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章 火起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544更新时间:2022-07-01 11:02:13
    肖思宁瞬间脑子就短路了。

    楚元赶紧给递台阶:“滚远点儿!正犯愁怎么把姓武的弄出来呢,别裹乱!”

    隐在黑暗中的甘来白了他们俩一眼,摸着“小甘甘”的胸脯说道:“‘来啊’回来了,轮到你回家要肉吃了。”

    这几天两个小家伙几乎都是自己捕食吃的,苗条不少,胸脯都不厚实了。

    “小甘甘”早就闻到“来啊”嘴角的肉味了,这下听到自己也能回家了,高兴地就要飞走。

    甘来一把按住它:“等会儿,你拿着这个,扔到他们吃饭那间屋外的干草堆上!”说着,指向远处武继昌所在的方向,并把一个打开帽的火折子塞进“小甘甘”的爪子里。

    小甘甘展翅腾空。

    楚元眼睛一亮:“好主意!”

    武继昌吃饭的屋子外面就有个干草堆,用来烧水时引火用,如果把它烧着了,武继昌肯定会从屋里跑出来,那时候机会不就来了!

    他的房子外才十个人,咱们二十几个人怎么也能最短的时间把他们干掉!

    眼看着“小甘甘”升空,眼看着一个火点掉落。

    金雕的爪子太大,抓不住这个光滑的细圆筒,飞上空没一会儿火折子就从爪缝中漏下来。

    掉进楚元他们三十步之外的干草堆。

    楚元和肖思宁大惊,赶紧跑出去找那火折子的落点。

    无奈为了藏身方便,附近没有点亮火把,漆黑一片中楚元被脚下的土坑崴了下脚,身体一趔趄,绊倒了肖思宁。

    就这么一点功夫,落入了火折子的干草堆上,已经有一缕细细的青烟升起来。

    天上的“小甘甘”也发现好像爪子里空了,心急,凌空止住身形,准备俯冲下来找火折子,不巧,肚子一阵翻腾,一股屎喷溅出来。

    “小甘甘”吓得大惊,火速展开翅膀升空,艾玛,吓死宝宝了,还是回家吃肉吧,可不能让人发现它!

    “小甘甘”的正下方就是干草堆,干草堆旁边的灶台上,是穆尼德吉·桑布扎家的厨子烧起的油锅。

    那厨子正背着身子整理要下油锅的面食。

    他将呈上东伦国的风味美食“油果果”,这是他的拿手技艺,要是让主子吃美了,吃爽了,他会得到丰厚的奖赏。

    身后面案上,已经准备了桃花、葫芦、馓子等等造型的面点,只差下油锅了。

    一股说不是什么东西的粘稠的液体自天而降,斜射入油锅,瞬间油锅里溅起一米多高的“油浪”。

    “油浪”以一个精美的抛物线飞进旁边的干草堆,干草堆里那一缕青烟此时已经升腾起明火,“油浪”似要扑灭明火般拍击下去……

    轰!

    干草堆直接升起大火,火后面的柴堆也开始“走红”。

    扑在地上的肖思宁傻眼:“完犊子喽!”

    那厨师被滚油溅到脸上和手上,条件反射地抓起围裙往脸上抹,等抹了两下发现置身火海,吓得嗷嗷大叫:“着、着火啦!着火啦!”

    慌乱中要抽身而逃,却撞翻面案,面案倒地前撞翻油锅……

    人声开始变得嘈杂,有人往这边跑来,跑一半又返身,还喊着:“快打水、打水来!救火呀!”

    秋末冬初的凉风袭来,没有降低火焰的温度,反而风助火势,火借风威,火焰越燃越炽,火苗已经舔上苫在房顶的干草。

    这一片是徭役们居住的工棚,一间着火,就连成一片火海。

    霎时间,恐惧的呼喊声响彻四野,与呼喊声同时填满这片空间的,是冲天的火光!

    “你要记得随机应变,不能撒夫夫(傻乎乎)的!”小宝的声音好似回响在楚元耳边。

    楚元一把拽起肖思宁:“好机会!人都跑来救火,姓武的身边人少了,干他!”

    肖思宁也回过神来,大喊:“快找桶啊!装水救火啊!”边喊着边把右臂不停地划了几次圆形,仿佛在号令大家跟他取水。

    这个动作是他们约定好的发起进攻的暗号。

    二十五名小伙子分散几路,看似无头苍蝇般地乱窜,实则都在往同一个方向跑去。

    甘来的飞毛腿立即发动起来,还不忘吹了两下骨哨,声音不大、而且短促。

    躲起来的“来啊”瞬间腾空盘旋了一圈,在空中发出一声鹰唳。

    有目标了,甘来朝着“来啊”声音的方向直线奔去。

    嘈杂的人声中,都在关注着救火,没人注意到那一声鹰唳。

    甘来穿着男人的衣服,脸上蒙着湿了水的面巾。现在很多人脸上都蒙上了面巾,救火嘛。

    修长的飞毛腿带动着窈窕的身姿,在混乱的人堆中见缝插针地奔跑,经过的人只看到眼前的火光似乎暗了下,又好像没有。

    武继昌正被十几个手下团团护卫住。

    他不耐烦地扒拉开眼前的几个,因为他们挡住了视线。

    监工头头满头大汗、慌不择路地跑来:“武、武大人!这可怎么办啊!起火处那边的徭役们要冲出矿场,他们受伤了好几个人;高炉那边马上就要出铁水,听说起火也乱套了,要跑呢!”

    徭役们的待遇虽说不好,但平时采矿砸伤、摔伤,也是能够就近出矿场找大夫的。

    可眼下,各个出口都被密侦司的人把守着,被燃烧的工棚砸伤、烧伤的工友们,抬着人就是不让出去。

    这可“激起民愤”了!

    这些曾经的奴隶,现在不是已经是服徭役的平民了么,怎么不让出去就医?

    高炉那边有工人是受伤者亲属的,听到这种事情更是闹腾起来,手上的活不干了,要帮着自家亲戚出去找大夫。

    穆尼德吉·桑布扎以曾经主人的身份,高喊着:“制止他们!制止他们!”

    其实心里满不在乎,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瞧吧,这矿属于我的时候,可没出过这种乱子!

    武继昌不愧是北镇抚使,当真是杀伐决断。

    立即点了身边的八名护卫,语气平淡地吩咐:“你们分头去守着,告诉他们,凡是闹事的,杀了便是。”

    护卫长犹豫了下:“大人,属下还是留在您身边吧?我们离开,您身边就剩下两个人了。”

    当然,这剩下的两个人,不包括冯仁科。那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柴。

    武继昌毫不在意地摆手:“去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