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百章 流技(上)

作者:飞翔的豪猪字数:3290更新时间:2022-05-14 15:52:25
    漫天浓烟滚滚,炽烈火焰熊熊。

    东夷族大营中,一个个蛮兵们,被呛得掩鼻抹泪,咳嗽声此起彼伏。

    无处不在的火焰,将蛮兵们的头发和眉毛,烤得枯焦。扑鼻的热浪,令人口唇焦躁,酷热难耐。

    阵阵灼热气浪排山倒海,所有人,如同置身于无边的恐怖地狱,令人买骨悚然,心生绝望。

    托木里站在远处,熊熊的火光,映射在其眼眸之中,忽明忽暗。炽烈的高温,却难以融化其脸上的冰冷。

    此时的他,心里五味杂陈,已经分不清楚是愤怒,还是绝望。

    这场大火,烧掉了他麾下五万铁骑所有的辎重粮草。

    人的食物还好说,可以吃牛羊,可以劫掠褚地百姓,甚至可以吃那些褚人!

    可战马呢?吃什么?也吃肉吗?

    的确,传讯回部族,另调拨一批粮草过来,很容易。

    但问题是,托木里麾下的勇士等得起,战马却等不起。等粮草运来,怕是得有一半以上的战马,都已经饿死了。

    面对如此窘境,托木里也没了主意。

    粮草辎重,乃行军打仗之根本,没了粮草,这场仗,也就意味着失败了。

    可是他托木里能撤兵吗?他敢撤兵吗?

    伟大的天可汗,将整个东夷族复兴的任务,交给了他。他托木里,怎么可以辜负这份荣耀和信任?

    该怎么办?

    托木里,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阿尔斯楞,却发现,对方同样也在盯着自己。

    “副统领……”

    托木里的声音有些沙哑,目光中,满是询问与祈求。

    虽然很不愿意,但托木里不得不承认,他虽是大军名义上的统帅,但身边这位狼骑的副统领,才是真正可以做主之人。

    作为狼骑的副统领,又是天可汗的近臣,阿尔斯楞,便是腾格尔立格的眼睛。

    “右旗的阿里甫,应该快到了吧?”

    阿尔斯楞语气平静,脸上的表情无悲无喜。

    托木里闻言,点点头。

    “没错,早上接到巫的传讯,他已经拿下了定西堡,最多再有两个时辰,便能与大军汇合。”

    阿尔斯楞,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托木里心中焦急,再次追问。

    “副统领,您倒是给我出个主意啊,耽误了可汗的计划,我们回去都不好交代!”

    阿尔斯楞撇了一眼满脸绝望的托木里,语气冰冷的反问道:

    “你是大军统帅,怎么可以如此沉不住气呢?”

    这句话,问的托木里老脸一红。但现在都火烧屁股了,他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

    “请副统领大人明示!”

    这个堂堂东夷族第三大部族的酋长,都用上了敬语!可想而知,他此时的心情,已经焦急到了何种的地步。

    天可汗调拨给他三千狼骑,托木里本是非常欢喜的。

    可当得知,这三千精锐狼骑,竟然是阿尔斯楞亲自带队,他的心里,便有些吃味了。

    阿尔斯楞是何许人?狼骑副统领,腾格尔立格的近臣心腹。

    将这样一个大人物,放到他托木里身边,这不是明摆着给他派了一个监军吗?

    他托木里对天可汗,那是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他的衷心,绝对连天上的恒古女神,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派个监军督战,这不明摆着不信任他托木里吗?

    但委屈归委屈,托木里却也不能抱怨。

    好在,阿尔斯楞此人虽然孤傲,却也算好相与,来到先锋军之后,也从未有过,对托木里的策略指手画脚的情况。

    如今火烧眉毛,他这个监军大人不管,自然也说不过去。

    阿尔斯楞看了焦急万分的托木里良久,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

    “阿里甫那里应该还有一些粮草,可以暂时维持几日。”

    托木里闻言豁然开朗。

    一场大火,烧掉了他所有的粮草,同时也烧坏了他的脑子。

    的确,阿里甫一万大军所携带的粮草,是有限的,平均分配给五万铁骑,只能维持三至四天的时间。

    但这已经足够了!

    他给天可汗的承诺,是十五日之内攻破永山县。如今,时间已经过了三分之一。

    只要孤注一掷,不计后果。他有信心,在三日之内,攻破永山县!

    等拿下永山之后,何愁搜刮不到大军所需的粮草呢?

    “谢副统领大人!”

    托木里双手抱胸,弯腰对阿尔斯楞虔诚致谢。

    阿尔斯楞则却侧身躲开,并伸手扶住了托木里。

    “酋长大人,您才是先锋军的统帅……”

    被扶起的托木里,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阿尔斯楞不仅在关键时刻,点拨了托木里,并且还有意在维护他作为先锋军统帅的颜面。

    就凭这份气度和胸怀,他托木里,打心眼里佩服人家。

    ……

    东夷族的勇士,都是驰骋荒原的优秀猎手,常年与荒原中的凶兽厮杀,让他们的攻击方式,多偏向于大开大合。

    这点,从东夷各部喜欢使用的武器中,便有所体现。

    宽刃弯月型马刀,长柄战斧,狼牙棒,以及狼骑专属的长柄战镰。

    这些武器,都是靠蛮力,以及武器本身的重量来杀敌的。

    哪怕是能够调动天地元气为己用的修行者,也是如此。

    与中原各国,修行者多元化的武道传承不同,东夷族各部的修行者,除了迁徙至荒原的凤部之外,其他部落,修行者功法,多以强化肉体力量和防御能力为主。

    巴鲁两兄弟如此,正在与谷令君对战的乌兰巴尔思,亦是如此。

    全套狼骑甲胄,让乌兰巴尔思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个臃肿的铁罐头一般。

    他的身材并不高大,无法像巴鲁兄弟那般,给人一种铁塔的伟岸感。

    瘦削的身体,穿戴那样一套臃肿的全身甲胄,看上去,多少有些滑稽。

    可他手中挥舞的镰刀,却一点也不滑稽。

    谷令君,此时正在丛林间飞速辗转腾挪。或者更加贴切一点,此时的他,正在疲于奔命。

    一点也不夸张,乌兰巴尔思,只用了一招,便让谷令君彻底放弃了与其正面对抗的打算。

    当乌兰巴尔思介绍完自己的名字之后,他便主动向谷令君发动了攻击。

    他的招式很简单,没有丝毫花哨和技巧可言。并且,身上穿着一套臃肿厚实的铠甲,也极大限制了他的速度。

    谷令君历来注重强化动态视觉和神经反应能力。

    所以,乌兰巴尔思的攻击,在谷令君的眼中,无疑是在慢动作回放。他很轻易的便接住了对方的攻击。

    可就是这一接,让谷令君手中的马刀,直接碎成了数段。

    最恐怖的是,他整条胳膊的骨骼,都因为这看似普通的一击,差点粉碎性骨折。

    谷令君敢肯定,造成这一切的,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力量有多么恐怖,也不是因为对方那把镰刀,材质多么珍贵。

    相反,那一击,力道并不大。

    并且,对方手中那柄镰刀,材质上也只是稍微比普通蛮兵的马刀,强上半筹而已。

    之所以能够击碎谷令君武器,且差点废掉他一条臂膀的根本原因,在于,对方的镰刀上,附着着一股诡异的力量波动。

    那股力量,如同粘稠的水银一般,通过镰刀,传导进入谷令君的马刀之中,再顺着马刀钻入谷令君的手臂之内。

    要不是谷令君是个修行者,本能用天地元气抵消了那股诡异的力量,他的整条胳膊的骨骼,怕是也已经如同那柄马刀一般,断成了数段!

    谷令君知道,这次是踢到铁板上了。

    本想对方与自己一样,只是一名炼体境修者,再不济,自己也能与之周旋一番。

    哪成想,对方所使用的招式,竟然如此诡异。

    对于谷令君来说,眼前这名叫做乌兰巴尔思的年轻修者,简直就是一头披着刺猬外衣的鳄龟!

    不仅攻防兼备,还自带反伤甲,是碰不得也打不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