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真男人

作者:红星火龙果字数:3024更新时间:2022-08-06 18:54:57
    回到家,

    柳知音如往常一般温柔贴心,为李长安准备热水以及换洗衣物。

    柳玲珑撅着小嘴,气鼓鼓地看着李长安,也不说话,但那幽怨的眼神,却让李长安如芒在背。

    “姐姐……”柳玲珑拉着柳知音的手,不依地撒娇道,“哥哥一整晚都不回来,你还这么惯着他……”

    柳知音拍了拍柳玲珑的小脑袋瓜,“你啊,二郎不是那样的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担心……”

    “担心什么?”

    “就是担心啊。”柳玲珑扭过身,鬓间的发丝随风轻飘。

    应该是要生气的啊,坏哥哥,一晚上不回来,会不会怀里抱着其他女人?到时候还有玲珑的位置吗?

    可是啊,哥哥大病初愈,在外面会不会喝多了酒?睡觉会不会盖不好被子得了风寒?

    少女的心思,就像天空中的云,变化无常。

    洗去身上的酒气,李长安顿觉神清气爽。

    匆匆吃完早饭,李长安放下碗筷轻声说道,“让你们担心了,以后这种事我会尽量避免。”

    “与同窗应酬是应有之义,二郎记得让人捎信回来就好。”柳知音帮李长安整理衣领。

    李长安脑袋里倏地闪过今早的场景,顿时打了个冷战,摇摇头,“喝酒误事,下次就算喝多了,我也会让人把我送回来。”

    柳知音靠近李长安,身上淡淡的好似茉莉花的香气袭来,“二郎,我和玲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

    李长安内心突然涌出一股强烈的冲动,猛地将柳知音紧紧抱在怀里,狠狠汲取着柳知音身上的气息。

    柳知音惊呼一声,但却没有反抗,任由李长安把自己环抱住,像是被抽掉了全身的力气,瘫软在李长安的怀里。

    红晕瞬间侵袭了俏脸,迅速向脖子蔓延。

    “啊,我也要抱抱。”房间里的柳玲珑看到这一幕,立马撒丫子跑过来。

    旖旎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僵。

    李长安只能放开柳知音,也给柳玲珑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种感觉才对……”

    李长安暗自说道。

    “哥哥你说什么?”柳玲珑抬起头,大眼睛扑灵扑灵地眨着,看向李长安。

    “没……没什么,在家要听姐姐话知道吗?”李长安摸了摸柳玲珑的后脑勺,

    “要是无聊了,可以在附近走一走,千万不能跑远。”

    “嗯……知道了。”柳玲珑把头深深埋进李长安的怀里,含糊不清地回应道。

    李长安看向柳知音,“今晚我会稍微晚一点回来,上次在勾栏遇到点事儿,别人要请我吃饭。”

    “……吃完饭就回来。”

    柳知音也不知李长安今天发了什么疯,竟然这么大胆地主动抱自己,眼中的羞意还未散去。

    笑着把柳玲珑从李长安怀里拉出来,掸平微微发皱的衣衫,

    “快去书院吧,注意安全。”

    从嫂嫂和小妹身上汲取了足够的勇气,李长安信心十足地前往书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接近下午去天地院的时间,李长安的心里就越发虚。

    以往巴不得早点离开修身院,现在却觉得修身院真好。

    不为别的,只是贪恋这份,活着的感觉。

    终于,磨蹭了半个时辰,李长安深吸一口气,怀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走进第九楼台的大门。

    “啪。”刚进门,肩膀上就被人来了一下子。

    李长安差点没蹦起三尺高,浑身汗毛瞬间炸开,心脏剧烈跳动,“沃日!周兄你干什么?”

    “沃日?那是什么东西?”周子瑜一把揽过李长安的肩膀,“李兄,昨晚喝的痛快不?”

    “痛快个屁,我一大早醒来,你人呢?”李长安努力装作平静的样子说道。

    余光却偷偷瞄向安南的位置,发现安南神色如常坐在椅子上,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去找妙醉姑娘了。”周子瑜咧开嘴笑道,“临走前,我还特意让安兄给你安排一个侍女侍寝来着。”

    “滋味如何?”说着还一脸猥琐地用肩膀顶了顶李长安。

    李长安无力吐槽。

    呵呵,他倒是没给我安排侍女,反倒是把自己安排给我了。

    来到桌案前,李长安全身肌肉都紧绷着,身体僵直,就这么直挺挺地坐下,脑袋坚决不往旁边转。

    从嫂嫂和小妹身上汲取的勇气,不知道为啥,好像全都消失不见了。

    “昨晚睡的好吗?”旁边传来了声音,没了平时的热络,反倒觉得有些冷淡。

    李长安扯了扯嘴角,你说呢?

    “还……还行。”

    “腰还疼吗?”安南看过来,目光瞟了瞟浑身僵硬的李长安,“要不要帮你揉揉?”

    李长安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安兄客气了。”

    “这能有什么客气的?”安南身上独有的幽香突然袭来,李长安后背瞬间挺直,淡淡的力道恰好停在后腰上。

    “兄弟嘛,睡一块儿又怎么了?李兄,你说是不是啊?”李长安感觉到一股寒气在耳畔流转。

    好似一条毒蛇正在吐着蛇信,稍有动静就要被咬。

    “安……安兄。”李长安咽了咽喉咙。

    “要不要今晚再来一次?不睡地上,直接睡床,如何?”安南的手指顺着李长安的后背慢慢向上滑动。

    一股战栗感随着安南手指的滑动,不断折磨着李长安的心。

    李长安狠狠一咬牙,“安兄,你就直接说怎么办吧。昨晚我喝的不省人事,鬼知道会那样?”

    “你们昨晚干嘛了?”周子瑜的声音突然插进来,李长安和安南两人之间怪异的气氛瞬间一滞。

    “安兄,你不是最讨厌别人碰你的吗?怎么现在反而一直黏着李兄不放?”

    “李兄可是个正常男人。”

    安南迅速离开李长安,一缕声音在李长安耳畔消散,“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你欠我一次。”

    李长安下意识点点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咱俩都是男人,就算你比花魁都漂亮,但也是男人啊。

    你又没吃亏。

    我干嘛还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我欠你什么了?

    周子瑜一把揽住李长安的肩膀,压低声音猥琐地问道,“安兄昨晚是不是大发神威了?”

    李长安顿觉菊花一紧,“什……什么意思?”

    “有一次我留宿灵犀院,安兄一人独战彩依姑娘和两名贴身侍女,结果一直战到天明。”周子瑜挑了挑眉,

    “从此打死我都不在灵犀院留宿。”

    “安兄不愧真男人。”

    “真男人?”李长安看向周子瑜。

    周子瑜肯定地点点头,“真男人。”

    “你见过他的那个?”

    “那倒没有……但文箓做不了假啊,谁没事看别人那玩意儿?”

    “哦哦,文箓还能分男女?”李长安诧异问道。

    “废话,男子文箓边缘为龙形纹路,女子则为凤形……我之前也怀疑过,后来安兄施展文法,文箓上确实是龙形之纹。”

    周子瑜极为肯定地说道。

    “你们……说什么呢?”安南的声音幽幽传来。

    “哈哈……今天天气不错。”李长安打了个哈哈,拍了拍周子瑜。

    周子瑜也摸了摸脑袋,朝天看去,“嗯嗯,没下雨,的确不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