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七十八章 缘由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912更新时间:2022-07-20 11:08:44
    被绑的山匪没有迷惑多久,就被恐惧取代了。

    楚清拿了把匕首走到他跟前,锋利的尖刃闪着寒光,对上他的脸孔。

    “啊……啊……”惊恐占据心房,山匪不停叫唤着,因为绳子勒得狠,嘴唇早已没了血色,甚至被抻的开裂、起皮,口水也被绳子吸干,看起来颇为可怜。

    楚清拿着匕首并不是要杀他,也不是吓唬他,而是过来割断绳子的。她想要问话,就得松开他的嘴,可绳子捆得密实还死紧。

    楚清拿着匕首比划半天也不知到从哪儿下手,因为不管从哪儿下手好像都会割到他的肉。

    山匪紧张得魂魄都快离位,越紧张就越想磕头求饶,可是一躬身,就把脖子勒得更紧,于是脖子、嘴巴甚至一直到脑门都充血、肿胀起来。

    人就是这样,如果刚被俘时吓唬他,未必吓唬得住,他会依旧保持在对抗的惯性中,跟你不死不休。

    可俘虏后不闻不问,他还能在温暖的屋子里苟延残喘这么长时间,就会期盼活下来,时间越久想活的愿望就越强烈。

    这时候稍微有些威胁生命的迹象发生,就会让他惊惧不已。

    他这个样子,楚清更没法下手了,他都快把自己勒死了。

    甘来实在看不下眼:老大也是的,割绳子就割绳子,你寻摸什么哪?不杀他就很便宜他了,割个绳子怎么还怜香惜玉上了?

    一个大嘴巴呼过去,山匪侧倒在地上,不敢叫唤、也不敢动弹了,甘来从楚清手里拿过匕首就把山匪绑在身后手腕处的绳子给割断了。

    自然不止割断了绳子,后腰连着屁股处的羊皮袄开了个将近半尺长的大口子,皮毛翻翻着,跟开裆裤似的。

    那山匪早被捆得手臂不过血,这一松绑,双臂竟似针扎般密密麻麻的痛,但是连缓都不敢缓上一会儿,赶紧趴地上磕头谢放过。

    这一磕头,后面的大口子更像开裆裤了,把楚元乐得噗嗤噗嗤的。

    “说说吧。”楚清说。

    山匪一时怔住,不知该说些什么。

    还有,那个给她一个大嘴巴的姑娘,现在没有络腮胡子了,很是漂亮……

    楚元一脚踹他肩膀上:“你瞅啥?!”

    山匪被踹得龇牙咧嘴,把堵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还是回答上一个问题吧。

    山匪很快整理了思路,让“说说吧”,无非就是问老窝在哪儿,多少人,都是什么人而已,那就说呗,不过……

    “我说,不过,老大老爷、不是老大夫人、不是……”这该咋称呼呀,太难为人了!

    眼瞅着楚元又要踹他,山匪一下子机灵了:“这位大人,小的马上说、立刻说,不过您得保我的命才行!”

    这下肖思宁也要踹他:“给你脸了是不是?还TM讲上条件了!”

    山匪:“不是、各位爷您听小的说呀,小的要是啥话都告诉你们了,回头我们小都统大人就该杀了我了呀。”

    肖思宁:“老大,现在就杀了他吧,完了我再去抓几个回来。”

    山匪:“呃……”

    审问得知,这伙山匪是国战时趁着溃败从小路逃出来的逃兵,由一名小都统率领。

    这小都统叫杨玉,是个头脑灵活的人,平日就带着手下五百兵士出工不出力,到战场上更是保命第一,因此他手下的兵都很拥护他。

    与大宣交战,杨玉就一直不看好,国战时借着对山路的熟悉,最终把手下的五百兵卒给成功带出了二百来人,其余的都死了。

    也是因为这二百不到的人逃出生天,所以对杨玉更是惟命是从。

    啸聚山林的头两年,又吸收了一些逃出来的王宫侍卫,为了生存打家劫舍。

    旧东伦百姓本就过得穷苦,不堪其扰之下干脆也加入他们。

    加入之后发现,当山匪比当亡国奴强多了!

    当亡国奴,既要受原先贵族或大地主的欺压,还要受大宣人的管制,大宣的各层官员对他们自然是视若草芥,双重压榨下,还是当土匪舒服。

    就这样,几年间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庞大,如今已有近千人。

    人多嘴就多,粮食就成了大问题,所以他们不单打劫过往商队,连就近的村落也洗劫,以前只劫粮食,后来变成什么都要,尤其女人。

    附近村落日渐荒凉,人都搬走了。

    “就这样也吃不饱。”山匪蔡皓贤已经说得口干舌燥了,眼睛盯着楚清手里的茶杯直舔嘴唇。

    楚清让人给他倒了一碗水,让继续说,结果蔡皓贤一口喝干还想再来一碗,肖思宁不给:“怎地?喝多了再给你拿个恭桶呗?”

    好歹是补充了些水分,蔡皓贤再说话是也不那么干巴了:“我们吃不饱,就接活干,谁给钱就替谁打劫;

    打个比方说哈,张家的商队跟李家商队有仇,啊,也不一定有仇,反正同行都是冤家,就花钱雇我们打劫李家商队,完了三七分,我们占七;

    更多时候为了不得罪我们,干脆一分都不要,全是我们的,不过这样的时候也不多,但是哪怕就一次都够我们痛快半个月的。”

    问到年前那次截杀楚清的事儿时,这蔡皓贤才明白,眼下就是让他们死了一百五十人的那伙商队。

    蔡浩贤都结巴了:“还真是你们!”

    上次死了一百五十人,其中有五六十人是孟家派来的。

    “也不全是孟家的人,我听他们说,他们是江南几家商人一起出钱雇来的,不过是孟家起头撺掇的,说你们车队有钱有货,只要杀了带头的,钱货都归我们。”蔡浩贤交待道。

    楚清问:“他们是怎么联系上你们的?”

    蔡浩贤:“不是联系我们,是我们的人下山巡逻时,看到五六十人突然出现在我们山坡,鬼鬼祟祟地到处找地方藏马匹,还挖坑藏人藏东西;

    我们的人一看有马,就出来把他们全绑上山,搜了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和马匹,就准备杀掉他们;

    结果他们领头的大喊大叫,说有大买卖给我们做,我们小都统就同意了,不过要求他们跟着一起干,怕他们说谎。”

    小宝问道:“那你们出的人都是当兵的?”

    蔡浩贤:“是,那孟家人说,你们的护卫多,也厉害,让我们出些能打能杀的,带上武器,务必要杀死……你们。”

    今天又死了三个,唉。

    小宝又问:“那你们今天是怎么回事?”

    蔡浩贤:“死了那么多人,我们这些人没剩下多少了,我们也怕你们报复呀,就在山上挖了好多陷阱,能捕大牲口就大牲口,我们已经断顿了,吃不上饭了要;

    要是捕了你们的人更好,有人掉进陷阱一叫唤,我们看人少就杀,人多就跑呗。”

    楚元:“你们不是有一千来人么,才死了几十人,怎么就没剩下多少了?”

    蔡浩贤看了楚清一眼:“这边这么大动静,又是砍树又是盖房子的,我们不敢下山,粮食又不够吃;

    山上好多后加入的兄弟、不是,后加入的土匪,原本就是这一带的百姓,就偷偷跑出来到你们这做工赚钱,就不回来了;

    山上除了我们这些当过兵的,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小宝:“没多少人是多少人?”

    蔡浩贤:“不到五百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