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七十七章 撒谎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621更新时间:2022-07-20 11:08:44
    甘来把两只羽箭都在尸体上刮擦干净,还顺带瞟了趴在地上那带头之人一眼。

    带头之人抖得更厉害了。

    他觉得,那哑巴的眼神,好像很遗憾他身上没有箭似的。

    小宝想了想,不能在这审问。

    坑里那个嚎了半天了,别把人给招来。

    于是捡起绳子,在带头之人的嘴巴上狠狠绕了一圈,然后又绕脖子、手臂,直到把人上半身捆成很完美的粽子,才把他提溜起来让跟着走。

    可怜的俘虏嘴里勒着绳子,不能说话,也不敢喊。

    只要发出声音小宝就踹他,一踹就趴地上。

    缚在身后的手和脖子上的绳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给绕得,手一有动作脖子就会被勒紧,难道这就是“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甘来抓起地上的尸体,小蛮腰一发力,就把尸体砸在坑里那位的身上。

    坑里那位已经快没力气嚎了,这一被砸,发出了此生最后一次感叹:“啊!”

    甘来把第二具尸体拎到坑边,看了眼还有哪些木刺空闲,把尸体狠狠掼下去,就算还有口气,这下也凉透了。

    小宝和甘来不敢久待,牵着那俘虏就往山下走去。

    还是回家吧,山里不安全。

    甘来本是走在前边,突然想到什么,返身又跑回去。

    小宝只觉一阵风刮过又刮回,甘来怀里抱着四把刀和那支骨碎筋折的野兔子,还有那块破羊皮跑了回来:“别浪费了。”

    那名俘虏猛然看向甘来:“呃……啊啊……吁……咔咔。”

    小宝踹他一脚:“你说啥?”

    甘来:“对,我是女的。”

    小宝用钦佩的眼神看着甘来:“这你都听得懂!”

    甘来把刀和兔子都放进小宝怀里,羊皮重新围在脖子上,然后把俘虏的帽子往下一拉盖住他的眼睛,就把人扛在肩上,说:“走,饿了。”

    甘来说饿了,这可是大事儿!饿了的飞毛腿大力神是很快会变成一摊软泥不动弹的。

    小宝和甘来快速下山,都快到家了才想起没有叫上两只金雕。

    “小甘甘”和“来啊”原本在天上看着俩人遇险,就等着骨哨声一响往下俯冲呢,可盘旋半天这俩人谁也不叫它们,就没敢下来。

    可又等半天,发现他们径自下山去了,可是高兴坏了,朝着自己早已看好的目标就俯冲下去。

    ………………………

    楚元瞪着小宝和甘来,手指头指指这个,又点点那个,气得话都说不出。

    甘来自顾自啃着穆念慈炖在锅里的羊骨头,上面的肉颤巍巍的,炖得真是够火候!

    肖思宁查看那四把刀:“东伦兵的!”

    小宝一脸无辜地看着楚元,等他说话。

    楚元嘴哆嗦着,半晌才哆嗦出一句:“你俩等着!”

    这是要告状的意思。

    甘来一抬手,把羊骨头塞进楚元嘴里:“吃!”

    嘴最好用来吃东西,少说话为妙。

    甘来真是饿坏了。一路把俘虏扛回来,还要避开伐木的工人,很是绕了个远。

    其实她不跟楚元顶嘴,只默不作声狂吃,还是因为心里的后怕。

    要是小宝被陷阱里的……她都不敢想。

    今天真是鲁莽了,下次还是得听楚元的。

    等啃完一盆子羊骨肉,胃里安定了,心也略定了下来,甘来才把之前的经过讲给两人听。

    肖思宁的反应不比楚元好多少,脸都吓白了。

    “等下娘亲回来了,就说是你们抓回来的!”小宝指着地上的俘虏,说给楚元他们听。

    楚元气急败坏:“休想!我非你娘说清楚不可,让你娘把你关起来!胆儿太肥了你俩!”

    楚元一边说一边来回快速地走动,借以发泄心里的惊惧:“咱们一起背着你娘擅自行动也就罢了,你俩竟敢私自就跑出去!”

    随后停在甘来面前:“尤其是你!他小,你也小吗?这也就是小宝命大,爬上来了,万一……万一……”说不下去了。

    甘来低着头,一句都没敢回嘴。

    楚元发完脾气,总算坐下来,肖思宁小声跟他商量:“一会儿老大回来,就说咱几个一起抓回来的吧,啊?”

    楚元冲他瞪眼:“你也小?!”

    肖思宁赶紧把双手往下压一压,示意楚元消消气:“不然咋整,真的说实话?老大那不得……”说着,两手在鬓边比划了下。

    想到楚清两鬓那缕通向脑后的白发,楚元不言语了。

    肖思宁回头冲着甘来和小宝就吼:“你俩,能不能长记性?”

    甘来马上点头:“能!再不敢了。”

    小宝没吱声,这可不是长不长记性的事儿,侦察就是不能人太多。

    肖思宁一下子冲到小宝眼前:“嗯?”

    小宝抿了抿嘴,甘来一巴掌烀在小宝脑瓜顶:“说话!”

    小宝只好点头:“嗯,不敢了。”

    肖思宁听见院子里黄蓉的声音:“主子,您回来了!”马上冲到捆在地上的俘虏跟前:“你是被我们四个人抓回来的,记住没?!”

    俘虏能说什么?嘴还勒着呢。

    要是只有小宝和甘来,他还能撒个谎应付应付,现在是在人家地盘上,能不能活自己掌握不了啊。

    楚清回来后听肖思宁说抓回来个山匪,很是惊讶:“你们进山了?”问的时候眼睛看向小宝。

    小宝马上拎起野兔:“我们抓兔子碰上他的。”然后踢了俘虏一脚:“看他不像好人,就抓回来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抓兔子时碰到意外了。

    楚清:“说实话!”

    屋角四把制式刀,这山匪双手双脚都拿刀的吗?

    小宝沿着楚清的视线看去,汗就下来了。

    甘来故作镇定:“我们抓兔子,他们要打劫我们,我们把他们打了一顿,有三个不禁打,就剩下这一个。”

    肖思宁和楚元配合:“是、是啊!不禁打。”

    楚清上上下下扫了一圈这四个人,没看出受伤,就没再吱声。

    他们存心要瞒,就别问了,都是不想让自己担心,楚清领情。

    小宝右脚不由得暗暗碾了碾地,鞋底有个窟窿,陷阱的木刺扎的,脚也破了,希望地上没有血迹。

    被绑的山匪此时很是迷惑:大宣的女人都这么凶残的吗?那个扛着自己一路飞跑的,竟然会怕眼前这个女的,那这女的肯定更凶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