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零四章 水靠和水毛毛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959更新时间:2022-08-02 11:01:22
    看着眼前的局面,小宝说:“娘亲说过,看热闹时说话的,分两种人,一种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

    甘来看着小宝,等他把话说完,但是小宝不吱声了。

    气得甘来很想给他一巴掌,小宝疑惑地看她:“娘亲的话你记不住?”

    肖思宁也在等着下文呢,这时就插话道:“你娘就跟你话多,我们能听到几句?”

    小宝摸了摸鼻子,确实,要不说自己才是儿子呢,娘亲的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听到的,不由得小胸脯一挺:“另一种就是托儿,专门制造舆论带节奏的!”

    节奏这个词古已有之,不难理解,不过“带节奏”这种说法,倒是另类,众人品品,颇觉恰当。

    甘来听得不是很懂,但也听明白这些说话的人不怀好意。

    于是不声不响抄起一只备用橹,往那人的竹筏子上一点一推,生生把那筏子顺着船缝给推出去好远。

    “哎、你你……”那人“你”了几次说不出话来。

    甘来抄着大橹,橹板抬高指着他。

    那是橹啊,这么大的橹,通常要两个人才能扳得动,甘来一个瘦弱的“青年”,竟然轻松就抄着橹指着他。

    那架势,仿佛他再要多话,就能一橹板把他拍进水里。

    竹筏子刚被推走,马上一只小破渔船“补位”进来,船上那个拿破毛皮包着脑袋的、须发皆白,甚至睫毛都白的老头甩上来两个破包裹:“你们要的腌猪肉,赶紧把剩下的银钱付了!”

    小宝一看,是水毛毛。

    虽然不知道他甩上来的破包裹里是什么,但是他总不至于无缘无故来这么一出,马上扔下一锭十两的银子到水毛毛的破船里。

    水毛毛拿起来竟然还咬了咬:“嗯,有点甜,挺纯的银子!”然后满意地摇浆就走了。

    楚元拎起两个包裹,不很重,心说十两银子,放在京都也得买下一头猪了吧?就想埋怨小宝手太快,都不商量下就扔银子。

    小宝却递了眼色不让吱声,让他把两个包裹带着,去里间说话。

    待到船棚里,楚元打开包裹一看,有些发懵:“竟是两副水靠!”又比量了大小,嗯,小了,也就小宝穿还能宽松些。

    小宝拿起一副水靠递给甘来:“穿里头!”

    甘来看这黑乎乎的不知什么料子的衣服很是不解:“这玩意儿是穿的?怎么穿啊,这么细瘦!”

    又扥了扥裤腿管:“这玩意儿啥料子的,不暖和吧?”

    李虎进船棚看到水靠,就把另一套递给小宝:“你也穿着吧。”

    小宝不干:“我习得水性!”

    李虎说:“水猴子给你你就穿上,他都是水猴子了,你水性如何怕是能看出来。”

    小宝无语,这是能看出来的?

    等到小宝终有一日看到水毛毛的手指间和脚趾间竟似长有蹼,才能明白为什么人家能“看”出水性来。

    李虎给楚元他们说了“水猴子”是什么人、给小宝做了什么承诺后,楚元才不心疼那十两银子。

    不过,他们对小宝隐瞒见过船帮帮主这回事比较不满,原因有两个:第一,还不能确定对方是好是歹就私下见面,出事儿咋整?人家把你剐了我们都不知道去哪儿、找谁报仇去!

    第二,见就见了,回来也不告诉一下,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再说,你回来说一下,咱也好跟人家礼貌礼貌,这现在整的,人家处处帮忙,显得咱多失礼!

    当初李虎不带他俩出来找水毛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俩小子维护小宝维护得密不透风,动不动就跟人犯横,怕得罪人。

    现在小宝不能说出这理由,但也实话实说:“你们要是有我这样人见人爱,准保就带你们了。”

    李虎受不了这些小孩子没事儿瞎抬杠,嫌耽误工夫,把话题扯到正轨:“刚才那要搭船的人,怕是有什么诡计,水猴子让你们防备着。”

    说着,指了指那两副水靠。

    两副水靠做工很讲究:加厚的油绸,滑腻而且保暖;用兽筋做的鱼线缝制,针脚细密;密扣紧袖束腰窄裤管,很能减少水的阻力。

    连帽子都是做得十分贴紧脑袋,能把头发完全、紧密地包裹住。

    实在是相当专业的装备了。

    待到第二个渡口——大沙头渡口时,已是中午。

    这是一处官渡,所有经过的船只都要排队等待检查。

    渡口比较大,自有泊位,有专供货物装卸的码头,岸边有可以出租的仓库。

    附近还有集市,很多卖菜、卖米酒的小地摊围了好多人。

    渡口专门搭了棚子,棚子下两张桌子,一桌负责登记船只、收取“过船税”;另一桌负责给通过“查船”的船主,卡上“安全戳”,有点类似通关文牒上盖章的意思。

    查船需要的时间很长,而小宝这个船队五条船,还排在队伍的中部,估计要等上半个时辰才能轮得上,所以小宝决定上岸转转。

    李虎也看出小宝在船上待的腻味,就同意了。

    这是官渡,有衙门的人驻守,应该没有大碍。

    再说,小宝和甘来把水靠天天穿在身上,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可见“水猴子”一路都在给保护着。

    再说把一个小孩子“圈禁”在狭小的空间,确实挺可怜的。

    岸上的集市很热闹。

    官渡一般位置好,在很多方向上是交汇口,设施又齐全,过往船只很多,因此能招来很多做小买卖的商户。

    这种集市是要收取摊位费的,由此可见其兴隆热闹的景象。

    往来船只常会在这类渡口进行物资补充。

    现在天冷还好,多数食物能存放得住,到了五六月份,这里会更加热闹,都是来卖吃喝的。

    当然也有其他小玩意儿,比如清明节有卖柳条头环的、端阳节有卖面具、香包、雄黄酒的;八月节还能在岸上看到傩戏等等。

    甘来说要再买些鸡蛋。

    她觉得人家把那么难得的水靠给她用,承的情不小,一定要多准备些煎蛋报答人家。

    因此小宝带队,除了三顺的镖师留下来等着查船,剩余的人都跟他上岸逛逛。

    小宝虽不晕船,但是长时间不能脚踏实地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体验,所以他很需要上岸放松放松。

    集市上卖什么的都有,倒是卖鸡蛋的不多。

    甘来只看到一个摊在卖鸡蛋,两个土篮子,加一起也就不到一百个鸡蛋的样子。

    早上每人两个鸡蛋,她们一条船就是二十个,还白送出去一张十个鸡蛋的煎蛋,一早上就出去三十个鸡蛋。

    甘来实在觉得一百个鸡蛋没多少,吃不了几顿。

    就在这时,一个老妇胳膊上挎着一个菜篮子走到甘来近前,满脸褶子挤成一朵花,谄笑地问道:

    “这位小哥,我家鸡蛋有的是,您若买,还包送到船上去。”

    甘来正准备把那两篮子鸡蛋都买走,闻听此言就停住了,这个好啊,鸡蛋多,还给送货,不用自己拎着。

    甘来还是一脸络腮胡子的扮相,因此憋着喉咙装出男声问道:“你家有多少?”

    那老妇指向码头仓库的方向:“不少呢,这么大两筐!我家就在那边仓库住,是给官家看货仓的。”

    老妇比量的大筐到腰那么高,还补充说:“我让老头子用扁担给您挑着,送上船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