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四章 小宝挨揍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663更新时间:2022-07-03 11:06:06
    因为有蒙面巾的保护,甘来只是脑门和眼眶周围被热气熏红,眼睛也是红肿、干涩。

    也是幸好有蒙面巾的阻隔,甘来吸入的那一口废气被过滤了些,只灼伤了鼻粘膜和喉咙。

    可即便这样,楚清也不敢确定会不会给甘来留下后遗症。

    楚清沉着脸听小宝和楚元穿插讲述整个刺杀程的谋划、执行过程,眼睛却一直盯着甘来的脸。

    这个女孩,差一点就死了。

    为她而死。

    楚清突然站起身,抓过小宝榻上没有收起来的扫尘笤帚,倒提溜着劈头盖脸地揍小宝。

    楚元吓得一把搂住小宝骂楚清:“你疯了!”

    楚清不管不顾,连着楚元也一起揍:“你们不要命了?不要命了?啊?!”

    跟雨点般急急落下的不止笤帚,还有眼泪。

    楚元和小宝知道楚清这是被吓到了,被他们不要命的刺杀吓到了。两人乖乖地挨揍,不敢吭声。

    墙角的两只金雕不安地挪了挪身子:太可怕了!

    楚清已经不能自持,笤帚霹雳吧啦的抽过去,专门抽小宝,楚元总有护不住的空档,小宝额头都被打红了。

    甘来的嗓子痛,想劝止楚清又没法喊出声,也是怕这么闹起来被外面听到。

    甘来干脆从背后一把抱住楚清的腰,往上一抬让她双脚离地,然后就给丢到小宝的床上去了。

    丢上去还不算,甘来也坐过去,附身按住楚清的双臂,嘶哑的嗓子发不出太大声音,楚清却看明白她的唇语:“别动,再动打你啊!”

    楚清干脆别过头去,眼泪狂流不止,嘴张大,却哭不出声音。

    胸膛里的担忧、恐惧随着泪水释放出来,哭到浑身颤抖。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楚清哭。

    甘来傻眼了,松开按着楚清胳膊的手;楚元吓呆了,还紧紧搂着小宝不会动弹。

    小宝刚才挨揍没敢哭,这会儿见到娘亲的样子,泪水早已满面,挣脱开楚元的束缚,扑到床边,跪下:

    “娘亲,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再在也不敢了,您别哭、别哭啊……

    娘亲,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让甘来和哥哥们陷入险境,差点儿害死甘来,小宝错了,呜呜呜,娘亲,我错了……”

    楚元嗫嚅着靠前:“行了老大,是我们的错,我们冒失了……可你不能打小宝啊,他才多大!他为了谁?他不是看那姓武的畜生欺负你……”

    甘来不等他满嘴胡吣,一膀子撞开他。

    曾经撞歪房柱的肩膀这一下钻心地疼,甘来一下子痛呼出声。

    嘶哑的呼声打断楚清的情绪,转过头看到甘来面露痛苦,一张漂亮、精致又充满野性的小脸皱成一团。

    楚元见机马上说道:“老大,甘来肩膀受伤了,你赶紧给她脱衣服上药吧!”

    说罢就强拖起小宝,逃离开楚清的视线。

    楚清这才注意到甘来的衣服破成碎片,有些耷拉在身上,更有脱落到不知哪儿去而留下的大窟窿。

    这是被高温碳化变脆的缘故。

    甘来的衣服变得酥脆,在攀爬矿石堆以及被楚元拉扯下,上半身的外衣成了碎片。

    好在天气冷,里面穿得多,不然就连皮肤都要被烤熟了。

    楚清被甘来的伤转移了注意力。

    小心翼翼地帮甘来脱掉衣服,看到甘来从锁骨到肩膀已经红肿得发亮。

    小宝屋子里就有急救箱,楚清细细地给涂上活血祛瘀的药膏,又翻出獾子油,小心地抹在甘来额头和眼周。

    正犯愁拿什么给甘来穿上时,门被叩响,小宝带着鼻音的话传进来:“娘亲,我给甘来送衣服。”

    唉。

    楚清叹了口气,能怨小宝吗?这是自己惹的祸啊!

    人为什么总要把错误归咎到别人头上呢?

    楚清到门口接过衣服,又腾出手轻抚小宝肿起包的额头:“疼吗?对不起。”

    小宝一把抱住楚清,把脸埋在楚清怀里,楚清感觉到小宝肩膀的颤抖,和脖颈下被泪水濡湿的衣服。

    只片刻功夫,小宝在她怀里说了句:“娘亲,快给甘来换衣服,别让她冷着”就离开了楚清。

    小宝眼圈红红地看看楚清,又低下了头,满脸惭愧。

    “是娘亲不好,快去休息吧。”楚清说。

    “得了吧!”楚元躲在转角偷窥这母子二人,此时站出来说道:“那是小宝的房间,你俩换完衣服赶紧出来,多晚了不让孩子睡觉!”

    甭管啥气氛,楚元肯定是破坏第一人。

    “不好啦!武大人出事啦!”

    院外传来惊恐的呼喊。

    楚元一把将楚清推进屋:“赶紧换衣服!”

    然后拉着小宝就进了厢房。

    随即,被隔离在外院的密侦司探子们纷纷跑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很快,武继昌大人抓捕东陵王女,东伦王女负隅顽抗,二人同归于尽在熔炉的消息传遍了楚宅。

    楚清楚元他们趁着人都离开后院的机会各自归位。

    楚清装作一脸震惊地跑到外院,白桦已经在了。

    楚清厉声喝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武继昌不在,现在满院子密侦司的人中,楚清和白桦的官阶最高。

    听到上官发问,跑回来报信的干探强压下满心惊惧,尽量稳住声音把事情给楚清说了一遍。

    白桦都想拍手叫好了,想想这样不对,就讪讪收回差点拍起巴掌的手,问道:“武大人殉职了?”

    “是!”那名报信的干探声音还是打颤。

    “武大人哪!”白桦突然跟唱戏一般,声音高亢、充满感情:“武大人哪!您怎么就这么去了啊!”

    这种由衷的感慨,比拍巴掌痛快多了!

    “武大人怎么了?”一个声音传来,是宋廷山。

    宋廷山是来给楚清送皇帝手谕的。

    下午听说武继昌去了矿场,出门时又听人说,旧贵族穆尼德吉·桑布扎为了招待京城来的北镇抚使,快把菜市场搬空了。

    虽然好奇武继昌到底在搞什么,但是宋廷山更记挂楚清现在的处境。

    此时皇帝的这份手谕他看过,应该对楚清有所帮助,所以干脆没有理睬武继昌的事情,直接来找楚清。

    不等人回答他的问话,宋廷山接着说道:“楚清,圣上给你传来手谕!”

    楚清和白桦一众人跪地,刚要走出房间看热闹的老黄忠又把脚收了回去,悄悄掩好门。

    偷听就行了,老了,跪一次膝盖疼半天,免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