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7章可怜虫

作者:日暮风鸣字数:2785更新时间:2022-08-06 10:07:40
    白隐当初一时心软随手就将年幼的他们转化成了二代。

    今天是一百五十岁成年后的第一天,因此所有人都显得急不可耐起来。

    山窝窝里待久了,觉得日子难受是必然的。

    因为他们经常会偷偷跑下山。

    毕竟见识过外面的繁华世界,谁又甘心窝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呢。

    白隐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将克莱劳拉·亚克他们留在这里。

    只是觉得小崽子们年纪太小。

    更何况当时正值战乱,特别容易出事,所以才一直拘着他们。

    这世上最不纯粹的就是人心。

    黑白两面,深深浅浅,谁又能完全看得通透呢。

    白隐准备礼物的时候只是想给几个小崽子们惊喜。

    毕竟每个人都有份,只是需要他们在城堡里寻找罢了。

    哪怕找不到也没关系,最后离开的时候,自己也会默默把东西送出去。

    只是谁能想到竟然为了争夺所谓的‘礼物’,彼此之间痛下杀手。

    这些事情的发生,白隐其实心里隐隐有预感。

    他只是有些不太愿意相信,就仅仅只是为了‘礼物’能够提升力量而自相残杀。

    那过去的一百多年到底对于他们而言是什么呢?

    内心不由得多了一抹失望。

    胸口有种空空荡荡的感觉。

    到底失望的是什么呢?

    欲望与人性交织形成的肮脏与丑恶,又或者是觉得自己失败到连身边的人都能够被收买呢?

    不知道,或许都有吧。

    要知道不仅仅是深达的命,这里所有人的命都是白隐救下来的呢。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呢?

    可能是他们活得太久的缘故,浮躁的心性被所谓的繁华迷失了本心。

    白隐并未真正地付出多少心血培养这些人,他本质是个冷心冷清的人。

    见识过太过悲欢离合以后,情感付出得太多又没有任何回报是会麻木的。

    他救这些人只是觉得日子有些无聊。

    活得久,又死不了,就只能自找乐趣喽。

    相处的时间久了难免会有一些感情,毕竟白隐的心又不是木头做的。

    所以失落是有的吧。

    只不过仅仅一瞬间罢了。

    “能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到时候就把事情推到其他人身上,我有事情明天就会离开,收拾收拾东西咱们今天晚上就带着东西离开。”

    克莱劳拉·亚克从容镇定地吩咐着,他必须找到那样东西。

    否则……以如今的实力还是不够。

    若是找不到,就只能用另一个手段了。

    自己可从来不打无准备之战呢。

    “好,趁着首领还没有回来,咱们迅速拿了东西走吧。”

    深达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多了一股危机感,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的来源。

    只是觉得越快离开越好。

    首领亲自吩咐让这些人打架完以后离开,若是一旦知晓了自己的背叛。

    深达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他可不想体验对方凌厉的手段。

    那可是一个拥有这天使容颜的魔鬼呢。

    虽然说离开这一天首领不会回来,可是万一对方提前回来呢。

    所以能早一点走就早一点走。

    哪怕尸体都已经处理好了,可是那股惶惶不安始终无法消除呢。

    克莱劳拉·亚克轻笑一声,瞧着某人已经开始冒冷汗的模样,神情流露出一丝嘲讽。

    “血族首领又怎么了?”

    “还不是一个孤家寡人的可怜虫。”

    两人相视一眼化作一抹残影进入了城堡内部。

    小团子担忧地瞥了一眼白隐,她刚才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说臭哥哥是个可怜虫诶。

    怎么可以这样呢?

    苓萝不知道臭哥哥和他们具体是什么关系,但肯是认识的,甚至关系匪浅。

    被身边的人这样说,一定非常伤心吧。

    她不由得伸长了胳膊,伸手想要摸一摸白隐的头,够了半天够不到,最后只能放弃了。

    小团子叹了一口气,双手宝贝般地捧着一缕银白色的长发,垂着脑袋弱弱出声道:“如果你都是可怜虫,那被臭哥哥欺负的萝萝不是超小可怜虫了嘛。”

    “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白隐面无表情的冷脸忽然缓和了不少,指尖卷着小家伙的一缕银白色长发,眼底透着几分无奈与好笑。

    “你挠人家咯吱窝,你不是欺负萝萝是什么?”

    苓萝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地瞪着对方,精致可爱的小脸微微涨红,粉嫩得让人想要咬一口。

    “噗,哈哈哈哈。”

    白隐像个疯子那般大笑了起来。

    空气都散发着愉悦的信号。

    他没有一句解释,因为毫无必要。

    虽然当时只是想要哄小幼崽别哭了,但是这个欺负也有那么一点。

    不觉得把可可爱爱的奶团子弄哭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吗?

    当然真的听到哭声以后,不忍心反倒是白隐。

    因为他觉得把人弄哭会背负上一种莫名的愧疚。

    偏偏萝萝乖巧可爱的时候,白隐又特别想逗弄对方。

    他这种恶趣味持续了许多年,至少每个养过的崽都惨遭毒手。

    小团子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臭哥哥?”

    苓萝小声呼唤了一句,对于某人突然大笑的行为就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般。

    唉,大人总是奇奇怪怪。

    她怀疑这个臭叔叔再这样笑下去,说不定脑子都笑没了。

    白隐抱着小团子从城堡顶端一跃而下,那高度至少得有七八十米。

    换个正常人都能摔成肉泥。

    然而某人可是血族呢。

    落地的时候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砸出来,就放一片默默飘落的绿叶。

    “呜,臭哥哥。”

    苓萝紧紧抱住了白隐的胳膊,眼睛死死紧闭着,半点也不敢睁开。

    耳边充斥着空气被划破的响动。

    她严重怀疑这个家伙公报私仇。

    居然毫无预兆就跳了,连个招呼都不带打的。

    吓死人家啦。

    先前萝萝还同情臭哥哥,他果然是个坏蛋,哼唧唧。

    白隐是故意的吗?

    他当然是故意的。

    或许仅仅只是想要掩盖不知道如何表达的情绪吧。

    至少不想让自己表现得那么脆弱。

    我白隐可是血族首领诶,谁需要一只小幼崽多余的关心了。

    孤家寡人又怎么了,一个人不是挺好的嘛。

    他不会孤独的,绝对不会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