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四十三章 天尊

作者:一天不睡字数:5274更新时间:2022-11-23 23:51:34
    坠落,无尽的坠落。

    这次和以往果然不一样,齐槐清晰的感受到了意识正在逐渐脱离他的身体,好似在虚空中不断拉扯。

    似乎是一瞬间,又似乎是一万年,或者是更久。

    总而言之,齐槐已经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

    等到他再次恢复清明时,扑面而来的一股子荒芜的气息。

    这不是一般的荒芜,跟他在山海关之外的蛮荒,以及回到远古时代感受到的蛮荒,都不太一样。

    这里的荒芜更加猛烈,亦或者可以说是,更加的古老。

    视线从模糊到清晰,齐槐睁开了眼睛,同时他瞬间放开了自己的感知。

    方圆万里,几乎是立马就被笼罩。

    这就是他现在的强大之处,虽是半步天尊,但他这个半步可跟其他人完全不同。

    「什么都没有……」

    齐槐缓缓皱起眉头,他的感知里毫无任何的东西,就连一根杂草,一颗石子,一只虫子都没有。

    他差点以为,自己是来到了一处死地。

    入目所及除了由石头组成的大地,便是荒芜的气息。

    很明显,想要分清楚到底回到了哪个时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齐槐没有忙着去朝着远方探索,他闭上了自己的双目,开始去感知此方天地之间的法则。

    法则才是最主要的东西,他能否晋升天尊,甚至于更高一步,就全看这一次了。

    感知一开始,齐槐的脸色就出现了变幻,他的眉头逐渐紧皱。

    良久之后,他方才睁开了眼睛,眼底深处满是惊愕之色,喉咙滚动,缓缓咽下了一口干涩的口水。

    齐槐惊呆了。

    他从来不敢想象,天地法则居然还能这么浓郁。

    打个比方,他在大夏的时候,领悟的法则就像是一滴水。

    后来,齐槐第一次回到远古时代,他领悟的法则可以说是一盆水。

    而现在,简直就是一片大海!

    他几乎可以说是,正在法则之海中不断的肆意遨游。

    荒古时代,还是上古时代?

    齐槐根据法则的浓度,就已经做出了一番推断。

    他更倾向于前者,也就只有这么浓郁的法则,才能造就出那般强大的先天神魔了。

    「不过,居然是荒古时代,麻烦了……」

    齐槐的喜悦只是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很快他就想到了将会遇到的各种麻烦。

    首先就是,这里的战力太高了。

    他一个半步天尊,放在远古时代也能跟至尊打个平手,只要躲着点大帝就行了。

    可在这里,他全部都得躲着。

    先天神魔的恐怖根本不用多说,就算他是至尊境,那也得躲着。

    简而言之,这里遍地都是危险,走错一步都有可能会身死道消。

    这就意味着,齐槐不可能去调查一些真相了。

    譬如神王到底是谁,天父跟他之间又有什么关系,诡异的源头究竟是什么。

    以及,这么强大的先天神魔,如此恐怖的荒古时代,又是因为什么而落幕的。

    这是根植在历史长河深处的秘密,但是现在的齐槐能够回到历史,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探查真相。

    这无异于是一件极失落的事情,可齐槐没得选择,他已经做好了就在这处死地,一直修炼到时间结束为之。

    至于说各种隐秘,等到他回到蛮荒,晋升大帝以后,再去找几具先天神魔的尸体,然后回来探查吧。

    「唉,我还是太弱了……」

    齐槐感慨道,然后随手掐出了一道阵符,推入了虚空当中。

    自从他领悟大衍阵道以后,他现在布阵比之先前简直不要太轻松。

    阵符进入虚空以后,自行生长出数千道阵纹,结成了一座大阵。

    该有的防御,还是要有的,不能因此而懈怠。

    虽然,这玩意根本不可能挡得住先天神魔,但若是真发生了变故,能够拖延那么一瞬也是好的。

    有时候,能否活着,看的就是这一瞬间。

    推出一道阵符以后,秦陌又继续打出了数十道阵符,全部都隐入虚空。

    随后,他便盘膝而坐,闭目凝神。

    精神世界内,齐槐的真灵同样如此,他坐在那座搭建了一半的天尊殿内,一层金色的光芒笼罩了他。

    那是人族的气运,有气运加成,对蛮荒会更亲近一些,能够更好的领悟天地法则。

    因为,现在天庭还没有重新建立,新的天帝还没有出现,人族虽没落了,但依旧有着极大的优势。

    紧接着,意识悄无声息的散发而出,一层层的弥漫而上,仿佛进入了混沌当中。

    无数道驳杂的气息齐齐涌现,将他包裹在内。

    这就是数不清的天地法则,现在根本不需要齐槐做什么,就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对法则进行剥离,齐槐要找出他想要领悟的。

    现在,对他而言,剑道、阵道、虚空一道,这三个都已经领悟了各自的独特法则,可以先放一放。

    而水之一道,毒之一道,还有火之一道,是他接下来的目标。

    至于说轮回大道,这个放在最后,这是极其顶尖的天地法则,领悟起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齐槐不可能说为了这一道法则而浪费大半的时间,他现在的第一要务首先是晋升天尊。

    时间就这么悄然流逝,小半天之后,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领悟的法则。

    齐槐直接一心三用,同时领悟。

    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费什么劲儿,他早就习惯了……

    于是乎,两个月转眼间就过去了。

    此时,山海关那边的五人,还在持续不懈的对四大都的人发动着骚扰,他还有时间。

    而另一边的齐槐,他现在的模样,有些变化。

    只见他的头顶,竟是不断的落下一滴滴的水珠,这些水珠直接进入了他的身体。

    水珠越来越大,就像是一串珠子似的。

    齐槐的身体本就有时空长河的水流包裹着,这会却是又多了一层。

    水流滚动之间,遮掩住了他的面容,仿佛是在他的脸上戴了一层雾罩。

    某一刻,他忽然伸出了手,掌心朝上,五指摊开。

    头顶的无数水珠,仿佛找到了宣泄地似的,瞬间涌入了他的手心,汇聚成了一颗水球。

    水球不断变幻形状,越来越大,几个呼吸之间直径就足以数丈。

    齐槐睁开了眸子,缓缓一笑,忽然弹了一个响指。

    啪嗒!

    水球瞬间散开,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似的,直接消失不见。

    这就是他领悟的独有的法则,水之一道:海纳百川!

    啪嗒!

    又是一声响指,周边的无尽虚空忽然齐齐出现水流,朝着手心汇聚,再次聚成了一颗水球。

    似乎,刚才根本没有消失过似的。

    这个新法则,进可攻,退可守,最是均衡。

    海纳百川,讲究的就是两个字,包容。

    因此,当法则覆盖身体时,可

    以削弱对方的攻击,抵消一部分的力量,齐槐的保命能力再次增强。

    同样的,若是覆盖的是敌人的身体,那么就会化成强大的利刃,将其碾压而死。

    这是齐槐两个月以来,领悟的第一道法则。

    而他之所以能这么快,那便是因为生灵天秤直接给了他水之法则的缘故。

    齐槐再一次认识到了生灵天秤的恐怖。

    与此同时,他的精神世界中,那座天尊殿的搭建,直接加快了三分。

    齐槐嘴角翘起一抹笑容,随后再次闭上了眼睛,继续领悟。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个月,他的身体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道诡异的花纹,仿佛是某种烙印一般。

    这种花纹,散发着极诡异的气息,似乎只要看一眼,就要中毒了似的。

    他的身上也随之浮现出了另外的东西,那便是……不灭之躯!

    先前就已经说过,不灭之躯跟他的万毒之体出叠加到了一起,出现了变化,开始自行领悟法则。

    现在,借助于此,齐槐终于彻底的领悟毒道法则,同时从中领悟出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就是,毒道:不灭!

    顾名思义,他的毒道法则将会从虚空中自行吸纳力量,不断的去侵蚀他人,就好似跗骨之蛆似的,想要祛除极难。

    这看起来跟大衍差不多,但其实有本质差别。

    大衍阵道是自行衍化,比之毒道要高级的多。

    随着毒道的领悟,齐槐的天尊殿,也算是彻底成了。

    精神世界内,他端坐在火焰王座上,手指不断挥动。

    阵道自行演化,将大殿的各个骨架全部都填充完整,水道法则覆盖其上,虚空法则开始匍匐。

    随后,毒道法则涌动,殿内出现了数不清的杂乱符纹,好似壁画一般。

    而最后,剑道法则悄然而至,化作了一柄古朴的长剑,好似从天外而来,瞬间跨越亿万里,狠狠的插在了王座之旁。

    精神世界内的震动,就此停止。

    齐槐的视线缓缓扫过,看着这座宏伟的大殿,胸中好似有万里河山。

    什么是天尊?

    天亦要奉为尊者,便是天尊!

    齐槐的手掌缓缓握住了王座旁的那柄剑,同时他慢慢起身,剑随身走,从地下一寸寸拔出!

    这一刻,风云变色!

    五道法则铸就而成的天尊殿,这是从古至今的第一人!

    轰隆隆!

    一道雷霆猛的从天而降,狠狠地劈在了齐槐的身前。

    与此同时,他的精神世界中,一样有一道雷光闪过。

    而就在雷光闪耀的一瞬间,齐槐手中的长剑彻底拔出,他猛的出剑,于千钧一发之际,斩断了雷霆!

    天威浩荡,那又如何?!

    无穷无尽的力量开始涌入齐槐的身体,涌入他的精神世界。

    匍匐着的黄金巨龙睁开了眸子,发出一声高昂的龙吟,数之不尽的人族气运落在了天尊殿之上。

    在大殿门口的牌匾上,自行浮现出了两个人族的古老大字。

    天,尊!

    此刻,齐槐睁开了眼睛,哈哈大笑一声。

    谁能想到,三个月内,他就彻底晋升天尊境,而且还是前所未有的五法则天尊呢?

    齐槐此刻的心情,极好。

    他将快速破境的希望寄托给时空宝珠,果然是没错的。

    但就在下一刻,脚下的大地忽然出现了轻微的颤动。

    这种异常,极微小,但是齐槐现在的感知相当的敏锐,他眉头立刻皱起,盯着

    眼前的荒芜地面。

    同时,他悬浮到了空中,做好了一旦有变故,随时就准备用虚空裂缝离开。

    荒古时代就是如此,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颤动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变得极剧烈了起来。

    齐槐的警惕已经升到了最高,他眉头挑起,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是有重宝出世?

    但是他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一丝气息。

    「哞!」

    一声嗡鸣忽然响彻在了他的耳旁,差点震碎了他的耳膜。

    这个突如其来的叫声,竟是有着堪比顶尖大帝的恐怖力量,若是换成其他人,怕是要直接被震死在这儿。

    见状,齐槐不敢再有任何迟疑,他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了万里之外。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里的大地也在剧烈的颤抖!

    齐槐人傻了。

    他正准备继续迈入虚空,却发现天地之间的法则居然陷入了紊乱。

    细细感知一番,这才发现,有一道无比强大的古朴法则,忽然比之其他的要浓郁了数千倍,直接将他们压在身下。

    与此同时,齐槐忽然发现大地居然在快速上升,他也只得爆发出极限速度,飞快的朝高空飞去。

    他根本不敢朝着其他方向飞,因为大地上升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但还好他的鲲鹏极速不受影响。

    就这样,十几个呼吸闪过,地面的震颤终于停下了,法则的紊乱也随之停止。

    只是,天地间还是会每隔一段时间响起一声蕴含着恐怖力量的叫声。

    「哞!」

    齐槐懒得去管这是什么玩意,适才他已经见到了荒古时代的恐怖,赶忙趁着这段时间,爆发出虚空法则,接连闪烁而出。

    他一直闪烁了大概九万里,眼前终于一空,离开了那片***的大地。

    齐槐松了一口气,他扭头看去,但下一瞬便瞪大了双眼,满脸的震惊。

    他居然看到了一头数万里高的……

    石牛?!

    「难道说,我刚才一直都在他的背上?」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