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请你出去

作者:临山海字数:2574更新时间:2022-09-23 11:03:09
    这个步骤本来就是这台手术的难点之一。

    常规操作是:二助将胃远端、胰头、十二指肠和空肠上段向右侧牵引,三助将肠系膜上静脉向左侧达引,从而显露出从胰腺注入膜系上静脉的三到四条小静脉。

    一助则配合主刀,将这些小静脉一一结扎后切断,然后再行下一步的钩突切除。

    可是这个过程中出了一点小问题。

    三助郭笑林作为胃肠外科的住院总,还是第一次参与胰头十二指肠切除术。

    就算是术前做了大量的功课,对自己要做的工作熟流于心,但手上想要有数,却必须得要真刀真枪地练起来才行。

    这会儿,他用拉钩牵引肠系膜上静脉时,使的手劲儿就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

    人体的血管是娇弱的,对于五十多岁的中老年妇女来说,还要再加上一个脆字。

    静脉破裂,拉钩下端突然鲜血泉涌,迅速淹没了整个术野。

    戴夫的反应极快,立即撤掉拉钩,取了大纱布压下去,申主任也连忙用吸引器吸取积血。

    这时候第一要紧的事,就是找到出血点并止血。

    可是血流汹涌,根本看不清出血点位置。戴夫尝试了数次钳夹和缝扎止血失败,只能再次用纱布压住,示意申主任帮他按压止血。

    这时陶乐动作了。三根毫针就扎在了出血部位的附近,呈现一个品字形。

    她没有用金手指进行修复,因为那样的话,止血之后就会发现根本没有伤口,会将好好的手术,变成了悬疑事件。

    一次还好,以后次数多了,肯定会被人怀疑到头上。

    空间中也不能用金手指治疗,但是口罩男教了她新的针法。

    针灸控脉止血法。虽没有直接修复那么快捷,但效果也是立杆见影。

    出血的速度肉眼可见地放缓了,由泉涌变成了溪流。

    这种变化自然落在了大家的眼中,对于陶乐针灸的功力,又多信服了一层。

    申主任吸清了积血,戴夫也看到了出血点的位置。

    先用无损伤血管钳夹住破口,再用无损伤线进行修补缝合。

    之后,众人才缓过了神,全都将目光集中到陶乐身上。

    陶乐并不愿意成为焦点,眼下也根本不是放松的时候。

    她指指监测仪器,上面显示患者的心率已经升到了120,血压也下降到了80/50。

    在场的都是经验丰富的临床医了,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

    刚才在大出血的时候,用吸引器吸血数量过多,仅抽吸出来的血就达到了1000ML,患者的实际失血量就更多。

    再不尽快补血,别说手术就没法再往下进行,患者的生命都会有危险。

    “使用血液回收机,将吸出的血净化后回输给患者。”戴夫说道。

    “那个,我们确实一直在申请引进这种设备,但现在还没有.”申主任解释道。

    这个设备真该有,每个手术室都该配一台,但不知道为什么,提交的申请总是被打回来,理由是经费不足。

    “先输5U的红细胞。”戴夫没想到一院连这种常见设备都没配,只好退而求其次。

    第一巡回护士拿了医嘱单,一路小跑地去取输血科取红细胞了。

    她刚走,陶乐就问了一句:“要不要再补点液?”

    她是有过惨痛教训的。患者血糖高,凝血功能差,一会儿还会继续失血,光补这点红细胞是不够的,必须要再补至少3000ML的液体,才能保证患者正常下台。

    陶乐发了话,戴夫根本就不多想,立即便同意了。

    “再准备2000ML的晶体,1000ML的胶体。”他说道。

    第一巡回护士不在,杨瑞雪作为外勤,自然是要补上的。

    宋玫就将医嘱单交到她手里:“快去快回。”

    “这个,要去哪里取啊?”杨瑞雪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她以前可从没自己去取过什么东西,这些事儿不都是护士的吗?

    就算她身上穿的是护士服,可骨子里还是个医生啊!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也传到了台上众人的耳朵里。

    在场的人大多都认得杨瑞雪,也知道她出现在这的原因,这也就罢了。

    最惊的人莫过于戴夫。无论是在国内国外,他还是第一次见着这种护士。

    身为巡回护士,竟然不知道去哪里取药剂,这样的人,竟然能混在手术室里,挤进自己的团队?

    他对着陶乐热情亲厚,对别人可并不是这样。

    细致、认真、严格得近乎苛刻,这才是他对团队助手的真实要求。

    “请你出去。以后也不要再出现在我的手术之中。”戴夫的声音不高,说出的话却很重。

    “为什么?我来这里是为了体验您的手术,请您给我一个机会。”杨瑞雪都快哭出来了。

    她可没想到,自己不过是问了一句话,就要被戴夫教授赶出去。

    “我已经和院方领导说过了,只需要最高水准的医护团队。”戴夫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现在,我认为你担不起你的职责,不够格参与我的手术团队。所以,请出去吧,不要让我再说第三次。”

    他把话说到这里了,杨瑞雪就算脸皮不薄,现在也撑不住了。

    但要是就这么离开,她的脸要往哪里放呢?

    “她,陶乐也同样是个规培医,要是我不能待在手术室里,她凭什么就可以?”

    陶乐没想到,自己一言不发,会能引火烧身。

    她刚想说点什么,戴夫就先开口了。

    “你,不能同她比,也不配跟她比。”

    这话一说出来,不仅是杨瑞雪,其他的人也都愣住了。

    怎么在这个外国专家心中,对于陶乐的评价这么高吗?

    不配?我不配和陶乐比?杨瑞雪完全不能理解戴夫的话。

    她和陶乐,在任何地方都确实不可比,无论是家庭还是学业,对方都没资格跟自己相提并论。

    “我不配?她有什么地方比我强?只靠你一张嘴吗?这不公平!”杨瑞雪再也绷不住,直接地喊了出来。

    戴夫摊开手,完全没有继续同她解释的意思。

    他直接问护士长孙玫:“你们一院,护士都是这样没有礼貌,不懂规矩的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