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七十六章 “自己跳坑!”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513更新时间:2022-07-19 11:34:46
    “小甘甘”几次忍不住向下俯冲又猛然“刹车”的动作引起了小宝的注意。

    小宝半低着头似乎还在搜寻猎物踪迹,可眼睛却使劲儿往天上瞟,顺着“小甘甘”的动作趋势做延长线,看到对面山坡处一只傻狍子正优哉游哉地在雪地中寻找能吃的灌木枝。

    小宝突然就有些情绪低糜。

    金雕之于狍子,那是纯压制性的优势。所以它根本不必费脑子,直接扑下来便是。

    可娘亲,无依无靠,既没有家族背景,又不是皇亲国戚,想跟孟家这等商人复个仇还要思虑甚多、费尽周折。

    还有,密侦司的身份,对娘亲来说如同鸡肋。

    听起来很拉风,实际上能掌控的力量仅有自家那些加入密侦司的哥哥,还都在沃斯国潜伏着。

    而娘亲一切的权利都被集中在经商这一范围,其他的,密侦司一点都没给帮助。

    被山匪截杀这么大的事儿,密侦司竟然都没说给分配些帮手来。

    武继昌随便出行还能调动几十人呢。

    还是力量太小啊。

    小宝不但吐槽密侦司,连皇帝也一并吐槽:吃着我娘亲的血汗钱,却不顾我娘亲死活,纯粹一条大水蛭!

    就这样边想边走,脚下的雪地突然陷落,小宝重心不稳也陷落下去。

    这是一个用雪覆盖的翻板,小宝因为分神而没有注意到。

    甘来走在侧前方,听到身后动静,一回头就见小宝突然矮了一截,没等反应过来小宝就不见了。

    翻板下是很大的一个坑,坑底是十几支手腕粗的树枝,削得锋利的尖端直指向天,就算是野猪掉下来,也能扎个透心凉。

    这是猎捕大动物的陷阱,深,且宽大。

    没时间思索应对之法,小宝本能地将猎叉狠狠往坑壁上扎去。冻土虽硬,却也让猎叉头扎进去一半深。

    就在鞋底触到木刺的刹那,小宝把自己挂在了猎叉上。

    一身冷汗。

    甘来冲到坑边,迅速取下肩上挂的绳子,想把绳子一头甩给小宝,准备将他拉上来。

    “抓到啦!”

    突然一声大喊,雪地中呼啦啦冲上四个人,手中的刀锋架在甘来脖子上。

    甘来无法再动,小宝只能就那么挂在猎叉上。

    “说!你们是什么人?”一人问道,看样子他可能是带头的。

    甘来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没动,也没答话。她不敢出声,怕暴露性别。

    小宝接话:“你们放开我哥哥,我们只打些兔子、山鸡就走,家里揭不开锅了。”

    “你闭嘴,小崽子,我问他呢!”那人威吓小宝,把刀刃又往甘来脖子上凑了凑。

    好在是冬天,甘来脖子围着厚厚的羊皮,可就这样,也看到有羊毛被割断,打着旋儿落下来。

    “我哥说不了话,小时候发烧好悬死掉。好了以后就说不了话了。”小宝说道,做出吃力的样子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哥,把我拉上来吧。手快冻僵了,要抓不住了。”

    说这话的时候,甚至带上哭腔,俨然已经支撑不住了。

    甘来面露急色、站起身来,羊毛掉的更多了。

    这大冬天的,小宝手上戴的是半截棉闷子,手指头都露在外面呢,再这么下去,就算小宝能抓住猎叉,那手也会冻伤的。

    甘来的样子让那四个持刀人略微放松些警惕,三个人收了刀,抱着膀站在旁边。

    看样子这哥俩真是一家的,这会儿只知道害怕和着急,倒是不像官府的人。

    “问啥问,把他踹下去不就完了么,管他什么人,在里面生死由命吧!”另一个人说道,其他人咧嘴跟着赞同:“就是!”

    那个带头的人想想也是,就用手里的刀往甘来脖子上示意了下:“自己跳坑吧!还能多喘口气儿,不然现在就让你……”

    话音未落,甘来突然侧身一撞,脖子离开刀刃的同时,把一个抱着膀子的歹徒撞得趔趄后退,然后摔倒。

    那带头的一看,立马挥刀砍向甘来,甘来借着刚才一撞之势拔腿就跑。

    趁着四人注意力都在甘来身上,小宝轻踩脚下木刺,借力荡起身体,一个腹部绕杠把自己腾跃起来。

    亏得刚才猎叉扎得够狠,承受住小宝这一翻腾,小宝借机攀上猎叉跳出陷阱。

    那领头的歹徒眼看着大刀就要砍到甘来,甘来突然扯下脖子上的羊皮,回身抽在他手上。

    虽是羊皮,可甘来力气大,这一抽让那人持刀的手腕像被重物砸到一般,一下子就垂下去。

    另外二人也急急猛追甘来,摔倒的那个更是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

    小宝一跳上来就把腰间的野兔扯下来砸在那人脑袋上,趁他发懵的一瞬间直接飞起一脚,把他踹进陷阱!

    惨烈的哀嚎声让追赶甘来的三人止住脚步,惊疑地回身,就看到小宝带着钩子的腰带已经甩了过来!

    带头的人立即挥刀就挡,却抵不住腰带上的铁钩勾住他的袖子,小宝奋力一拽,那人就扑到在地。

    甘来不跑了,返身摘下弓就搭箭,然后松手就射杀一个。

    还剩下两个人,甘来和小宝不急了。

    夹在甘来和小宝之间的歹徒,突然右手拇指和食指圈出圆形往嘴里伸,这是要打口哨报警吗?

    小宝都不敢吹骨哨,就是怕哨声招来山匪,坑里那位喊声就够大了!可这人却还要吹口哨,那怎能行!

    可腰带钩子还挂在带头之人袖子上,小宝一扯没能扯脱,那歹徒已经把手伸进了嘴里!

    就在此时,甘来第二箭射出,这么近的距离,都不用瞄准,那人被箭矢之力带得直接扑倒在地,手都没来得及从嘴里拿出来。

    小宝扯不下钩子,干脆不扯了,看着那带头的人,脸上是好奇而天真的笑容,问道:“自己跳坑,还是我帮你?”

    带头之人张嘴就要大喊,小宝一个大嘴巴抽过去:“不下去也行,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那人马上闭嘴。

    甘来不声不响地把铁胎弓又挂在后背,然后拔地上两具尸体上的箭。

    带头之人耳朵听着坑里同伴越来越弱的惨嚎,眼睛看着甘来拔起一支箭,还在尸体上把箭头的碎肉和血迹刮掉,身体开始抖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