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二十五章 虐待啊!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701更新时间:2022-09-29 11:00:30
    老百姓总是对让自己无奈的东西持妥协的态度,像会记仇的黄鼠狼,机敏智慧的狐狸等等,自己收拾不了它们,就干脆把它们视作亦妖亦仙的灵异,供奉起来,颇有些“打不过就加入”的意味。

    比方黄鼠狼或者狐狸,偷了鸡,人就会捕捉它们,但是它们释放的臭气具有毒性,能侵害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如果人近距离被这种毒气击中,严重的会造成神志不清,甚至出现幻觉,让人感到被“控制了心神”,这也是人们对之保持敬畏的缘由。

    不过这些“仙”也不是完全无奈下的产物,它们在人类的生活中也起着好的作用。

    比如刺猬,捕食对象以昆虫和蠕虫为主,一晚上就得吃下去大半斤虫子,而且好多虫子有毒,它们吃了却没事;甚至被一些毒蛇咬了也能好好活着。

    再比如黄鼠狼吃鸡,但是更爱吃老鼠,一年能吃两千只左右的老鼠,堪称老鼠最大的天敌,比猫厉害得多。

    这些都让人们对之肃然起敬。

    所以人们才把它们奉为大仙。

    这些道理楚清都给小宝讲过,此时小宝讲给大家听,也让这些糙汉子们涨了见识。

    什么事情一旦讲清楚道理,也就没了神秘性,大伙心里残存的那点畏惧,也都尽散。

    “东家,那你咋知道蝗虫能吃的?也是你母亲教的?”有镖局的小子问道。

    因为身边不都是楚家的人,小宝当他们面就不说“娘亲”,而是真正像大家公子那样说“母亲”。

    “是,”小宝答道:“小时候,母亲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有个国家叫大唐,他们的皇帝遇到一次蝗灾,遮天蔽日,非常严重,这个皇帝自己重视蝗灾不够,得让朝臣们重视起来才行,不然怎么治理呀?

    于是他捉了几只蝗虫,对其诅咒道:‘人以谷为命,而汝食之,是害于百姓。百姓有过,在予一人,尔其有灵,但当蚀我心,无害百姓。’然后就放嘴里吃了。”

    “啥?吃了?”大伙惊呼。

    也有人问:“他诅咒的是啥?”

    小宝就给解释:“大唐的皇帝说;‘百姓把粮食当作身家性命,而你吃了它,这对百姓有害。百姓有罪,那些罪过全部在我自己一人身上,你如果真的有灵,就吃我的心吧,不要再害百姓了。’”

    “哇!真是个好皇帝!”

    “那可是皇帝,吃虫子?没人劝着点儿吗?”

    “是啊,怎么能让皇帝吃蝗虫,还是生的?好歹给炸一炸啊!”

    议论声又起,最后这句是楚元说的,他觉得炸的比干焙的好吃,做起来还快,不费功夫。

    小宝点头:“嗯,吃了,生吃的,没炸。”

    又有人问:“那蝗灾呢?解决了吗?”

    小宝摇头:“不知道,那只是母亲讲的故事,不过,就着这个故事,母亲倒是捉了蝗虫给我烤着吃,后来也弄了点油煎着吃。”

    小宝说完就陷入回忆里。

    那时候刚到五棵树村不久,自己不能开口说话,娘亲每天忙忙碌碌,除了给学堂做饭,还抄书赚铜板,但凡有时间就给自己讲故事,或者跟自己聊天。

    有时候觉得没肉吃自己会长不高,就捉了蝗虫或者蜻蜓就着灶火烤熟给自己吃,还会去河里给自己叉鱼烤了吃。

    那时候穷,没吃过油炸的东西,最多是锅底涂了油煎一煎,但是很香、很香。

    很快,娘亲就有钱了,可也差点没命。

    想着想着,小宝眼睛就有点湿润。

    那时候明知道娘亲不是真的娘亲,可就是觉得跟着她能安心。

    跟着她,真的安心。

    看小宝说着说着就停了,闷头想事情,甘来坐过来悄声说:“明儿你多捉点蝗虫,攒着给你娘送去。”

    楚元就打击她:“那玩意儿攒得住吗?不得臭喽?”

    小宝却认真点头:“好,我把它们用油炸了,再晒一晒,就能放多些日子。”

    **********

    义斌府。

    楚清此时也正在吃蝗虫,身边围着一大圈孩子。

    傍晚的时候,楚清用一个比锅盖还大两圈的抄子,贴在河边的草地一顿疯狂挥舞,然后抄子里就搂进不少蝗虫。

    楚清的臂力大,又常年坚持锻炼,腰力也强悍,就这么半弓着身子来回来去地搂,竟让她两刻钟内把方圆一里地大小面积内的蝗虫给搂干净了。

    河滩边上放牧鸭子的没病都看呆了:“大人,幸好这是草,你要是去庄稼地这么干,稻穗都被刮坏了。”

    楚清把抄到的蝗虫分了一半给没病,让他拿回去喂鸡鸭,还留下一半,和没病一起来放鸭子的孩子们都眼巴巴地看着,希望这位棉花大人也能分一些给他们的鸡鸭。

    楚清在河边生起一个火堆,又让没病带着孩子们找来薄些的石片,教给他们烤蝗虫吃。

    在没病的带领下,孩子们现在都敢在棉花大人面前说上几句话了,于是就跟楚清“汇报”养鸭子的情况。

    首先没病总结了放牧鸭子的一些经验,引得孩子们都纷纷瞪大眼睛,感到惊讶。

    没病说:“天越来越热,要给母鸭‘关蛋’、换毛。”

    楚清就问:“什么是‘关蛋’?鸭子毛怎么换?”

    不等没病回答,孩子们就纷纷抢答:

    “‘关蛋’就是不让鸭子下蛋!”

    “不带它们出来放牧!”

    “不给他们收拾窝,白天还要遮挡阳光!”

    “不给它们清理窝棚!”

    “少给吃食,除了草和水不给吃别的!”

    “它们的好日子一给停了,鸭子前胸后背的毛就长不住了,就自己掉下来,就算不掉,你伸手拨拉拨拉也就掉了。”

    楚清立时觉得鸭子们好可怜,都是一群“孕妇”,结果把人家从“待产”的待遇直接降到“饿不死”的水平,虐待啊!

    没病看楚清露出一脸不忍的表情,就把孩子们的吵嚷做了总结:“这是为它们好,天热,本来下的蛋就少,非要继续下蛋,它们会虚弱;

    该‘关蛋’就得‘关蛋’,还要帮助它们换毛散热,不然鸭子自己换毛就得三四个月才行,恢复健康会很慢,耽误秋季下蛋;

    咱们帮着鸭子完成换毛这件事,最多不过两个月就行,鸭子不容易生病。”

    没病给解释完,楚清是释然的表情,而孩子们却是满脸敬畏。

    这些事情他们也跟着没病学了,也做了,但是从没有把这些事情串起来想想道理,所以即便楚清问,他们也只能简单作答。

    没病不但能说出道理,还敢给当官的“说教”,太了不起了!

    楚清领大家把石片上的蝗虫翻面继续烤,等没病继续做“汇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