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八章 讲个故事?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477更新时间:2022-06-10 11:01:32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有一个大商家叫联想,他手下有个药材铺子,这个药材铺子干得名气相当大。”

    “联家?这是哪家?没听说过啊,老赵,你听过没?”老于问。

    “没有。不认识做药材的。”老赵摇头。

    “咳咳,那个不重要,你们先听我说,这个联家的药材铺子……”这别扭!楚清都快又咬舌头了。

    “这药材铺子都干到海外一个大国了,不过没混下去又回来了,既然回来,就得想法赚钱,所以他们盯上了国内唯一一家生产‘保命丸’的作坊。”

    “保命丸听说过,那可是好药,听说是人家祖传的方子,里面有几味药好像只有沃斯国的玉山上才有,而且听说制药的法子也是很讲究的。”老赵插话。

    “听老大说完!”老于截住老赵。

    “唔,我就是打个比方,不是真说‘保命丸’。”楚清都有点无奈了,“咱接着说,就说这种救命的药,谁家不需要?

    越是有钱的、或者干武行越得备着不是?这药倒是不算贵,但是需要的人多啊!

    所以这个联想的药材铺子就盯上了‘保命丸’,跟人家作坊谈收购。

    可是‘保命丸’的东家是个有良心的商人,不愿意把这么好的药被人家拿走,他这药平价卖的,旨在救命,可若是被收购了,人家不就只是想着赚钱了?老百姓哪还用得上这药了?

    所以就没同意。联想一看没谈成收购,就出了个损招,他亲自找到卖那几味独特草药的东家,用几倍的价格垄断了药材。

    结果‘保命丸’买不到关键的药材,,这药就没法制了,最后这个作坊破产了。”

    “这个联家欺人太甚!”

    “真不是东西!”

    “娘亲,孟家干的就是联家那种事儿?”

    “是啊,我就是这么看的。”楚清说道,“我差点就成了那个作坊。”

    “那第二件事呢?”小宝追问。

    “第二件事嘛,更麻烦!”楚清看着老于、老赵:“你们知道咱家赚的钱只需要交两成半的税吧?”

    “知道,交给密侦司的,老大你厉害,密侦司现在是你养着呢。”老于说。

    “哪能那么说!国家的税收是养着全国的。咱们这点钱只是被分出来而已。”楚清说,“你们觉不觉得,咱们现在所有赚钱的营生,其实都在皇上的掌控下,咱们现在像不像待宰的肥羊?”

    “咱也不肥呀!宰羊也得挑最肥的吧?咱连个羊羔崽子都算不上!”老赵说。

    “可咱们摊子铺的太大了……你们想想盐场,想想棉花,还有咱家的铁器,若光是烧个砖我就不担心了。”楚清说。

    “老大你想多了!谁家买卖不是这么做的?你看孟家,丝绸、瓷器、玉石、听说他们家还能搞到不少盐引,光是茶园都有三处。”老于说。

    老赵也附和:“老大,你胆子大点,你身上还有官身呢,谁敢说什么?”

    就是有官身才烦哪!若论官身,楚清已经是“与民争利”了,她的买卖她亲自做的,不像别人把生意落在管家或者亲戚的名下。

    而且好死不死一个女子有官身,这不是招人算计嘛。

    自古以来,哪只肥羊最后不被宰?胡雪岩?沈万三?

    往前走有世家,往后走有皇权。

    江南的孟家不过是商业家族,就能做到随便伸伸手就差点儿摁死楚清的生意,那还有政治家族、军功家族、文化家族呢?

    他们若是谁出点幺蛾子又会怎样?

    屋子里沉默了许久后,老于说:“靠山,老大心里没底是因为没有靠山。”

    “是,”老赵说:“老大其实你有靠山,或者说,你可以找人当你的靠山。”

    “密侦司吗?你们是说胡大人?”楚清问。

    “他不行,他还不够瓷实。”老于说道:“你得让皇上当你的靠山。你看看洪国公,在我们眼里,洪大将军已经是谁都不敢小觑的人物,那应该是到哪儿都能横着走的主儿,但是他一回京就交了兵符,这说明什么?”

    老赵说:“说明皇上才是最大的呀,只要皇上认同,就谁都不用忌讳了。”

    小宝也插嘴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咱们无论做什么都让皇帝知道咱是给他做事的不就行了?”

    楚清想:那怎么让皇帝知道呢?她已经在信里提示过胡恒秋了:棉花是皇帝的,我以后能交给你的钱会越来越多;

    皇帝能不能允许你得掂量掂量,不行就让皇上拿大头,可别无形中把我绑在密侦司的船上,整个密侦司都要绑在皇帝的腰上才好。

    问题是胡恒秋也没回个信啊!

    不能光指望胡恒秋的智商,还是要自己多做准备。

    结束掉与众人的讨论,楚清开始把自己一直以来跟吕师傅合作制造的手摇钻、畜力犁、指甲钳等物件和图纸都打了包,包括薄铁皮的制作办法,这些,能代表咱这个从五品工部参知的工作吧?

    除了棉麻纺织品,再带上花生和辣椒,这也能代表咱这个从五品司棉员外郎的工作吧?

    又检查一遍自己动手制作的“沃斯国立体地图”,这个,能代表咱密侦司的从五品副千户的工作吧?

    这份地图,起先是要把自己的三份职务综合体现于其上的,所以这是一份十字绣作品。

    粗棉纱织就的网格布,如不是为了网格效果,那可就是一张大帆布了。相当厚重。

    以网格帆布做底,其上用十字绣法将整个沃斯的山水地形都呈现出来,为了达到立体效果,所有的山脉部分都用羊毛戳戳乐的方法塑造。

    因为棉纱、羊毛都是经过染色的,所以地图画面鲜艳,远观色彩明丽,近看起伏错落。

    这样的地图,适合在上面插钉子做标记。

    所以随着地图一起带去的,还有一盒大头钉,这是专门让吕师傅给做的。

    最主要的作用是方便运输,不怕水,湿了烘干就行;不怕揉搓,怎么揉也碎不了。一个大箱子就装走。

    把这些统统交给皇帝,看能不能靠上这座山!

    虽然目的不同,但无形中楚清与皇帝“双向奔赴”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