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零二章 煎蛋换黄鳝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996更新时间:2022-08-01 11:01:23
    雾失楼台。

    浓雾中,小宝一行五条船缓缓离开船坊,船首的灯火照不进水面,只为让近处的船只看到,别相互剐蹭。

    每艘船的船帮外侧都用绳子吊着一块木板,上面摆放着五供:香炉一只、花觚和烛台各一对。

    这是临时搭起的祭台,是用来祭拜行神的。

    “行神也叫路神,”李虎在给小宝“普及”行船常识:“传说是黄帝之子累祖,好远游而死于道,故被后人以为行神,是五路财神之一;

    五路财神有户神、灶神、土神、门神、行神,所谓五路,指东西南北中,意思出门五路,皆可得财。”

    小宝问:“您说真有这些财神吗?”

    李虎笑:“愿望而已,或说祈福也行,毕竟,我们总是希望出行一切顺利嘛。这祭台,出发前和到达后都要摆上一摆的;

    还有,百姓都信这个,都会搭祭台,若我们不搭,会让看到的人心中不喜,平和些的,会谴责上几句不懂世故,焦躁些的,就以为你不敬神明会牵累他们;

    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讲,随波逐流不是坏事。”

    这番话让小宝想起娘亲曾经讲过的一个段子:

    说有个地方,那里的风俗是“正月不剃头”,因为“剃头死舅舅”。

    原本是几百年前的人为了表示思念旧主、抵抗异族的统治,民间自发在不用出门的正月里蓄发。

    结果这个“思旧”经过百姓的嘴传来传去,几百年后就变成讹传,说成“剃头死舅舅”。

    于是不管长发让人多烦恼,正月里都不敢剃头,不然拜年时让舅舅看见,别说不给压岁钱,还得挨上一顿胖揍。

    虽然小宝不明白那个地方的人为什么会不留长发,但还是觉得这类事情有些裹挟和绑架之意。

    不过,入乡随俗,娘亲也说过“不要跟大环境作对”。

    李虎继续说:“行船门道多着呢,走镖的门道也多,不信你看着,够你新鲜几天的。”

    这是拿小宝当孩子哄了,怕他觉得行路难熬。

    船头倒是很明亮,那里有两个三脚铁炉,是楚清给的“赠品”,这种铁皮小炉灶不占地方,还可以随处移动,生火做饭很是便利。

    炉上一只铁锅里,粥水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另一只炉子上则是一个平底煎锅,里面刷了一层薄薄的油,甘来正粗鲁地双手各拿两个鸡蛋往锅里磕蛋汁。

    很快,平底锅里,如同雪地长出金元宝一样,白白的底上十个圆圆的、金灿灿的蛋黄已经半熟,甘来抄起个平铲掀起来翻个面,炉子边上则是一桶生鸡蛋。

    香味儿伴着热气蒸腾,让浓雾都似乎流转起来。

    “哗啦”一声,煎蛋滋滋的声音被一阵水声掩住,船帮边上浮出个人来,一只手里提着篓子,另一只手正在抹脸上的水,半截身子浮在水上,好似脚下有根一般。

    小宝惊叹此人踩水功夫了得,能稳稳立在水里,腿下划拉着水,可上半身一点都不晃动。

    “真香!给点吃呗?”那人说。

    甘来一只手拿着铲子,正要把拥有十个蛋黄的大煎蛋简单划成几块。

    闻听此言,干脆,一整个都掀起来,随手抓过一块席子,用力一扯就扯掉二尺见方大小,把煎蛋扣在上面,一卷,向那人扔去。

    那人哈哈大笑,扬手接了,倒不白要,把手中篓子甩到船上,说:“算是换的!”竟站在水中间就吃上了。

    有船工过去把篓子打开,额滴个乖乖!里面纠缠、扭动的是满满一篓子黄鳝,足足三十多斤!

    这才二月底,能搞到如此多黄鳝,可是不容易!

    小宝在边上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太肉麻了。可那船工却是笑得眯缝了眼睛:“中午,给你们搞个鳝鱼粉丝煲!”

    水中那人三口两口就吃完了热气腾腾的煎蛋,甘来看得发呆:那么烫,他怎么咽下去的?

    没等甘来问出口,那人已经向水中下沉,往远处游去,只留下一句话:“现在不吃就把篓子拴在船帮上,泡水里死不了,不够吃还有!”

    “水猴子的人。”李虎说道。

    刚才那人说“不够吃还有”,就是随时有人跟着船队的意思。

    “甘来,你怎么知道那人是船帮的?”小宝不解地问,甘来都没问过那人是谁就给人鸡蛋。

    “不知道啊。”甘来已经在锅里又刷了一层油,左右开弓往里面打鸡蛋。

    小宝指指鸡蛋桶:“那你怎么给他鸡蛋吃?老贵贵的!”

    “大冷天的泡在水里讨吃的,怪可怜!”甘来把手指头上沾的鸡蛋液用嘴巴吮了吮。

    楚元看着就直皱眉头:“你恶不恶心,那是生的!”说着就拿抹布要擦甘来的手。

    甘来躲开他,已经又抓起四个鸡蛋往锅里敲:“矫情!我在山里时,能吃到蛋就不错了,别说鸟蛋,连蛇蛋都是生吃的!”

    早餐,稀粥就着烤饼子,煎鸡蛋,还有南坪县的特色老咸菜,大伙见缝插针地找地方坐着吃。

    南方人做咸菜可比北方人讲究得多。

    这种老咸菜,是用春天收获的青菜头,给削了皮、剔了筋,一破两开,摊到家屋的石坎上晾晒。

    待到脱掉些水分后,切成块状或丝状,反复用泉水淘洗去其渣滓。

    再用竹编的筛子摊好,端到室外去风干水气,然后才加入适量的食盐、草药、姜米、蒜粒、香料等等好多配料,放入缸中存放。

    腌制好后的青菜头,变得色泽褚红、香气馥郁,嚼起来既脆也韧,味道极为鲜美。

    雾,眼见着稀薄起来,天光也越发明亮,太阳仿佛嘴馋这热乎乎的早饭,要急急赶来分享。

    李虎不太满意地看了看自己这份鸡蛋,甘来拿铁铲子瞎划拉,好好的蛋黄都划拉碎了:“甘小子,下次你干脆把鸡蛋搅匀了再煎吧。”

    为了出行方便,甘来当做男孩子称呼。

    甘来才不理他呢,哼,跟楚元一样矫情。

    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想咋?

    李虎又说:“估计有人靠近咱们的船,被水猴子他们干掉了。”

    小宝也不满意自己的鸡蛋,火候掌握度得不好,半生不熟的,竟然是溏心的,听到李虎的话,倒是不想着鸡蛋了,问:“我咋没察觉到?”

    李虎说:“我也没,不过肯定有人靠近了,不然水猴子的人不至于这么早就露面。”

    看来,并不像李虎一早分析的那样,只有停船的时候有危险,眼下行船的时候也不乐观。

    甘来对此不在意:“来就来呗,鸡蛋还不少呢。”

    她是说大不了再给水猴子的人煎鸡蛋,不让人白出力就是了。

    楚元倒是没有作声。

    当年他跟师傅四处游走,曾经到过江南一带的,也就是在那时候把水性练出来的。

    所以他知道别看这河上看似风平浪静,河底可是高低起伏,急滩深槽地上下交错,不知道多少水草、漩涡和淤泥。

    水猴子的人能够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给他们解决掉麻烦,可见这船帮也是有本事的。

    三顺镖局的船工兼镖师这时候插话:“我听说,船帮以前收编了一大股水贼,都是些水性极好之人,以往觉得水贼不得多可恶呢,今儿见的这个倒是个好脾气的。”

    另一个镖师拍了拍他肩膀挤兑道:“听说你以前还当过山贼呢,都是贼,老鸹落在猪身上,谁也别笑谁黑!”

    嘻嘻哈哈,这帮家伙就笑闹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