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初见谷蠡王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646更新时间:2022-05-20 11:00:28
    水貂、猎鹰、鹿角鹿鞭、虎皮、鸟翎,楚清全都收购了,村民手里有了银钱,楚清也收购了他们所有的水貂毛皮。

    银钱他们有了,现在来解决棉花的问题。

    “你们地里的棉花我看到了,都长了虫子。”楚清说。

    “是啊,每年都有很多虫子,所以收不到多少棉花的。”阿木东说。

    “我有办法帮你们除虫,你们能不能多种些棉花卖给我?”

    “真的?!”这声音同时来自好几个村民。

    第二天开始,楚清就带着他们到棉田里看那些虫子。其实不用楚清教,小伙子们就给教明白了。

    村民们烧的柴火都是胡杨的枝条,把一份柴灰五份水泡上一昼夜,拿来淋洒在棉苗上;冬天的时候翻翻地;小孩子没事儿往田里跑一跑,看见虫子就捉捉。

    这些都是大宣农家孩子常干的事情,只是沃斯国不是农业国,没有这些经验罢了。

    把女人孩子都利用起来,这里的女人没有大宣女人那样忙,她们甚至像男人一样骑马去打猎的。

    把活计分工来做,全家人都动员起来,虽是逐水草而居的民族,一样能种好棉田,把日子过起来。

    楚清没有意识到,她在改变当地人的生活习惯,她在用金钱诱使他们从捕鱼业往农业转型。

    但是,富足的生活谁不想拥有?能有机会变得更好,那就改变啊。

    “要翻地?”村民们很好奇。

    小伙子们语塞。不翻地还行?

    这就看出来了,农耕民族与其他民族的不同了。他们的土地真的贫瘠,不适合农作物的生长,所以发展不起来农业。

    但是这里有好的光照条件,足够高的温度,棉花偏偏适合他们这里生长。

    楚清跟他们约定两个月后与他们换棉花,他们需要的豆油、铁锅都会带来。

    接下来的日子,楚清把收到的毛皮等货物放到丝绸、茶砖的五十两车队里,让他们分别去往沃斯王族领地和维拉特领地。

    而她自己雇佣当地的驼队,沿着涂虎尔特盆地走了一圈,凡是有棉花种植的地方全都走了一遍,同样把除虫、施肥、翻土又教了一遍。并嘱咐他们收好棉花运到阿木东这边来,自己将在那里收购。

    密侦司的小子们已经把整个盆地的情形都绘制好了。楚清觉得此行圆满,准备开始收棉花的时候,麻烦来了。

    涂虎尔特的首领——谷蠡王帕卓带人包围了楚清的车队。

    “你们是什么人?”一位看起来像是个头目的侍卫吆喝道。

    “你们是什么人?”楚元同样的话给问回去。

    楚元心里大致猜到商队可能是惊动了涂虎尔特的领主了,只是不确定来者是什么级别的人。

    楚清和楚元猜的差不多,但是心急楚元这说话的方式。不论来者何人,咱们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得要收敛着才行。唉,老于老赵都不在身边,没个沉稳的跟着,是不行啊。

    “你放肆!”果真,人家不乐意了,这一声“放肆”出口,周围的卫兵把刀都架在楚元脖子上了。

    楚清清了清嗓子,走上前:“我家弟弟不懂规矩,大人勿怪,我们是大宣来的商人,鄙人是宝清盛的东家。”

    “宝清盛?没听说过!你们到底来干什么的?”那侍卫头目看到眼前自称是“东家”的,只是名女子,一下子放松下来,抬了抬手,架在楚元脖子上的刀都撤掉了。可是问话的神情和语气带着不屑和质疑。

    “您没听说过没关系,现在不是听说了吗,以后咱们的往来会更多的。”楚元说道。他实在看不惯这厮跟楚清说话时的表情。

    “我们宝清盛自成立以来,是新伦州互市最大的粮商,目前也是新伦州最大的货栈,您若没听说过,只能说明贵宝地人民丰衣足食,不需要购买粮食。”楚清配合楚元的语气,不然楚元又要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了。

    周边的村民默不出声,也不敢往这边看。他们是认识谷蠡王的车驾的,只有楚清她们不认识。

    楚清扫视了一眼这群“官兵”,说心里话,真看不太出来是“官兵”。他们比大宣国的商队护卫都不如。没有统一的武器、统一的服装,队形也松散。

    但这些人浑身散发的气质,让楚清不敢小觑。感觉陷入狼群一般,她面对的不是军队,而是兽群,更致命。

    卓耀一直用身体挡着小宝。女人、孩子,从来都是最“拖累”队伍的存在,她们最容易被作为人质或者俘虏,他不能不小心。

    楚清的话似乎有些激怒那名侍卫头目,因为沃斯国在年初的时候闹粮荒,确实有很多人去新伦州抢粮食,也包括他们涂虎尔特。

    在那侍卫头目将要恼羞成怒时,小宝挣开卓耀背在身后钳制他的手,闪出来说道:“一回生,二回熟。我们多来几次,你们就认识了!”

    小孩子一脸童稚的神情,和脆生生的话语,让那头目的脸色好看了些。

    神色刚有缓和,就听小宝问道:“你们家大人也是来买粮食的吗?”小宝边问还边指了指不远处的马车。

    楚清也朝那边看去。心里有些不屑:你们马背上的民族,不在马背上炫耀威武,竟然乘坐马车,那马车还弄得不伦不类的,工艺也不行啊!树少,就不该这么浪费木头!

    “买什么粮食!”侍卫头目心里真真郁闷。这些人比东伦人讨厌多了。东伦人见他们从来不敢这样的。连个小孩子都敢胡乱搭话。

    “噢,不是买粮食的,那你们这是……?”小宝问。果然,小宝出马,一个顶俩。

    “买不买都没关系,我娘亲常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相遇,今天咱们碰上了就是缘分,问问您家大人,要不要下来喝上一杯?”小宝背在身后的小手伸出来,拎着一只酒瓶子。

    拔开塞子,玉米烧的香气四溢。楚清赶紧压住要抽抽的嘴角:那是消毒用的!

    马车里的那位“大人”似乎坐不住了,只听见马车里有清嗓子的声音,然后车帘子掀开,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走下来。

    远远不敢出声的围观村民们呼啦一下子都跪下去,顶礼膜拜,头都不敢抬一下。

    楚清好奇了,这来的到底什么人?

    只见这胖子头戴一顶枣红色金线绣花四脚帽,穿着华贵的红地对人兽树纹双面罽袍,内着淡黄色绢袍,腰系绢质腰带,上垂挂香囊、帛鱼等小物件。

    鼻下两撇八字胡的尾端弯出卷翘的弧度,被酥油牢牢地粘在嘴角上方。

    红色胖子两手拂在大肚瓜上,胖胖的手指真的如同小胡萝卜那么粗。他晃晃悠悠来到楚清身前站定:“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