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点都不穷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2897更新时间:2022-05-19 11:01:33
    商队就地停下了脚,小伙子们跳进水里,用他们的长枪在水里一顿猛扎,扎上鱼就扔进当地半大小子的独木船里,要不就是扔到岸上。

    阿木东指挥他们不要往深水处走,他说这河水是白山和玉京山上的积雪融化汇聚成的,这个月份正是水量大的时候,让这帮小子在河边耍耍就好,可不敢往深了走。

    年轻人总是容易打交道,当地的半大小子们被商队的长枪吸引,很快就有了话题,他们用手中胡杨木做的鱼叉,换商队小子的长枪使用,双方很快就热闹起来。

    楚元带着大伙从马车上卸下来几口锅,还有些铁网篦子,准备一会儿开火做饭吃。

    楚清这时候被岸边的红柳花吸引住了。

    粉红的红柳花在翠绿胡杨林的相衬下,如烟如雾、如梦如幻,一棵棵、一簇簇、一片片、一排排,自由生长;粗壮的胡杨或环抱、或附身,守护在她们身旁。

    他们或相互依偎,又或各自独立,围绕在河岸周围,似乎在垂头凝视水中的倒影。

    相依而长,相伴而生,这副场景不知怎么就让楚清红了眼眶。

    小宝的哇哇大叫让楚清回了神,这熊孩子抱着一尾大鲤鱼,鲤鱼力气很大,在小宝怀里一阵扑腾,而小宝手小,鱼身又滑,怎么也抱不住,兴奋的小脸红扑扑的,喊道:“哪里逃!看小爷给你一记雷神索命掌!”说着小巴掌照着鲤鱼脑袋就给了一下子。

    很么胡杨,什么红柳,楚清一下子就全都抛在脑后了。什么都没有小宝有意思!

    阿木东笑呵呵看着水里扑腾的年轻人,去边上撅掉一些红柳枝条,削出尖做了许多签子。

    楚元和卓耀已经在用匕首剖鱼了。部落的小伙子们过来帮忙。他们快速地生了火堆,又把鱼刮了鳞,从鱼腹剖开,去掉内脏和鱼鳃,展平了穿在红柳做的签子上,成了一个大片,然后就架在火堆边上烤。

    楚元他们抓起几条鱼剁成大块扔进锅里,还放进去几块羊肉干。

    阿木东让小子们弄几只野鸭子吃吃,小伙子们一窝蜂就跑去了。楚清车队里的豆饼还有不少,一大块一大块圆圆的豆饼,让阿木

    东以为这也是一种馕。

    待到楚清拿着豆饼烤出香味,阿木东的眼睛亮了:“好味道!这是什么东西?”

    楚清掰下几块给他,阿木东也把自己的烤馕换给楚清,两个人吃的很是畅快。

    很快楚元就拿了两条烤好的鱼过了来,自己啃着一条,递给楚清一条。这鱼撒上点盐就很好吃,不需要加其他的调料。

    楚清拿着鱼边走边吃,才不管什么规矩、吃相。她挨个火堆看,看到谁的鱼和自己的不一样,就要一条过来,很快,手上就有五条烤鱼了。

    小宝有样学样地跟在楚清身后,看到野鸭蛋,要来两个;看到河虾,要来两串,看到兔子,要来两块……

    等回到自己的火堆边上时,这娘俩就相互交换着挨着个的品尝。豆饼受到了当地人的欢迎,他们要走了不少。

    楚清没想到他们最想要的不是铁锅、不是茶叶、不是丝绸,而是豆油!

    偏偏楚清的队伍就没带多少油来。这可把楚清后悔坏了,准备得不充分哪。

    楚清给自己留下一坛子油,其余的都送给他们了。

    阿木东是他们的村长,非常激动也非常不好意思的表示感谢,觉得白拿人家的东西,真是太不地道了。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呢?楚清看着他笑而不语。

    吃完饭,天都没有全黑,阿木东领着商队来到自己的村子。到这里,铁锅、水壶才开始受到欢迎。

    想想也是,男人们通常只对最直观的东西有反应,比如豆油,商队把河边兔子用油煎炒,他们吃了觉得好吃,就喜欢豆油了。

    但是回到村里,女人们一见到铁锅,就稀罕得不行。只有做饭的人才知道锅的重要性嘛。

    当地人平时也不怎么用锅,馕是在沙子里挖坑烤熟的,鱼是架在火上烤熟的。女人就不一样了,她们要做鱼汤,有些水鸟,也是炖着更好吃。

    所以说,专业的东西还得专业的人来鉴定。

    占堆给他们解释了楚清的商队都有什么,可以买,也可以拿东西换。村民们没有钱,他们和占堆这样的牧民都一样,没有银钱,只能以货易货了。

    铁锅、铁壶、面粉、豆油,都是他们想要的,但是他们没有马牛羊,不知道拿什么换才好。

    楚清早就在打棉花的主意,所以直接就说她需要棉花。阿木东很是为难,说:“我们种了棉花,也种了小麦,但是收成很少,还要缴纳给谷蠡王,我们不能给你的。”

    谷蠡王是谁?楚清迷惑地看向占堆。

    占堆说:“涂虎尔特的王。原本涂虎尔特只是个不大的部落,但是他们攻打了很多部落,并且收编,然后涂虎尔特的首领被封为谷蠡王,而被他攻占的所有地盘都成了王的领地,现在整体叫做涂虎尔特部落。”

    那应该叫涂虎尔特地区比较合适。楚清在心里琢磨。

    棉花少,他们不肯换呀,这个难题需要解决。

    “如果收成不好,交不上棉花,你们会怎样?”楚清问道。

    “可以交银钱。不过我们没有,所以到时候哪个村子交不够棉花,就要有人被砍手、砍脚,甚至被剥皮示众。”

    楚清和小宝齐齐打了个哆嗦。这也太狠了。

    “那你们除了棉花,还有什么?”楚清又问。按说他们应该算棉农才对。可是他们却放着棉田生虫,而去捕鱼。这么看来似乎有些不务正业。

    “我们没什么了。本来我们的祖先就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鱼为食。是后来这里的棉花被国王看中,指定我们的先辈种植。可棉花再怎么种也收不了多少啊。”阿木东说。

    “我们还要种小麦,也是收不了多少。”有村民附和。

    “那你们除了种棉花就是捕鱼吗?”楚清又问,她怎么觉得这样的生活太悠闲了呢?既然穷,为什么不花点力气在生活上?

    “不,我们要打猎的。”

    这才对嘛。主业、副业都得有,才能饱肚子。

    “都猎些什么呢?”楚清又问。她在占堆他们手里收到了旱獭油和皮毛,不知涂虎尔特人手里有什么。

    “我们猎到好多东西,你看看要不要买。”一个女人急急说道,他们需要钱,所以看到楚清对猎物好奇,就急于抓住机会。

    很快,女人们捧来了各自家中的存货:鼠兔皮、莎车兔皮、野猪的獠牙,还有些漂亮的鸟翎,马鹿角、水貂皮毛!甚至还有虎皮。

    还有虎皮,“这里有虎吗?”楚清好奇,这里可是沙漠。

    “有,我们这里有种虎,很难遇到。这种虎越来越少了。沙漠里有种大蚂蚁,专门吃小虎崽身上的胞衣,蚂蚁成片成片爬来,胞衣和小虎崽就会被吃掉。”

    还有水貂!这是好东西!楚清看到几乎每户都有水貂皮。

    楚清摸着皮毛,爱不释手,这可都是钱哪!

    楚清了解到,他们的男人其实很忙,要捕鱼,要狩猎,还要种棉花和小麦,倒是女人和孩子相对清闲些。

    幸好有猎鹰的帮助,不然男人们也是够累的。

    楚清又盯上了他们的猎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