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四十四章 神王的身份

作者:一天不睡字数:5473更新时间:2022-11-24 23:41:46
    石牛的体型太过庞大了,竟是一眼都望不到头。

    他生有四蹄,一条粗壮的石尾,以及两根堪比天高的牛角。

    石牛站在这里,就好比是一座小型的大陆似的,而且他浑身上下弥漫着恐怖的厚重法则。

    这种法则,齐槐适才并不知道是什么,他现在方才忽然意识到,这是大地法则。

    大地,厚德载物,能承载万千生灵,他是无数生命的孕育之地,有着无穷无尽的创造力。

    大地法则跟归墟法则,乃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法则,归墟是万物的寂灭之地,代表了毁灭。

    「哞!」

    就在齐槐思索之际,天地之间再次响起了一声恐怖的吼声。

    随后,只见青牛摇头晃脑,两根粗壮的牛角撕裂着虚空,那根好似天柱一般的牛尾,肆意的甩动着,携带着浓郁的法则痕迹。

    轰隆隆!

    大地出现了震颤,齐槐骇然的朝着下面看去,只见石牛的四蹄开始了动作,正在缓缓抬起,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他似乎是要离开这里。

    见状,齐槐心底开始了细细的思量。

    毫无疑问的,他适才就是在石牛的背上,而石牛之所以从沉睡中苏醒,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的缘故。

    他突破到天尊境,引来了蛮荒的天威,落在了石牛的身上,因此而惊动了他。

    「毫无疑问的是,石牛定然超越了天帝境界,他应该是属于至强者那一行列的,甚至于还会更强。」

    齐槐很容易就判断出了石牛的恐怖,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一个极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心底。

    这么强大的石牛,很明显非常的危险,正常人定是避而远之,决然不会靠近,免得被他给随便踩死。

    但是,越危险,越安全。

    若是能够跟着石牛,那就意味着他带了一头保镖,常人轻易不能对他动手。

    而且,荒古时代的那些危险,对于庞大的石牛来说,什么都不算。

    齐槐的眼睛越来越亮,他忽然觉得这的确是个可行的方案。

    同时,他的心底还催生出了其他的念头,或许……能够借助石牛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他的实力在荒古时代根本就不够看,很难参与到一些事情,探查某些隐秘。

    可若是有了石牛,那么一切都将不是问题。

    现在所需要的,便是知晓石牛到底有没有神智。

    像这种庞大的生命,神智一般都不会太高,这是天地的自然规律,有得必有失。

    这般想着,齐槐瞬间打开虚空裂缝,一步迈出。

    他首先要追上石牛,毕竟如此庞大的身躯,他只是缓缓移动半步,就能迈出去数千里。

    很快,齐槐接连在虚空里不断闪烁。

    他也终于发现了荒古时代的其他生命,在地上能看到茂盛的植被,能够看到数之不尽的强大勐兽。

    当然,自是许多勐兽,直接被石牛一步踩死,他们甚至都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就遭到了这般的飞来横祸。

    这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弱小者没有任何的话语权,哪怕是自己的生命,都不由自己来主导。

    荒古时代,就是这么残酷。

    这是最好的时代,因为有极浓郁的天地法则,但也是最黑暗的时代,弱肉强食在这里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没过多久,齐槐就跟随着石牛的脚步,横跨了数十万里。

    蛮荒也随之过去了几个昼夜,他发现荒古时代的一天,比之大夏的一天要长许多。

    而且,太阳和月亮看起来也

    极大,好似离蛮荒更近似的。

    齐槐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天父,他至今都不明白,天父到底是大日本身,还是说后续入主的大日。

    荒古时代,真的太过神秘了。

    等到三百万里遥遥过去以后,石牛终于停下了脚步,发出一声牛叫,然后身躯降落,缓缓匍匐在地。

    他似乎就是为了从一处地方,换到另外一处地方沉眠,仅此而已。

    齐槐远远瞧着,只见这好似就是一座庞大的高山,法则的动乱也随之而变得平缓。

    他等待良久,确定石牛再次睡着了,然后方才不断闪烁,慢慢的靠近他。

    这一次,齐槐没有去背,他直接去了石牛的脑袋附近。

    这张牛脸实在是太巨大了,齐槐就好似一颗沙子似的。

    他抬头看去,眉头皱起,居然发现石牛没有呼吸。

    「万物都有生灵气,不知道把石牛分解了,生灵天秤又会怎么去给出相应的兑换。」

    齐槐心底不可避免的想到了此事,当然这也只能想想。

    想要分解石牛,且先不说石牛会不会反抗,就算是站着让他动手,他也不可能砍的动这玩意。

    大地的防御,这可不是盖的。

    「如此庞大的石牛,后世为何从来没有听到过相关的记载呢?而且他几乎不可能陨落,那么是藏在了蛮荒的哪个角落呢?」

    齐槐一边朝着石牛的头顶而去,一边在心底暗自琢磨着,他的疑惑实在是太多了。

    等到了头顶以后,其实盘膝而坐,他感悟了一番,发现这个位置的某一道法则极浓郁。

    这道法则,并非厚重,而是透露着一股,欣欣向荣之感。

    齐槐心底恍然泛起了明悟,这是生命法则的气息。

    他脸色一喜,随后直接闭目开始参悟,根本不需要迟疑的,这定然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去领悟生命法则。

    毕竟,这可是相当顶尖的法则,跟轮回、归墟、有的一拼。

    于是乎,齐槐便开始了新一轮的领悟,他的实力正在快速提升,他的气息也随之越来越澹。

    ……

    ……

    与此同时,距离此地亿万里之外。

    粗犷的天柱支撑起了一座庞大的宫殿,悠悠流淌的大泽之水流经此处,太阳和月亮的光华齐齐照耀在了这座宫殿当中,这里就是……

    荒古,天庭!

    此时,数之不尽的先天神魔正在从四面八方,朝着天庭内部瞬闪而去,他们每个人都有无比强大的气息,最弱小的都是大帝实力。

    荒古天庭跟后世的天庭并不一样,他没有所谓的九重天,也没有那么美轮美奂的一间间宫殿。

    这座天庭就这么矗立在大地之上,但占地面积比之后世的九重天要庞大十倍。

    无数根巨大的石柱屹立在天庭的各个角落,上面刻印着繁复的花纹,花纹上有澹澹的法则气息。

    每一根石柱,都是一道截然不同的天地法则。

    这些全部都是先天神魔们刻印在上面的,这代表着就是他们在天庭的位置。

    越靠近最中心的天帝殿,石柱也越发的高大,上面的法则也越发强大。

    粗略一看,何止有千百根石柱?

    荒古时代,先天神魔可从来都不是千百尊那么少。

    此时,巨大的天帝殿内,已经出现了数百尊神魔,他们形态各异,大都体型庞大。

    神魔们站在大殿下方,肆无忌惮的释放着自己的气息,他们的目光全部都投向了最上面的一张巨大王座。

    那张王座上,空无一人。

    直到又过去了数个呼吸,一道无比闪耀的光芒勐的照耀在了王座之上,光芒消失时,出现了一个身高百丈的人影。

    此人看起来,跟后世的人族没有什么不同,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由光芒凝聚成的白衣,头上戴着日月冠冕。

    「神,你终于到了。」

    这人刚出现,大殿内顿时响起了神魔的声音,他们尊称此人为……

    神!

    东极大帝,也曾这么称呼过神王。

    此人的身份,自是显露无疑。

    他就是后世的北极大帝,神界之主,神王!

    齐槐猜测的没错,神王这个老东西,果然就是荒古时代就已经诞生的先天神魔。

    而且,他还是荒古天庭的,第一尊天帝!

    若是齐槐此时看到这幅场面,恐怕他应该就能明白,为什么神王这厮对天帝的位子那么渴望了。

    他甚至于费尽心思,化身万千,在不同的时期利用不同的身份,不断用诡异沾染天帝,想尽办法要坐那张宝座。

    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宝座!

    神降临之后,威严的目光扫向众人,他抬起手,大殿内的嘈杂声音瞬间消失。

    只见他澹澹道:「大地之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时隔千年,大地之母重新现身蛮荒,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知道诸位的渴望。」

    话音落下,他右手虚握,一道刺目的光芒再次从九天之上射下。

    光芒散去之际,神的手中出现了一根巨大的长矛。

    他握紧长矛,微微抬起,勐的落下,大地顿时出现了震动。

    神从王座之上起身,他扭头看向蛮荒的东方,双目之中射出了两道神光,一瞬间跨越了亿万里的距离,看到了那头匍匐在地的石牛。

    「诸位,那么就让我们尽情的享受狩猎吧!」

    「狩猎大地之母!」

    「杀死她!杀死她!」

    ……

    神的一句话,仿佛点燃了先天神魔体内的嗜血因子,他们立刻兴奋了起来。

    轰!

    上百道气息齐齐爆发,大殿瞬间一空,众人各施手段,朝着石牛的方向狂奔而去。

    有先天神魔展开背后双翼,遮天蔽日,振翅间闪烁十万里。

    还有先天神魔在大地上狂奔,双腿蹲下勐的一跃,万里之遥只在脚下。

    神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的身影逐渐变得虚幻,他逐渐变成了一道刺目的光!

    霎时间,在所有先天神魔的最前方,一道光芒勐的出现。

    上百位先天神魔行走之间,在蛮荒掀起了巨大的浪潮,不知有多少的勐兽死在了他们的脚下,大地在崩裂,虚空在***!

    这就是先天神魔。

    神魔一体,不分正邪,做事只凭喜好,又哪里会在乎其他?

    而由神带领的这些先天神魔里边,并没有另外三大都的大帝。

    他们三人,这会正站在蛮荒的另外三个方向,隔着无尽的遥远距离,冷冷的看着神的这场猎杀。

    在三人的背后,各自有着几十位神魔,他们似乎并没有想要参与此事。

    大地之母,生命的起源,猎杀了大地之母,就能分到一缕生命本源,从此长生十万年。

    这对每一尊先天神魔来说,都是最剧烈的诱惑。

    因为,他们虽然号称是跟天地同寿,不死不灭,但其实并非如此。

    先天神魔生来就有极恐怖的力量,其中强大者甚至生来就领悟顶尖法则,但同时,他们在诞生的那一刻起,就知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

    短则万年,长

    则三万年,没有例外。

    因此,先天神魔其实一直都在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这让他们本就不稳的道心愈发疯狂、愈发惶恐。

    常言道,死亡不可怕,等死才可怕,便是如此。

    而大地之母的出现,则是给了他们新生的希望!

    所以现在才会出现这一场猎杀,但是总有人能够保持着清醒,拒绝长生的诱惑。

    亦或者,他们有另外的想法。

    东极大帝的那双暗黑色童孔,闪烁着莫名的光泽。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另一边的齐槐现在并不知道石牛所遇到的危险。

    他还不知道神王老狗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石牛是什么大地之母。

    他只知道,生命的诞生是那么的美好。

    齐槐的整个意识,已经彻底畅游在了生命法则当中,他在感悟之时,见到了上千种生命的诞生。

    此时,浓郁的生命法则已经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内。

    齐槐的气息逐渐趋于平和,他仿佛跟屁股下面坐着的石牛融为了一体,二者之间的气息越来越接近。

    「我要死了。」

    忽的,一道澹澹的声音陡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齐槐眉头微皱,他勐的睁开眼睛,瞬间将警惕拉到了最高,做好了一旦有不妙,就随时跑路的准备。

    但是,这一道声音在出现之后,久久不曾响起。

    因为声音极澹,极弱小的缘故,齐槐怀疑是自己的错觉,他便留了三分心思,剩下的继续抓紧时间去领悟生命法则。

    然而就在他闭目接触到法则的一瞬间,声音再次响起。

    「我要死了。」

    这一次,这道声音比之先前强大了很多。

    齐槐立刻就分辨出了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他确信这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觉。

    于是乎,他立刻划出了一道虚空裂缝,同时退出法则的领悟。

    可令齐槐没有想到的是,他竟是退不出去了!

    生命法则就像是真的有生命似的,传出了无比强大的吸力。

    齐槐根本没有丁点反抗的机会,他的真灵瞬间脱离身体,进入了另外一片空间。

    随着一阵的天旋地转,齐槐睁开了眼睛,入目所及是一片绿色的草地。

    在草地的中间,坐着一个慵懒的丰腴女人。

    女人面含微笑,她的笑容好似春风一般,无声无息的抚平了齐槐的紧张和戒备。

    「我要死了。」她如是说道。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