子尝尝我新做的菜,看看合不合胃口。”

    颜老爷子“识趣”地没有说话,只是不时帮李长安斟酒。

    李长安笑道,“颜姑娘手艺堪比大酒楼的厨子,味道自然差不了。”

    颜轻诗抿嘴微笑,继续给李长安夹菜。

    李长安只能连连道谢,又不知该怎么拒绝,这样吃饭实在不得劲,只能把话题转开,

    “颜姑娘的戏词文采斐然,依颜姑娘文采,为何不去参加科考?”

    此话一出,饭桌上顿时安静下来。

    颜轻诗手中的筷子顿时一僵,低下头沉默不语。

    颜老爷子脸上露出落寞之色,长叹一声,“轻诗都是受了老朽的连累。”

    “老朽的祖父曾经也有官位在身,可不知因何原因犯了事,脑袋被砍了不说,族人也都被编入贱籍。”

    “到了老朽这一辈才好不容易脱离贱籍,可这烙印却是永远都洗不清了。”

    “轻诗身份清白,若想参加科考,因为祖上是贱籍的缘故,必须要有七品文士作保。”

    “可咱们爷俩都只能在勾栏里混饭吃,能碰到文士的机会都少之又少,又怎能请到七品文士作保?”

    “好不容易花银子请到文士,却都觊觎轻诗的身子,根本不会真心相助。”

    颜老爷子喝了杯子里的酒,无奈摇头,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颜轻诗轻抚着爷爷的后背,“爷爷,没事的,诸圣经典我也没时间看,就算参加科考也考不中。”

    李长安张张嘴,一下子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该不该帮忙?

    可自己和颜轻诗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

    就算要帮,怎么开口才不显得突兀?

    这小妮子一股子倔脾气,恐怕随意开口,还容易激起她的自尊心,反而事与愿违。

    还是先静观其变的好。

    颜轻诗抽了抽鼻子,笑着打破饭桌上凝滞的气氛,

    “搅了公子的兴致,还请李公子恕罪……不如小女子唱一段戏文,请公子评鉴如何?”

    李长安点点头,“颜姑娘仙音,李某定当洗耳恭听。”

    颜轻诗起身,进里屋抱出琵琶,而后端坐在凳子上。

    柔荑轻轻落下,玉指勾动琴弦。

    清脆的琵琶音,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静。

    从颜轻诗拨动琴弦的那一刻,李长安从她身上看到了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气质。

    眼睛更加明亮,而且有一种强大的气场,好似一尊女王,琵琶就是她的王冠。

    在勾栏看的时候,这种感觉还未如此强烈。

    然而此时此刻,颜轻诗仿佛要将自己的全部力量,都借助琵琶爆发出来一般。

    如玉珠落盘,又似银瓶乍破。

    李长安不得不承认,此时的颜轻诗拥有一种难以想象的魅力。

    娇小的身体里蕴藏着让人瞩目的光彩。

    “英台自幼娇惯养,执意求学性乖张。老妻爱女甚无状,我只得允她扮男装……”

    颜轻诗甫一开口,李长安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羽毛的声音越发缥缈无尘,犹如从天上垂落一般,只是第一句便勾动着心弦,让人难以忘怀。

    李长安咽了咽喉咙,仿佛第一次认识眼前这位颜姑娘。

    怪不得只弹琵琶不唱曲。

    光是琵琶音便可称得上一方名手,若再加上如此仙音,恐怕就是福不是祸了。

    小小勾栏,护不住她。

    李长安闭上眼仔细倾听,不时喝上一杯酒,不知不觉便满脸红霞。

    羊脂玉书上,新的一页翻开,一曲《梁祝》如清泉涌动,缓缓出现在书页上。

    琵琶声落,

    李长安缓缓睁开眼,不禁感慨道:“今日方知天音……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在下有一曲《梁祝》乐谱,不知能否请颜姑娘弹奏?”

    颜轻诗目露诧异,但还是点头答应。

    他对琵琶乐谱也有研究吗?

    李长安催动青莲文箓,将《梁祝》曲谱引入青莲文宫之内,提笔蘸墨将曲谱迅速写下。

    颜轻诗目光移到纸上,便再也移不开视线。

    此乐谱只消看一眼,便知其瑰丽美妙之处。

    颜轻诗刚准备弹奏,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公子……”

    是宋安民的声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