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五章人生旅途第二步 (五)

作者:车夫字数:5530更新时间:2022-08-06 10:07:32
    与春同行六十年

    第九十五章

    人生旅途第二步(五)

    基建处在一楼最东面,一间处长室一间业务办公室。在处长室门外车宏轩伸手敲敲门,侧头将耳朵贴进门听听里面有没有反应。

    “请进。”门里传来带有几分沙哑的一声。

    车宏轩轻轻推门进去,就见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正捧着饭盒吃饭。这人个子有一米八十左右,身材挺直,大长脸小眼睛,嘴巴乍一看似乎有点歪,细看却难以断定。长相有点老成,但眉宇之间却露出干练的气质。

    车宏轩礼貌地问:“请问您是赵主任吗?”

    赵主任放下饭盒,咽下饭,歪头端详着车宏,似乎有些疲惫地问:“没见过你呀?”

    车宏轩面带外交官似的微笑,走上前回答说:“是任总让我来找您的。”

    “请坐。”赵主任用嘴巴指指对面的木质沙发,然后问:“是业主还是施工队伍?”

    “施工队伍的,立春装修公司。”车宏轩坐在沙发上,把烟放在茶几上回答道。

    赵主任轻轻晃晃头,皱起眉,似乎自言自语地嘟囔一句:“立春装修公司?没听说过。”

    “我们是年初才刚刚成立的,来您这里找点活干。”

    “既然领导有话你就报个名吧,把营业执照、税务登记都给我。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你,不能拎着两条烟到处乱串,把我们这里看成什么了?”

    “好的,下不为例。”车宏轩脸红一下回答说,然后拿出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的是营业执照、税务登记和企业资质等手续,递给赵主任。

    赵主任打开文件袋看看,嘴里说:“下半年开始装修,现在来报名的都是外地的大厂家,竞争会比较激烈。”

    “希望您能给我们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赵主任草草看几眼这些文件,放下文件袋看着车宏轩说:“我们这里装修分两块,一块是自营的,一块是招商的。自营这一块我们管,没有预付款,活干完验收合格付款。验收不合格一分钱不给,自行扒掉。这一点你可要想清楚,没有实力不要来,风险很大。招商那块装修方案由业主自己委托设计,报我们审批,施工由他们自己组织。这些单位管事的都是非常精明的商人,能算到骨头里去,想从他们身上挣大钱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当然,买的再精也没有卖的精。关于施工队伍,当然需要我们认可。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是不是想进来你们自己考虑清楚。”

    “我们非常希望进来,请赵主任在情况允许的条件下给予帮忙。”

    赵主任笑了说:“真还不知道我们身边竟然有这么大的装修公司,注册资金上百万。好,既然领导已经同意了我没有意见,回去等待,需要的时候会通知你。”

    “谢谢赵主任。我们能不能出去吃点,正好我还没吃呢。”

    “不不不,我已经快吃完了。”

    “赵主任可不可以把电话和BB机给我,方便联系。我家是农村的,七七年考到这里来,身边朋友不多,希望以后能跟您多多交往,做个真正的朋友。”

    “你很会说话。”赵主任递给车宏轩一张名片。

    车宏轩也赶紧捧给赵主任一张名片。

    又聊几句,车宏轩知道不方便谈没完,便站起身告辞。

    赵主任也懒洋洋站起身,准备送车宏轩,他指着茶几上的烟说:“别忘了带走。”

    车宏轩笑了说:“这是给任总带来的,他不吸烟,他让我带给你。”

    赵主任笑了说:“看来你也是第一次见到任总。”

    “是,银行领导介绍过来的。”

    “任总不吸烟是真的,但他不会说把烟送给我。无功不受禄,你把烟带走,这样我们才好往下交往。”

    “赵主任见外了,烟酒不分家,您就别难为我了。”

    “绝对不行,你要是不拿走以后我不会再见你。别让我多说话了,每天在工地连喊再叫的嗓子很难受。”

    不好再说什么,车宏轩只好拿着烟离开。

    出办公楼大门的时候,正巧碰到任总下楼。

    “怎么没送出去?”任总歪头眯缝着两眼嘲笑地问。

    车宏轩机敏地转而问道:“您要出去?”

    “什么您呀您的,你不觉得这么说话有些虚头巴脑吗?就两条烟你都送不出去,还能干点什么?”

    车宏轩一脸茫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任总噗嗤笑了说:“学吧,事事通晓皆学问,人情练达是文章。”

    对这种故弄玄虚,车宏轩木然地站在那里。

    “这叫抛砖引玉,慢慢你也许会明白。”

    说完,任总歪戴个礼帽扬长而去。

    车宏轩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好一会才离开。

    两天后,赵主任给车宏轩单位打电话,是谢厂长接的。

    “我是商业大厦基建处,姓赵。”

    谢厂长听车宏轩说过商业大厦这件事,便赶紧客客气气地说:“你好你好,有什么事请吩咐,我是管生产和供应的副厂长,姓谢。”

    “问你件事,你们这个公司的管理人员都是来自哪个单位?”

    “我们都是向远方公司的。”

    “你也是?”

    “是啊。”

    “什么单位的?”

    “生产准备处的。”

    “有个赵启明认识吗?”

    “那怎么不认识?你问问他,生产准备处就我一个人姓谢,我们俩都是工人出身,在一起工作多年。”

    “听说过、听说过,赵启明是我老父亲,已经退休了。我管你叫谢叔吧,你们单位能不能干铝合金隔断?”

    “我就是干铝合金出身的,这你老父亲做清楚,把活交给我没有任何问题。”

    “要是那样这两天你们过来一下,最好把设计员也带过来。”

    “铝合金隔断用不到设计员,你把门的位置确定好,我量量就可以出分割图,分割你们认定了我们就可以施工。”

    “好的,我等你们,见面再聊。”

    谢厂长撂下电话赶快去体育场找正在遛弯的车宏轩,汇报了这一特大喜讯。

    车宏轩说:“我这有两条烟你带上,再备点东西,晚上你去看看赵启明,明天我们再去商业大厦。”

    “不用带东西,这老赵是个老实人。”

    “现在是商品经济时代,按我说的做。别忘了,当官不打送礼的。”

    “行吧行吧我试试,要是他不要我再带回来。”

    “千万不能带回来,这是任务。”

    “好吧。”谢厂长显得有些不情愿。

    晚上,谢厂长买了东西去看望老同志。

    第二天,车宏轩带领谢厂长、于厂长和一个铝合金安装队队长去商业大厦看活。

    商业大厦的活从九二年六月份起,一直干下去,每年都有上百万的工程,让车宏轩挣的盆满钵满。

    银行的活干到一九九二年年底全部结束。

    到九二年年底,车宏轩已经有上百万利润,为了抵御风险,他一分钱不敢动,全部放在银行账户里。

    一九九三年春节后,商业大厦工程立即开始施工。他们承揽的是一楼金店工程,正在报价的还有两家服装商场。

    这时候车宏轩已经和三个内装修工程队开展长期合作,全部都是安徽木匠。还和一个来自铝窗公司的施工队伍建立了合作,施工了商业大厦全部的铝合金隔断工程,产值达到百万。

    车宏轩还是觉得活不太多,还在四下跑工地。因为他心里明白,有活了企业才有活力,一旦没活了那将是非常困难的局面。

    三月初的一天,家住体育场院里的一位杜大哥找到车宏轩,未语先笑,问:“兄弟,忙什么哪?”

    这位杜大哥今年将近五十岁,个子不高,不超过一米七十。因为是部队出身,胸脯总是挺得笔直。平时好喝酒,啤酒肚和胸脯一样鼓起。

    因为这位杜大哥在体育场工作,应该是车宏轩企业的领导机关,他不好怠慢。

    其中还有一个原因,体操房西侧是一栋二层办公楼,属于西厢房。一楼住有几户人家,其中就有杜大哥一户。这几户人家有的是部队转业来的,有的是农村搬进来的,都是没房住的。

    体操房东侧也有几户人家,住着破烂不堪的平房。其中有位老胖太太,是杜大哥的老母亲。

    车宏轩公司开业后,经常从工地拉回废木料,留作冬天烧锅炉点火用的。

    杜老母亲自己开火,当然每天都要烧火,便经常过来要点废木材。

    谢厂长很抠,每次给的那点令人寒心。尽管车宏轩告诉他多给送一些,可他当作耳旁风。没办法,车宏轩安排工人拉了一“132”(小型货车)废木料,送给杜老母亲,还给垛起来,足够老人家烧一年的。

    为这事,杜大哥特意过来感谢车宏轩。

    有这些原因,车宏轩哪能不客客气气,他站在杜大哥面前客气地回答道:“没什么,不算大事。”

    “这样,晚上让你嫂子炒两个菜,我们哥俩喝两杯。我家就那个条件,兄弟你别嫌弃。”

    “杜大哥说远了,晚上我一定过去。”

    “好,六点钟准时,我就不再过来请你了。”

    “一定一定。”

    到了晚上,车宏轩准时过去。

    原来还有一位姓沈的杜大哥的战友也来赴宴。

    这位姓沈的战友在区一级工商局工作,年龄和杜大哥相仿,个头和胖瘦也差不多,如果说他们是哥俩也许没人怀疑。只是这位沈大哥穿一身笔挺的西服,打着领带很讲究。精神头也更好一些,一看就像个领导样。

    饭局还没开始,杜大哥便说:“今天喝酒不是关键,关键是介绍你们两个认识,以后做个朋友。”

    沈大哥笑了说:“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们找个好点的饭店,那多敞亮?”

    杜大哥说:“不怕你们笑话,我上有老下有小请不起大饭店。”

    “还用你啦?”沈大哥反驳道。

    车宏轩给沈大哥点上烟,笑了说:“是,找机会我请你们两位。”

    杜大哥郑重其事地说:“不在喝酒,在于说正事。车老弟,我这沈大哥在政府部门工作,权力很大,要不是因为战友的关系,决不能到我这小破屋来喝酒。老沈,我这位车老弟买卖做的风生水起,从开业到现在我就没见他们闲着过,说明为人非常到位!现在看来车老弟不仅仅是万元户的问题了,闹不好是十万元户或是几十万元户。不是我们哥们处得好,也不会到我这里来喝酒。闲话少说吧,上次战友聚会我才知道,老沈你手里有三个大市场的售货亭要干,我老弟就是干这个的,我做个红娘,给你们牵线,看看能不能合作。但有一条我得说清楚,我明明白白做人,坦坦荡荡做事,办这事我不图一分钱、一杯酒,看你们俩都够道才介绍一下,成了更好,不成今后我们也是朋友。”

    车宏轩眼前一亮,不失时机地说:“即便不能合作,沈大哥你这位朋友我也交定了。”

    沈大哥笑了说:“你这直率的脾气我喜欢,我们要做个朋友。”

    车宏轩说:“这样,趁着现在还没喝酒,请沈大哥去看看我公司。”

    杜大哥说:“走吧走吧,看看有个印象,起码知道是不是皮包公司。”

    “也好。”沈大哥站起身。

    三人立即到车宏轩公司看了一圈。因为厂房里除了几台加工铝合金的设备,并没有什么可以体现实力的东西。

    车宏轩赶紧介绍银行工程,商业大厦工程。

    沈大哥说:“这样,后两天我让市场管理人员去看看你们的活。我们要搞的售货亭,质量要好,功能要全,价格还不能高。这些售货亭都要卖给业户,要经得起千家万户的认可。”

    车宏轩不失时机地表态:“这样,我们负责设计,拿出几套方案,让市场管理人员征求业户意见,然后我们做出样板,让用户按照实物说出意见,然后我们再大面积施工。我还可以承诺,售货亭我全部垫资施工,你们卖完了再给钱,卖不完的我免费收回。”

    沈大哥瞪大眼睛说:“你这有诚意!有了这个承诺这件事问题不大。不过卖不出去是不可能的,每个摊位都寸土寸金,几千元的摊位,转手就卖几万。不付预付款也没必要,业主必须交款我们才能卖给他。现在登记都是老用户,新来的拿多少钱恐怕也买不到。”

    “会是这样?”车宏轩并不了解市场情况,感到惊讶。

    沈大哥说:“就连我自己想买一个都很难。”他转而问:“你有没有考虑售货亭的基本结构应该怎样?”

    车宏轩想想说:“具体结构还要等我们设计人员拿出设计来,特别是结构,要计算强度,要经得起使用和经常挪位。”

    沈大哥点点头说:“正确。”

    车宏轩继续说:“我现在考虑,骨架采用型钢的,门脸采用铝合金的,壁板采用岩棉保温以便防火。你放心我们绝不会偷工减料。制作完的产品我们可以做二十年的质保期承诺,有问题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

    沈大哥干脆地说:“不错不错,今天来喝酒完全正确,有了意外收获。不过你说的保质期二十年没必要,二十年我在不在人世都不知道呢,留那个罗乱没必要。保修承诺也要慎重,不能给我们自己挖陷阱。”

    杜大哥说:“走,我们回去喝酒,边喝边聊。”

    几人回去喝酒。

    三天后,车宏轩陪三个市场管理人员参观银行和商业大厦工程,完了在新开的火锅店吃火锅。这家火锅店是北京来的,很火,几人没多久便是大汗淋漓。幸亏没有女同志,干脆光膀子喝。

    很快,一百多万的售货亭工程签订。

    施工的时候,满体育场都是售货亭,场面蔚为壮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