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三十三章 秩序由我定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711更新时间:2022-10-03 11:02:06
    让高知府糟心的事不止这一件,不,应该说,糟心的事刚刚开始。

    经过五天的扩建,木料场又起了一座仓库,很大,比原先的仓库大不少。

    粮商们每天都在盯着扩建的进展,今天一早,木料场大门处就被堵了个水泄不通——几个粮商把运粮的车都堵在这里了。

    这里的负责人,那个百家大掌柜,之前不是说过么,扩建好继续收粮。

    所以,本着“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原则,几名粮商直接把货运来,希望以此尽早卖掉粮食。

    不然,在义斌府码头租库房的费用、城外城里拉货的费用、还有自己的住宿费等花销,都要记计入成本中,这成本就太高了。

    人声鼎沸,原因是不满他们堵路——

    “你都没跟人家签文书,凭什么就先收你的货?”

    “就是!你把货都堵到这儿有什么用?我们一早就过来排队了!你赶紧到后面去!”

    “我货都拉来了!你们就算能签文书,货呢?不还是得回去拉吗?那他们直接收我的货不就正好?”

    “你想得美!排队知道不?我们比你早来半天呢,都没吃饭就排队了,你凭什么想堵到我们前边去?”

    卯正,人们看到百家兴带着两名“随从”从临时接待室走出。

    “开门吧。”百家兴说。

    一名“随从”听命打开大门,“随从”是化了妆的王副千户。

    这是楚清安排的,她要让这次的商业行为在密侦司的监管下进行,算是做个见证,以应对日后可能出现的麻烦。

    门是开了,可他出不来。

    不过没关系,百家兴高声说道:“老天爷赏脸,近日无雨,库房建好就能用,现在开始收粮!”

    人声更嘈杂了,有喊着“我的货都送到门口了!”的,有喝骂着:“后边去后边去,别插队!”的,然后又开始争吵。

    百家兴好脾气地等他们吵了好久,直到他们自己不敢吵了,才重新发声:“感谢诸位大老远的运粮过来,咱们先看看成色再论价钱!”

    “什么意思?”有人吆喝道:“怎么还看成色?”

    “这话问的!”木料场的工头,这阵子一直给百家兴打下手,这时讥讽道:“你买东西只花钱不看货?!”

    其实那人不是不知道做买卖得看商品质量的问题,而是现在聚集到此的粮商太多了,他担心自己的货没有竞争力。

    如果货少,人家没有选择的余地,你出多少价,他就得多少价收;但是现在人家选择的余地太大了,自家的货还能不能有竞争的资本,不好说呀!

    一说要看成色,大家都有些不安。

    今年还未到收粮的季节,现下各家都是陈粮,陈一年和陈二年,成色就差了不少,何况这些人都是把积存已久的、不好再存放的粮食拿出来卖呢。

    如果人家说,就收去年的,不收前年的,咋办?不白运来了?

    不是不可能,是真可能!

    看看眼前,这是多少家粮商!连江南六府的人都来了不少。

    站在前排的、高知府派来的几名本地粮商,本想打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名头套套近乎,想把那批“泡水粮”高价卖给“宝清盛”,这下也傻眼了。

    “大家不要急,”百家兴的声音浑厚有力,给人十足的可靠感,“咱们需求量大,若是去年的粮不够数,我们也收前年的;

    当然,我们优先远途大宗交易,毕竟远途运输不易,能运来大批粮食,足见对我‘宝清盛’的信任,我们也自然给予优先待遇!”

    百家兴把“我花钱,我说了算”的意思表达的委婉而自然,言外之意,你们排不排队没啥用,秩序由我定。

    “宝清盛”的干预,强行扭转了义斌府粮食市场的供求关系,使原本的卖方市场一下转变成买方市场。

    而百家兴说出的交易秩序参考条件——品质、数量、诚意(远途大宗交易),像筛子一样,瞬间使站在前面的几个小粮商不自觉后退几步。

    来这里交易粮食的小粮商,通常拿的是自家不好再继续存储的陈年积粮,一来处理积压库存,二来试探高价收购的真实性。

    若这一次能卖出去,那么自家储备的好粮食就可以换得更高的收购价格。

    说白了,就是“我拿快要烂掉的粮食都能换三百几十文一斗,那好粮食不得五百多文?”的心态。

    贮存三年左右的米,不是不能吃,只是口感不好,营养不好;也有贮存不善的,会霉变,就真不能吃了。

    但是对于大粮商来说,他们的粮食基本上都在两年之内,因为大粮商资金多,仓储空间以及管理都比较到位,销售渠道广,货物流通也快,所以反倒没有太久的积粮。

    就好比现代的超市,越小的超市,进货频率越低,货物积压越多。

    在前排的小粮商后退的同时,几位来自江南六府的大粮商往前站了站,神情很是傲然。

    腰上缠万贯,任谁的腰杆都会硬啊!

    眼前的局势于他们有利。

    这个“优先待遇”更使他们窃喜。

    去年雨水偏多,江南六府洪涝灾害时有发生,因此粮食收成不好,他们就没收上多少粮食。

    但是他们的存量多,本想趁着灾害发比横财,没想到几年间的风调雨顺,让各地粮仓都比较充盈。

    对于受灾严重地区,朝廷用于调解粮价的“常平仓”更是起了足够的作用,让赈济灾民得到可靠的保证。

    卖不出好价钱不如不卖,于是他们的粮食就积压下来。

    没想到今年好多地区大旱,粮食紧张;他们江南倒是不严重,毕竟江河湖泊众多,可是别的地方缺粮呀,这就给他们带了好机会。

    眼下,“宝清盛”就在大肆收购,这赚钱的机会不就来了?

    “宝清盛”在江南地区可是名号响亮,因为江南孟家数次栽在他们东家的手下,甚至断掉一个家族旁支。

    不但如此,去年很多布商也被逼得不得不低价销售,无论棉布还是丝绸,都没达到理想中的收益。

    但商人逐利是本性,逐不逐到靠技术,与恩怨无关。

    “宝清盛”是个可以交易的好对象,他们经济实力算是很雄厚,若能达成这次交易,也可为将来的利益往来铺设桥梁。

    利益当前,没有恩怨。

    “谁先来?”百家兴发问。

    百家兴还是把“主动权”交给了他们,但是,排队的商人们反倒不踊跃了。

    他们想先看看别人的货色如何,数量如何,好估算一下自己货物卖出去的可能性。

    另外,如果操之过急,自己的货一下子就被人否定了,作为商人,信誉度可就降低不少,尤其是小粮商,担心以后更难做生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