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十一章 弹劾(二)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541更新时间:2022-09-22 11:00:27
    根据建交后沃斯国的动向分析,胡恒秋得出这样的结论:新任的左贤王索男加一直与楚清的商队保持良好的关系,希望通过通商达到经济独立、摆脱王城控制的目的。

    这对一直以出口棉花为主要经济来源的谷蠡王帕卓形成很大威胁。

    因为作为给沃斯国提供战马的部落,本就是战力最强,为其他部落之首,好在前一任左贤王不善经济,因此他的部落常受到其他部落的掣肘。

    所以,即便沃斯王再怎样看好他,部落的整体实力依旧发展不起来。

    但如今,新任左贤王索男加大力发展经济,部落内部更为团结,而人口增长在这几年也有显著提高,新生儿数量远超其他部落。

    这样下去,只需十年,索男加不用等到沃斯王禅位,他直接就可以杀进王宫,一统沃斯。

    对于涂虎尔特部落的首领帕卓来说,这是不可容忍的事情。帕卓毕竟还是沃斯王的堂弟,是一样的血统,若是让索男加得逞,岂不是他的家族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沃斯王不在乎,他可在乎!

    而沃斯王的儿子也是同样的想法,只是他们受父亲打压的太厉害了,父亲提防他们,比提防外人更甚。

    唯独四王子在众兄弟中脱颖而出,他极尽所能支持父王的一切政令,以求重用,目的是替代他舅舅,左贤王!

    胡恒秋看着皱巴巴的密报:

    沃斯国四王子凯利迪,授意他的幕僚——前东伦贵族葛泰景,联络了新伦州一些旧东伦国的官僚,准备尾随御史台一起弹劾楚清,借以切断楚清与和索特的一切经济往来。

    “只切断和索特的财路吗?四不四撒啊!你把楚清干掉了,你看大宣皇帝会不会与你们交恶!你到底断的是谁的财路想不明白吗?”

    胡恒秋差点儿就说出声儿了。

    言官们的弹劾已经进入第二阶段——

    赵御史说道:“皇上,臣弹劾戚知州,也只是弹劾其做法,而非其人,毕竟戚知州也是为了州府经济考虑;

    但是他这么做的原因,主要还是在于豆油,应该说,若无人大肆收购黄豆,使得黄豆价格与粮食比肩,戚知州也不至于出此下策;

    而今旱情已然导致秧苗生长不利,今秋粮食势必减产,国家税收受到影响还在其次,关键是百姓将食不果腹;

    因此,朝廷应该对扰乱农耕的行为作出惩处!”

    说罢,眼神扫向张御史,那意思是:张御史,你说是吧?该你了!

    张御史上前一步,肯定道:“皇上,赵大人所言甚是,当今的迫切任务,没有比使百姓专心务农更为重要的了;

    而要想使百姓从事农业,必然要提高他们对农桑的重视性,粮食才是国本,人都吃不饱,何谈兴家、兴国?

    一切诱导百姓减少、甚至放弃农耕的行为,都是在挖大宣的根基!其心可诛!”

    御史中丞陶大仁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他越发感到今天的朝会有些怪异,确切地说,是他手下这些人的行为怪异。

    又是提豆油又是提黄豆,这说谁呢?

    透过一个人弹劾另一个人,这种手法是言官们的常规操作,但总是御史台开会商议过后才有的行为。

    毕竟每位官员的背后,都有扯不清的厉害关系,不能轻易动用这种手段。

    而此次,御史台并没有过计划去弹劾这些人,至少他作为大领导,就没有安排过这些内容。

    听听这些人的话外音,矛头竟然指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官?

    “咳……咳!”陶大仁忍不住轻咳两声,示意这些人收敛。

    可惜没用。

    孙御史已经又站出来了:“皇上,赵大人和张大人说得没错。臣弹劾新伦州知州也是对事不对人;

    臣弹劾的是他重牧轻农的做法,旱情当前,不去想办法保求粮食的收成,反而改弦易辙地发展禽畜养殖,这分明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但是,如果没有人恶意引导,宋知州也不会以此法发展一地经济,他也是刚接手新伦州不久,尝试各种方式提高地方收益,也是必然。”

    对宋廷山的弹劾必须要轻拿轻放,人家的表姨妹是德妃娘娘,还挺受宠的。

    这些人的弹劾,指向已经很具体了,有人干脆直接说出来。

    只见赵御史重新上前一步,禀道:“臣还要弹劾司棉员外郎楚清!

    皇上给她的任务,是在各地寻找适合种植棉花的土地,可她却妨碍当地农耕,勒令义斌府百姓养鸡养鸭!

    不但如此,还要限定具体数目,每户不得少于五十只!”

    这一条,可是赵御史昨夜刚收到的消息,现在用着正合适!

    此言一出,朝堂上议论声纷纷而起,声音不大,但是几乎每个人都在参与:

    有了解民生的大臣就做了下计算:“五十只?这也太多了吧?一户普通人家,也就五六口人,孩子生得多也不过十来口;

    成丁的不过二三人,丁田不足五六亩,这点儿田亩能产多少粮?缴了税后人都不够吃吧?还能养那么多鸡鸭?”

    也有不太了解民生,但是了解人性的官员说道:“一天吃不上两顿饭就得挨饿,整年做不起衣服穿就会受冻;

    那么,肚子饿了没饭吃,身上冷了无衣穿,即使是慈母也不能留住她的儿子,这样强令,不是要逼得百姓卖田宅,鬻子孙吗?”

    更有熟知官场利弊的大臣说道:“她一个‘司棉员外郎’怎能替一府之长下令?义斌府的知府是谁?怎么可以由着她胡来?

    喂,我说你们这些言官,一天天弹劾来弹劾去,怎么弹劾不到正点上?为什么没人弹劾易斌知府不作为?”

    张御史看到终于把节奏带起来了,但是除了御史言官,其他人并不是很热火,总要更进一步才行,马上开始“差缺补漏”:

    “是!臣还要弹劾易斌知府,弹劾他只考虑推广棉花种植,百姓穿不上棉,不至于死,还可以穿麻嘛,可是吃不上饭会饿死啊!

    弹劾他因为司棉员外郎是女子,不好与其多交流就听之任之!

    今年旱情涉及的地区广泛,要是百姓忙活了一年,到头来却颗粒无收,百姓吃什么?能没有怨言吗?他们将怎么看官府、看朝廷?

    楚清是女子不假,但毕竟也是官员,高知府还是应该多与之交流,讲明利弊才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