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七十三章 关于“大爷”(一)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682更新时间:2022-09-04 11:00:23
    李虎一手人一手蛇地进了屋,手一甩,火赤链就“啪”地摔在地上。

    又摔懵了,火赤链今天也是倒霉,再来一次绝对会脑震荡。

    “啊!”赵琪一下子蹿了个高,跳到他哥赵瑞怀里:“蛇!”

    李虎这才发现,甩错手了!

    赶紧撒开提溜柳陆奇的手,又劈手抓住火赤链,幸好这蛇还懵着。

    “嘿嘿,保住了,我还以为浪费这好皮子了!”李虎憨憨地笑,活像个山里的猎户。

    “这谁呀?”小宝过来问道。

    “姓柳的,”李虎掏出一截布条,重新把火赤链的脑袋缠上,这样它既看不到东西,也张不开嘴了。

    绕巴绕巴给火赤链打了个结,就丢到包袱皮里系上,李虎说:“这皮子好看吧?”

    小宝就不说话了,只拿眼睛瞪着李虎。

    倒是说点儿有用的呀!

    乔万启这时候也进了门,一脸兴奋:“瞧!”他把一个细细的黄铜条放在桌上。

    大伙围过来看,只有赵琪远远地站着,他已经从他哥怀里跳下来了,却依旧躲在他哥肩膀后,也不许他哥靠前。

    “别去,有蛇!”他小小声地提醒,童年阴影啊!

    “不怕,晚饭咱们吃了它!”赵瑞安慰道,心理疾病通过“食疗”来治愈,没看甘来都开始吃零食了嘛。

    乔万启和李虎把刚才偷窥到的情景一一说了,李虎又补充说:“我看这小子可能是想毁了那箱子,就用蛇祸祸了一下,把他引出来掳了。”

    “那你们都回来了,万一他们还是把箱子毁了呢?”小宝有些不放心。

    “不会!”乔万启说道:“那个倪赫守着箱子呢,姓武的眼瞅着就得咽气。”

    “合着这几个人心也不齐啊。”楚元评价。

    地上的柳陆奇动了一下。

    大伙从桌子边移步到屋地中央,再次围观。

    刚才围观钥匙,这回围观柳陆奇。

    “呕……”柳陆奇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干呕了下,却因为力气不足,让这一声变成了呻吟,人也再次不动。

    李虎伸手在他喉结附近摸了摸,拔出一根小刺。

    “啥玩意儿?”小宝又好奇了。

    李虎把刺放在小宝手心上,这是一根半寸长的尖刺,看起来是木质的,楚元有些发急:“你怎么就放他手上?”

    李虎拿起来:“没毒!”

    楚元:“那怎么是这种颜色?”

    人们一般看到蓝紫色的暗器,总是联想到淬毒。

    “昨天我把收集的仙人掌刺掉你家染缸了!”李虎说道。

    众人:“……”

    小宝指着柳陆奇问道:“那他怎么这样了?”

    李虎抬起柳陆奇的下巴,指着他喉结旁的红点:“人迎穴,不过我可能劲儿使大了些。”

    隔着丈许的距离,把这么轻而小的刺准确吹入穴位,功夫可见一斑哪!

    李虎的手指点在那红点上,轻轻按揉几下,很快,柳陆奇的脸色就开始向正常转变。

    小宝认真看着,他总觉得李虎按压的位置很熟悉,好像娘亲以前用竹管笔杀“流寇”就是这个位置。

    他也往这里插过竹管笔,只可惜当时人小力气也小,没有成功,还是一位老奶奶帮忙才把坏人杀死的。

    “这里,是颈动脉?”小宝问李虎,娘亲曾经说过颈动脉这个词,说这里要是血管断了,人就死翘翘了。

    “颈……动脉?”李虎念叨了下,这个词不难理解,但一直没有这样出现过,不禁问道:“你听谁说的?”

    小宝指指李虎手指的位置:“我娘亲说的,但是你刚才说这里是个穴位?”

    哎呀,这可是学术问题了,李虎决定回头一定要再好好翻翻《难经·一难》和《脉经》。

    “动脉”这个词是有的,“颈动脉”这个词可就比较位置明确了,那么,其他位置都叫什么呢?李虎开始对小宝的娘亲感兴趣起来。

    “这里是‘人迎穴’,人体三十六个死穴之一,它下方是有个动脉,刚才可能我手法过重,震伤动脉了,所以他才昏厥。”李虎说道。

    关于这一点,李虎也不是特别确定,他刚才吹针时取穴准确,但是每个人的皮肤厚度、经脉强度、敏感度都不同,所以受到的伤害也不同。

    显然眼前这个柳陆奇属于“皮薄”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大反应。

    其实“人迎穴”的深处就是“颈动脉窦”,李虎吹针的位置、针插入的深浅都没问题,不至于要命。

    差点要了柳陆奇的命的真正原因是,当时他与赤链蛇对峙之时感受到有人靠近,所以全身戒备,血压上升,颈动脉窦管腔因此膨大。

    当李虎用“寸劲”去吹针时,随着针刺的力道带去的震动压迫了颈动脉窦,使其血压骤降,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这事儿要是跟楚清说,楚清指定能明白,因为就有过关于新婚夫妇因为狂吻颈部导致婚礼变丧礼的报导,原因就在于颈动脉窦被压迫。

    但是李虎显然没有“颈动脉窦”这个概念,因而跟小宝说不清楚,反倒让小宝觉得自己娘亲简直是神人,不是大夫却不比大夫差。

    同样的,李虎也对楚清产生了好奇之心:难道这孩子的娘是点穴高手或者医术圣手?

    二人因为一个词语而瞎捉摸的时候,柳陆奇也缓过劲来,睁开眼看到一圈脑袋围着自己,就是一惊。

    他马上就要爬起来,可意识到脖子还在别人手下,便不敢再动,只是问道:“你们是何人?”

    “都说了我是你大爷!”李虎托住他后颈,帮他坐起来,又把住他的脉,片刻后,李虎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柳陆奇不醒,乔万启还能忍着,现在柳陆奇醒了,乔万启就再也克制不住情绪,他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说!是不是你杀了我爹和大哥?”

    柳陆奇皱了皱眉头,此时的局面对他不利,眼前之人又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他暗暗崩了崩肌肉,准备觑着机会就杀出去。

    看他不说话,乔万启更怒了,伸手就是一嘴巴:“说!”

    楚元把乔万启隔开:“你先冷静!”

    然后一把将柳陆奇提溜起来扔到桌边椅子上让他坐着,好歹这样让他把气喘匀。

    桌子上放着那把钥匙,楚元问道:“认识吧?”

    柳陆奇突然摆烂:“干嘛?你不认识黄铜?”活脱脱就是之前调戏孟盈盈丫鬟的腔调。

    乔万启喝道:“别装了!柳大长老,柳陆奇!你现在可不是乞丐!”

    在房顶上看到柳陆奇真实的一面,那之前扮做乞丐的行为方式自然就不会迷惑住乔万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