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八章 审案(二)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599更新时间:2022-07-05 11:01:33
    宋廷山接连把半死不活的抓紧问过,得到的信息基本都差不多。

    这些人都说听到密侦司的人喊“抓住她!她是东伦王女”,于是都行动起来,然后王女直奔武继昌。

    冯仁科是一直与武继昌站在一处的,所以他的叙述最完整:

    “东伦王女直奔武大人,目标明确,那就是要杀死大人啊!但是大人的护卫多,她看杀不了就逃命,大人就追……”

    宋廷山:“武大人为何亲自去追?”

    冯仁科:“护卫们被王女的同伙拖住了,那些同伙掩护王女脱身!”

    冯仁科把他看到、听到的全都讲了一遍,着重强调王女的同伙喊她杀掉武继昌,还用东伦话喊了些什么,使得周围的东伦矿工躲开、为她让出逃离之路。

    甘来当时确实用东论语喊过让矿工们闪开的话,音量不小,冯仁科贴着墙边追赶武继昌时听到了,其他追击的人也听到了,只是听不懂。

    宋廷山命人把当时在场的人隔离开分别问话,包括矿工、武继昌护卫、密侦司探员以及冯仁科。

    小宝和楚元毕竟做贼心虚,于是仗着对自家宅子的熟悉偷偷去窗根下探听。

    然后相互咂嘴:“跟咱们被盘问时一样啊,同一个问题被打乱顺序、抽冷子、翻来覆去问好多遍。”

    宋廷山再次把众人都集中在正厅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一夜未睡,大家都很疲倦。

    楚清他们还好,一直呆在家中,只是熬个夜而已,不算什么。更何况还有黄蓉和那些小媳妇们轮流给上茶点,补充体力。

    真正扛不住的是那些头天凿石挖矿不得休息的矿工,和受了伤的、以及在矿场中打斗的人。

    人在疲劳状态下,思维滞缓,容易出现纰漏,如果有人撒谎或刻意隐瞒什么,这种时候最容易暴露出来。

    但是宋廷山与众位同僚综合了所有的供词发现,大家所言基本一致,不同之处仅在与他们看到或参与的先后时间不同。

    那就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东伦王女真的出现,并刺杀武继昌,最后二人同归于尽。

    尤其是冯仁科的供词。

    因为他只是个文弱之人,既要追武继昌,又要保命,所以是一直溜边追赶,因而他看到的过程比其他人更全面,只有武继昌跳下房顶到高炉附近的这一段过程,因为追不上,所以没有看到。

    也就是说,开头和结尾都看到了。

    对于开头部分,他说:“那个人就是王女,她是女子的声音,还说东伦话。她若不是王女,武大人那么精明怎么会锲而不舍地追她?”

    至于结尾,他说:“武大人的护卫长身形高壮,几乎很少见到比他更高壮的人。

    我们赶到时,那个架子上有三个人,两个落入了炉子口,然后架子塌了,护卫长从架子上坠落时还悲呼‘属下来迟啦’!

    只是后来炸炉了,场面实在混乱,大家忙着救人,没有再见到他。”

    最后架子垮塌时,冯仁科先入为主的认定那个坠落的高壮黑影是护卫长,所以一众密侦司的干探也随着他的思路、或是不想再细想那恐怖的一幕,就那么认定了。

    供词上,他们众口一词地说护卫长从架子上掉下去,但是后来没见到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问过话,包括楚宅里的这些人。

    楚清她们都能相互证明自己这几天都没有出去,而且武继昌留下的部下们也都承认。

    至于楚元,他溜出去追着武继昌去矿场,没人发现。

    楚宅很大,人又很多,尤其是女人很多,楚元又是楚清最常使唤的人,所以给人的感觉像打地鼠一样,无处不在。

    再加上有小宝的刻意掩护,就连卓耀他们都没注意到。

    多亏没有摄像头,楚清想。

    第一个环节——武继昌死因,审查清楚了,结论是:殉职。

    这算是定了基调。

    附带东伦王女也死了的成果,武继昌也算是没白死。

    接下来进行第二个环节——武继昌为什么去矿场。

    “这还用问吗?”韩副千户叫道,他熬夜熬得已经脾气暴躁了:“自然是追查东伦王女下落!”

    “哦?”宋廷山不紧不慢地问道:“武大人告诉你的?”

    熬夜一宿,宋廷山眼睛里也有些红丝,但是精神头还不错,节奏把握得很稳。

    “唔……”韩雪濆打了个磕巴。

    他不知道,他是听说武继昌死了才知道的,但是不能说啊,说出来那武继昌去矿场就是个人行为了。

    那么,武继昌到新伦州来,他韩雪濆代理理事处,目的就说不清楚了。

    所以他答道:“自然是!”

    宋廷山:“就是说,武大人去矿场,你是知道的?”

    韩雪濆:“是啊,我知道!”

    宋廷山一拍惊堂木,啪地一声响,大家都精神了:“既然知道,你为何不多派人手跟着武大人?如果人手够多,武大人怎能遇难!”

    韩雪濆语结。

    如果真的是调查王女的下落,就该多派人手。

    矿场几千名徭役,只带几十人,如何能够盘查得过来?

    白桦立马接话:“就说吧,武大人殒命,你脱不开干系,就是你害的!”

    “我、我不是、我是说,我知道武大人要追查东伦王女,但是不知道他要去矿场!”韩雪濆马上改口供。

    宋廷山的手指轻轻搓着惊堂木,好像在盲猜一枚麻将是什么花色。

    自从小宝遭遇刺杀之后,东伦王女就如同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查不到半点消息。

    而被捕的几名杀手也只是王女花钱雇来的,所知不多,知道详情的在刺杀当场就死了。

    再没有线索出现,王女刺杀小宝的案件就此搁浅,也因此一年多过去了,未有任何进展。

    这是客观原因。

    可武继昌说查下落,就查到了,还同归于尽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新伦州无论知州还是理事处,都是一群废物啊。

    白桦被停职,宋廷山可没被停职,那么这件事就得宋廷山要多担责任了。

    这不是冤枉嘛!

    武继昌既然有王女下落的线索,为何不通知州衙?为何要私自追查?

    只有皇帝钦点的案件,北镇抚司可以要求独自调查或州衙配合,其余一律需要双方共享资源,相互协助、相互监督办案。

    “把圣旨拿出来吧。”宋廷山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