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三顺镖局”的速度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578更新时间:2022-07-26 18:00:26
    跟余超毅简单地聊过之后,得知三顺镖局目前只剩下一支队伍在家,其他人都出镖去了。

    看来余超毅没有吹牛,他这镖局业务是真忙。

    小宝干脆把他送回三顺镖局,自己一伙人也跟着住进来。

    送佛送到西,帮忙给镇几天场子。

    小宝是这么分析的:“余掌柜,既然常丰敢套你麻袋,必然不会只对你一人动手,你的各路镖估计也得碰上些麻烦。”

    是啊,把掌柜打一顿能有什么作用,最多让他回家养病一阵子,让他无暇顾及各路出镖情况才是真正的目的。

    余超毅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瘦高的、看起来有些文弱的小男孩,他没想到一个小孩子竟能想得这么深刻。

    余超毅现在浑身骨头都跟着痛,强忍着不让表情看上去扭曲,有些为难地说:“是这个理,但是人都已经撒出去了,现在各路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

    小宝:“余掌柜介意说说你的各路镖都运去哪儿么?”

    余超毅有些犹豫,不说吧,人家今天把你救了,说吧,这却属于业务保密范畴。

    肖思宁给透话:“我们主子不想知道是什么镖,只问去哪儿,这是想看能不能帮上你。”

    这样啊,倒也不算犯规。

    余超毅想了想,现在他确实需要帮助,家里如今只剩下一支队伍,万一外面哪一路有情况,家里这支队伍就是补救,可要是条条路都出了问题呢?

    小宝看他纠结,就说道:“是打算看能不能帮上忙,我推测,若出问题,应该在水路。”

    人家把范围缩小了,意思很明显,是真来帮忙,不是图他什么。

    余超毅不再多想,开口答道:“水路只一镖,今早出发的,去宣慰府,途径义斌府码头时会略停留,给送些私人的包裹。”

    说着,余超毅取过他们自己绘制的水路图给小宝看:“你瞧,就是从这往这边走。”

    三顺镖局的水路图和以往小宝见过的内河航道图不一样,上面的水路以小型河流居多,都是运河分叉中较为细小的河流。

    为的是提高速度,不与官船抢道、抢码头,也是由于他们货船很小,适合小型河道。

    余超毅指着地图中靠近宣慰府码头的位置说:“要是真出问题,应该在这里;

    我们的船出发人员都是定数,没混进人去;

    船只也检查过,没问题,他们要行动只能是从宣慰府那边着手。”

    小宝一看义斌府心里就乐了,娘亲在那边呢。

    于是点了点水路图说道:“这忙我能帮上,今早出发,这会儿不到午时,还到不了义斌府,我有办法让人先你一步给宣慰府送信。”

    余超毅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办法?

    小宝笑笑说:“我帮你忙,然后等你的人平安回来后,我跟你谈笔买卖。”

    余超毅明白,眼前这位小公子是把这次帮忙当做“投名状”,肯定要谈的事情不小。

    到晚上的时候,他就会明白,人家小公子是在启发他递交“投名状”呢。

    常丰镖局确实准备在水路上捣乱,他们的目标是撞沉三顺镖局的运输船。

    但是常丰镖局自己没有船队,只能借助大运河上的商船来达到这个目的。

    常丰镖局背后的东家是孔普高。

    孔普高私开两处盐井,为了把自家的私盐卖得更远,仅凭陆路运输太慢,而且容易暴露,因此想吞掉三顺镖局为己用。

    起先行事比较谨慎,想用抢生意的办法把三顺镖局挤垮,结果并未达到效果,而且孔普高当时也没有下死令必须在多长时间内搞定这件事情,所以这事进展很缓慢。

    现在不行了,春节刚过,常丰的大掌柜就接到通知:这点小事儿再拖下去,他这个大掌柜就不用干了。

    为此,他专门跑去跟余超毅谈判了三次,人家不但不同意,甚至第三次都没见上面。

    这下激怒了常丰的大掌柜,派出一队镖师装扮成商队,跟着去宣慰府的商船上路,准备在路上劫持船老大,命他撞沉三顺镖局的小船。

    但是这些商船体积大,只走运河,不走分流,所以,他们只能在接近宣慰府码头的水域进行。

    争取连人带船和货都给折在水里,如果此计不成,就在他们交货之前把货截走。

    总之,务必要让三顺镖局蒙受经济损失的同时,把他们的名声也打沉底。

    小宝和甘来回到后院,分别把鲜肉装进不同颜色的口袋,然后吹哨呼唤两只金雕“开饭”。

    小宝训练金雕当信使的方法很有意思,凡是去过的地方,用专门颜色的布口袋装鲜肉,一个地方一个颜色。

    金雕出发前吃什么颜色袋子里的肉,就说明它要去什么地方送信。

    “小甘甘”吃肉吃得慢条斯理,还不时抖翅膀扇“来啊”一下子,那炫耀的意思很明显:赶紧多吃点吧,谁路远谁饿!

    这次“小甘甘”负责去义斌府给楚清送信,让楚清帮忙通知三顺镖局的队伍做好防备。

    “来啊”则要飞去宣慰府通知自家小子帮忙替三顺镖局给雇主通气说好话,告诉货物要迟些送到。

    楚清接到小甘甘送来的信笑了:儿子的请求,当娘的必须支持啊!

    很快,楚清派出一支马车队接应三顺镖局的货船,把货物都卸下来走陆路去宣慰府,而船队直接就地返航,晚饭前就回来了。

    有楚清的车队帮忙运货,插的是“宝清盛”的旗帜,义斌府和宣慰府又都有自家的小子在此开店铺,能关照上,那可真是一路畅通。

    三顺镖局这一趟走镖,只耽搁了一天,而且因为派人提前通知和致歉,雇主也通情达理,没有计较,因此三顺连赔偿都不用。

    当晚,“小甘甘”就带回来楚清的回信,说已经护送三顺镖局的队伍去宣慰府;第二天夜里,“来啊”也带回来三顺镖局的镖师写来的回条:货已送抵,一切平安,宣慰府码头果然看到常丰的二十名大镖师。

    这下,余超毅折服了,这个小公子真的能量很大。

    不顾此时已是深夜,余超毅硬是拉着小宝喝酒,问小宝想跟他谈什么买卖。

    小宝不情不愿地抱着白开水喝着,然后眼巴巴看着楚元把橙色瓶子的“玉液琼浆”倒给余超毅喝。

    “楚公子,您想跟我谈什么买卖?咱现在就谈!”余超毅饮下一杯醇香的玉米酒,爽快地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