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四十三章 “仁义啊”(家有喜事,今日三更!)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763更新时间:2022-08-22 11:00:23
    小宝也看到偷包贼和两名乞丐了。

    既然偷包贼溜走又出现,小宝判断他八成是追踪那个便衣卫兵而去的,那么那两名乞丐此时混在城门口的人群里就不算是意外。

    要知道,乞丐的主要成分应该是“游民”和“流民”,能待在城里都不容易,城门口这样的地方是坚决不允许有乞丐存在的,扰乱治安嘛。

    那个偷包贼肯定有什么打算。

    现在只是国公府和城门守卫对上了,没出大乱子,只管看热闹就行。

    而且,让小宝心里比较有底的是,百家兴已经带着楚家的小子进城了,真有事情的话,他们会照应的。

    偷包贼现在又溜走,是因为他看到那两名假乞丐相互耳语了什么,然后,其中一人离开了。

    他要去追踪那名离开的乞丐。

    小宝不关注那个偷包贼,他现在把注意力放在成管家和城门校尉的对话上。

    那名校尉已经说不清楚了。

    他确实说不清楚,因为他没法说清楚。

    “穷家行”每个月都会“孝敬”他二两银子,如果需要进出城门,会每次进出城的时候单独“孝敬”他五两。

    这可是他很大的一笔“外快”。要知道,他一个月的月俸才七百文,这都算多了,他手下这些,一个月才三百到五百文。

    前些年内乱的时候,他拖了好大的关系才当上守城门的小卒子,以为能拿到下等兵每月三百文的月俸,哪成想,还经常被用酱菜代替。

    现在倒是升职了,月俸也才七百文,要不是每月从进城的人身上克扣些,光指望那点儿死工资,都养不起老婆孩子。

    本以为穷家行每月的“孝敬”是个大好事,现在看来,MD!为了几两银子竟把国公府和秦王都给得罪了?!

    “成爷,您跟我去值房看一眼就明白小人没有说谎了,真有三具尸体,只是……只是进出城门的人这么多,摆着尸体,小的实在怕引起百姓恐慌,才给搬走了。”

    城门校尉也算有急智,“引起百姓恐慌”这理由编得又快又合理。

    成管家的脸色好了些,校尉见了赶紧做出“请”的动作,一副心怀坦荡的样子请他上去看看。

    成管家是什么人?人家是国公府的管家,自然不能轻易就被请动,他看了小厮一个眼,小厮立马会意,跟着校尉上了台阶。

    “废物!”躲在人群里的那名乞丐看到那校尉竟然带人进值房去看尸体,而他根本看不到,不禁咬牙骂了一句。

    小厮很快就下来了,面上带着惊疑。

    他匆匆走到成管家身边,凑近对方的耳朵,还用手拢住不让声音传出来:“里面有三具尸体,其中一个,是……是孔家烧品轩的归掌柜。”

    “什么?!”成管家瞪大眼睛:“果真?另外两个是什么人?”

    “真的!是归掌柜,另外的不认识,好像是叫花子!”小厮答道。

    成管家把视线转向墙根下蹲着的那一溜乞丐,小厮见了,马上走过去,用脚踢了踢其中一个:“喂!你们是哪里的?”

    那乞丐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沉默不言,目光没有焦点。

    又问了几个,都是同样德行。

    成管家见了,转向楚元问道:“你们带来的尸体?”

    楚元“憨厚”地点头:“是呢,我们路上看到他们围着几具尸体,就问怎么回事,他们就这副哀伤的样子,不说话,看着实在可怜;

    给他们吃喝,他们也是不言不语,倒是吃东西了;

    我们实在是放心不下,就说带他们进城,他们倒是点头了,就这样给带了过来。

    管家老爷,他们是什么人啊?死的是他们的亲戚?”

    成管家盯住楚元的眼睛看,想凭借自己半辈子看人不走眼的本事,看出眼前这小子有没有说谎。

    楚元轻蹙着眉头讲述着,那副怜悯中掺着关心、最后又透点儿八卦的神情表演得很到位,想不信都难。

    “我们受了孔老爷的委托来运送这批瓷器,又走水路又走陆路,真是吃不好睡不好的看护着货物,生怕有所耽搁和损坏;

    可是既然碰到这些可怜人,又实在不忍心装作没看见,只好给送进城,没想到……唉,给管家老爷添麻烦了!”

    楚元说这番话愣是把黑管家隐姓埋名的陷害,说成是跟孔家老爷的直接交涉。

    那神态自然又诚恳,声音不大不小,周围的人都能听清楚,一下子获得不少赞扬的声音:

    “唉!这些人,仁义啊!”

    “太仁义也不成,你看看,这不是给自己惹祸上身嘛!”

    “可说呢!还真是这个理儿,这年头,好心就得揣兜里,千万别露出来,太给自己招麻烦了!”

    “话说回来,咱要是有什么要运送的东西,还就得找这样的镖局,负责任!”

    “就是就是!哎!他们是什么镖局?”

    “你不认字啊,那马车上不是插着旗嘛!”

    “我不认字啊,啥镖局?”

    “三顺镖局!真是的,不会看还不会听?刚才人家一早就说过了。”

    “我没听到嘛。哎,这镖局没听说过啊。”

    马上就有人偷偷扯镖局小子们的衣襟打听了:“哎,你们是哪儿的镖局?”

    周小川答:“我们是崇鱼府三顺镖局。”

    有人扯了小宝的袖子,看这孩子年岁不大,穿得也齐整,问:“小兄弟,你们在京都有分号没?”

    还有的问:“小子,你们镖局怎么有你这么小的孩子,你会功夫嘛?”

    也有问:“你们这队伍里有你叔伯吧?跟着出来见世面的?”

    小宝今天穿的灰色布袍,并不显得贵气,个头高,看起来像个十三四岁的半大孩子。

    这么大的孩子跟着家人出来走镖见识见识,也是有的。

    小宝耐心而且带着腼腆地回答:“我们在京都还没有分号。”

    “对,我跟着哥哥出来见见世面。”

    “嗯,东家说想在京都开个分号,可是听说京都的铺面都很贵呢。”

    小宝的回答成管家也听到了,再加上楚元那副有些憨厚、有些诚恳、又带些小聪明的样子,让成管家不再疑心。

    他对小厮说道:“不干咱的事儿,咱就是在他铺子订了货而已。只管把车队带回去,别耽误国公爷的大事。”

    小厮点头,立马交待城门校尉:“别的事儿跟我们府上没关系,你爱咋地咋地,人和货我得带走,不然你把货给我送回去?”

    城门校尉很想说“你们至少得给我留下几个把话说清楚的”,可是想了想又怕对方说“审案”这样的话,只好忍气吞声地放行了。

    眼下既然人家国公府不想参与此事,他最好别找茬。

    因为他也不能去报官,他的外快就是为了替“穷家行”提供便利才收的,哪里敢报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