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七章 金秋九月

作者:捂脚大汉字数:2798更新时间:2022-05-14 15:53:23
    金秋九月,正是秋收的好日子。

    稻香四溢,农名们一个个脸上露出欣喜的样子。

    今年大丰收!

    距离上次【王剩事件】已过去几个月了,李开河将所有关于王剩的事情都告诉了王老汉,当然除了穿越以及一些特别隐秘。

    因为仇人(王剩)已死,王老汉也释怀了。

    没过多久,就告诉了阿姆死因。

    事实上,

    李开河已经知道了,但在李开河强烈要求下,王老汉道出了阿姆死因,跟李开河记忆中的死亡方式,差不多。

    没办法,【系统任务】是要求,是从王老汉口中得知阿姆死因。

    …………

    王家村外,共有六个人站在船板上,其中华服青年打量着滚滚长河,心中豪气顿生,感概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王老汉,我走了,自己保重身体啊!”李开河立于小船边沿,大声朝岸边的王老汉挥手说道。

    王老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河面上的小船逐渐远离。

    事实上,王老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泪水不经打湿脸颊,喃喃道:“娃子,娃子……”

    “唉,回去吧!”里正拍了拍王老汉的肩旁,叹息一声。

    ……

    初晨如线,洒在水面上,泛起点点光芒。

    碧波如洗,滚滚涛水自东向带着一艘小船西顺势而下。

    见此情形,李开河诗兴大发,爽朗笑道:“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啊。”

    “嗯?”

    坐在小船上的华服青年猛然一怔,浑身酥麻,

    听到李开河这一介草民,竟会说出如此次诗句,讶然道:“王二狗,莫不成你学过诗词?”

    刚才还兴致高昂的李开河,

    顿时有种想要暴打这人的冲动,心里嘶吼道:“王二狗、王二狗!就他妈知道王二狗,老子叫李开河!”

    华服青年看见李开河嘴角微微抽动,好像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你离别时已经跟你父亲改了个小名,叫李开河是吧?”

    李开河瞟了他一眼,有心不搭理他,但这艘小船也是他包下来的,想想还是妥协道:“是的,尹青公子。”

    看着低眉顺眼的李开河,尹青顿时失了交谈的兴趣,百无聊赖的瞅着一名老船夫在划船。

    事实上,老船夫也只是偶尔站起来拿竹竿掌掌大致方向,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西部桂林郡,而这水流是向西而流的,只要把握好方向即可到达西部桂林郡。

    得亏了王家村外的这条河流,不然的话,如果他们走旱路,最起码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更别说中途会遇到多少土匪和其他危险。

    而水路则避免了很多问题,省时省力!

    中午,虽是已经到了九月份了,但‘秋老虎’不容小觑啊。

    此时,尹青还有四人坐在船舱内部,但因为阳光实在太强烈,即使在船舱依旧是热得很。

    船舱前后两个通风口各有两人,至于船夫则在外面,船夫拉客几十年了,早已不惧灼热,从他皮肤黢黑就可以看出很多事情了。

    对此,李开河只能竖起大拇指,叹道:“术业有专攻啊!

    然后,他从背袋里掏出几个馒头和一小罐咸菜,分了两个馒头给旁边模样老实的汉子。

    这老实汉子是王家村里正的独子,名叫王显贵,很俗的名字,当然身份也说不上显贵。

    从其衣着布衣就可以看出来,但他爹好歹也算是一里之长,比起李开河也算得是身份显赫了。

    “不用!”老实汉子身材壮硕,朝他挥手,然后大手取下背袋,掏出一个坛子。

    李开河赶紧上前瞅了瞅,“我靠,五花肉!”

    看起来怕是有几斤吧,再看看自己手里的馒头,脚旁的咸菜,顿时感觉不香了。

    转过后望向另一边,尹青和他的两个侍卫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菜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在吃宴席呢!

    精神暴击啊!

    可能是李开河的吃相太‘心酸’,亦或是触动了王显贵心中的柔软,王显贵掏出另一双筷子递给李开河,“吃吧,二狗。”

    这时候,李开河也顾不得王显贵叫他二狗了,

    他吃得满嘴流油,这五花肉经过腌制,格外入味,色香味俱全,即使在李开河这个现代人的眼里,那也是不可多得的美食!

    …………

    经过漫长的漂流,不知过了几天几夜,几人刚开始还怀揣着欣喜、忐忑,到现在一个个都要崩溃了。

    没办法,整天都待在船上,而且外面又热,无奈只能待在船舱纳凉,别提有多憋屈了,简直要命!

    此刻,尹青也有些忍不住了,对着舱外的船夫大声道:“船家,还有多久才到地方啊?”

    那黢黑船夫打量着周围环境,两边有层层山峰耸立,前方是‘人’字形岔路口,极具分辨性!

    河流中间被一块巨大的礁石分割成两道走向,一处陡峭湍急,一处平静缓慢。

    船舱内的五人都认为是走那条平缓缓慢的河道,谁知船延处的船夫竹竿往左用力一撑。

    顿时,原本还向左行驶的船,下一瞬慢慢换了方向,开始朝湍急的一边行驶。

    几人不约而同望向河道湍急处,那里乱石四处都是,而且大部分石头藏在水底,只露出点点小尖。

    这不是找死吗?

    尹青慌忙冲出船舱,剩余几人也立刻跟了上去。

    众人刚出去没多久,就听到船舱外传来尹青稍稍带些稚嫩的声音:“船家,你是不是走错了?”

    船家:“嘿哟哟,小娃娃,话别乱说噢,老头子从八岁就开始在这条河道上谋生路勒,划了几十年的船,怎会走错?”

    那船夫似乎知道尹青想问什么,继续道:“你别看左边的河道平缓无波,那是故意迷惑你们滴勒。”

    “那边有食人鱼勒,从那里走的人,一个都没回来。”

    “得亏你们遇到我,要是遇到没有经验得船夫,那还得了?”

    听到这话,尹青连忙向船夫低头认错,继而也不再回舱,就在船板上眺望远处。

    虽说船夫说的头头是道,但万一遇到什么突发意外,他也可以迅速跳船,当然这是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做的选择!

    这时,李开河突然问道:“老爷爷,您知道王叔吗,就是王剩。”

    船夫面露讶然之色,惊讶道:“记得,很多年前,他也是做我的船去的西部桂林。”

    这话一落,

    李开河心中那块大石头顿时落地,看来这老头并没有骗我们,当然也可以说是巧合,因为他也不知道当年这条河里有多少船夫接送客人。。

    但眼前这老头既然说八岁就开船了,那按照时间,这名船夫当年也有概率会接送王剩。

    又过了几天,终于,船家向舱内大吼道:“公子们,到了勒,出来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