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九章 越忙越忙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645更新时间:2022-06-11 11:00:26
    虽然感冒,却不能耽搁出发的时间。

    楚清如今已经在马车上熬过三天了,虽在车厢里不受风,但坐着不运动却感觉更冷,感冒就一直未好。

    今早更是觉得有些加重,这会儿正手忙脚乱:打个喷嚏,没抱住手炉,手炉滚下来砸到车板上,碳灰撒了一地,鼻涕又开始流,真是……

    因为怕传染小宝,楚清是一个人在车厢里,现在也没人帮忙。

    楚元天天跟甘来在一起,不是训斥就是嫌弃:“这也得教,那也不会,你说你能干点啥!”没工夫管楚清。

    卓耀依然在训练他挑选的二十名小子,这是专为小宝“特训”的护卫。

    行进中如何护卫主子,这就有学问了,卓耀把能想到的方方面面都要训练到位。

    卓耀觉得楚清那个“特战组”小伙子虽是军人出身,上过战场杀过敌人,但是武力值还是弱,单兵作战能力不强。

    再者楚清是大人,身边又有楚元,倒也无妨。

    但是小宝还小,万一楚清不在身边,只凭着自己的保护,怕有闪失。给小宝训练出一支队伍是必须必要的。

    大伙都在外面忙乎,楚清自己在车厢里忙乎。

    等终于忙乎完了,发现车队停了。

    车队很大,前半部分是宋廷山的队伍,因为是带了夫人一起参加千秋节,所以车厢两侧又是丫鬟又是婆子的,行进缓慢。

    楚清的队伍也不少人,自己和小宝的护卫就四十人,还有楚元他们。

    楚元赶过来说道:“老大,密侦司的人追上来了。”

    楚清觉得奇怪,再有一天多的路程就到京都了,哪个理事处的人会找到这来?

    前方宋廷山听说后边停车就出了马车,向楚清这边走来。

    “楚大人!”来人一身灰扑扑的密侦司制服,想来一路奔波都未曾好好休息过。

    他很恭谨地给楚清行礼,又向宋廷山行礼,然后报告:“属下胡图,新伦州理事处押司。”

    押司啊,那就是秘书。

    糊涂?就这名字当秘书,白桦能放心?

    “何事?”楚清问。

    “楚大人,宋大人,三日前沃斯国使者到达新伦州,请求在关引上盖印押花。”胡图说。

    三天前,那就是楚清才走他们就到了。

    “沃斯使者?何人?来做什么?”

    “主使谷蠡王帕卓,副史沃斯四王子凯力迪。”胡图答道:“因为冯知州早早进京去了,因此赵通判不敢独自做主,找了白大人一起盖了印。

    白大人要属下追来报告给两位大人知道,他们称希望拜访大宣国,或许皇上会向楚大人了解沃斯国情况,让您做到心中有数,并建议您加快行程,早些面见皇帝。”

    楚清又问:“可给司里呈报了?”

    胡图回答:“昨日司里应该能得到消息了,咱们的路线要比官道快两日。”

    “我知道了,替我们谢谢白大人。”楚清让楚元打包了些吃食给胡图带上,就打发他回去了。

    快过年了,这小子还冒着天寒地冻来送信儿,辛苦哟。

    “我看,你还是先走吧。带的东西我替你运送。”宋廷山说。

    还有一天半的路,今晚宋廷山他们车队肯定要在京都外宿上一夜,明日傍晚才能进城。

    楚清抽抽鼻子,自己要是骑马先行,今晚就能到京都,但是这感冒看来就是没得好了。

    把车队交给宋廷山,楚清把那份地图从箱子里拿出来,用大包袱皮包好了捆在马背上,再带点水就上路了。

    小宝坚决跟着娘亲,说是沿路照顾,于是卓耀和小宝的卫队跟着楚清一起走,楚元则带着其他人一路跟随宋廷山进京。

    一队人一路快马加鞭,终于在关城门前进了京都。

    密侦司一名小旗候在城门处,见到楚清就告知胡大人正在等她,不论何时进京都要第一时间去见胡大人。

    楚清此时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连鼻涕都不怎么流了。

    等到了密侦司又得知胡恒秋被皇帝召进宫,并留话要楚清到了后直接去皇宫。

    楚清一路被引领来到御书房,胡恒秋和皇帝正在御书房谈事情。

    见到楚清,胡恒秋马上就说:“快说说沃斯的情况。”

    楚清此时胃饿得直抽抽,因此怨气就很大,心说有什么可说的呢?所有的情况都已经呈报了啊,不能让人休息一会儿?

    楚清先给皇帝行礼,然后才回话:“请问大人要问哪方面的情况?”

    胡恒秋也觉得自己话没问明白:“帕卓是个什么样的人?”

    “唔……是个重利轻义的油腻的中年胖子……阿嚏!”楚清刚说一句就打喷嚏,捂嘴都来不及。

    外面寒风刺骨,御书房里暖炉烘得空气干燥,喷嚏来得突然且理所当然。

    迅速捂住口鼻,这可是殿前失仪。

    但是捂不住的是“咕噜噜……”肚子叫得也是猝不及防。

    “楚爱卿这是……”皇帝放下毛笔,看了楚清一眼,才发现楚清脸色极差、鼻子发红、唇色灰白。

    “臣失仪,请皇上恕罪。臣只是路上赶得急了些。”楚清赶紧低头告罪。

    不能说自己感冒,那岂不是明知故犯、拿皇上龙体安康当儿戏?只能说赶路急了。

    “楚爱卿还没用过饭吧?来人!”皇上准备体贴臣子了。

    “谢皇上!”

    李公公很快端来饭菜而不是点心,楚清很高兴:饭菜才顶饿嘛。

    待李公公放下托盘后就站定了,楚清才知道就这些:一汤一菜一碗饭,真是节约啊!给小宝吃恐怕都吃不饱吧?还不如点心呢,好歹甜品热量高。

    皇帝示意楚清先吃饭,但是人家是皇帝,楚清哪里敢大大咧咧就真的吃?赶紧表示皇帝有事儿您先问。

    皇帝倒是客气,示意她还是吃了再说吧。

    楚清想了想,既然是问沃斯的情况,那就先把地图摆上,看图说话吧。

    于是把背上一直都没摘下来的大包袱解下来打开。

    那么大一块帆布,五米宽六米长,再加上一盒特制的大头钉。

    这负重也小四十斤了,因为饿得没力气,往地上放的时候发出

    闷响。

    “楚清你这是干什么?”胡恒秋好奇问道。

    楚清把叠好的大帆布地图一折一折展开,说道:“我弄了份沃斯国的立体舆图,你们先看着,我吃口饭。”

    楚清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吃饭上,没发觉自己和胡恒秋的对话没注意敬称,很没分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