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六章 绝对是故意的!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3085更新时间:2022-05-10 11:01:31
    这件走私案大体算是完成了,军队的事务有马达处理和上报,密侦司的事务完全由锥子哥负责。

    楚清带人去了互市里孟家的店铺,查封!一应店铺的掌柜和伙计,被楚清一行人押着,准备去新伦州理事处。

    为什么不让锥子哥的队伍押送?不行!锥子哥已经说了,新伦州的韩副千户新官上任,把原先吉州的老人全给边缘化了,还拒不配合查办这次的走私案。

    楚清一直对空降官员这事有所疑心,这次韩副千户的做法又如此不利于办案,得要弄个清楚。

    坦白的说,就算不弄清楚,也得好好修理一下!把我的十五个“密侦司店小二”全给踢到一边去,你想干啥?

    新伦州理事处在旧皇城,也就是现在的安和县,位于新伦州的中部。既然一天多的车程,楚清干脆就没着急,一路吃喝着过去,把自己的店铺又走了一遍。

    等到了理事处,已是第二天傍晚,楚清干脆在自己家的宅子住了一宿。买了不住,都没人气了。

    第二天早上,楚清神清气爽地见到了韩副千户。韩副千户看上去可一点都不清爽。

    只见他眼底青黑,眼角下垂,法令纹深刻,不到四十岁的年纪看上去足有五十,明显的没睡好啊!看来是得到孟家被截获的信儿了。

    “属下见过韩副千户!”楚清行礼。

    “你就是楚百户?”韩副千户抬了抬眼皮,语气不怎么友善。

    “正是!吉州楚清,有事报告。”楚清声音平稳。

    “何事?”

    连个座都没让坐,可见心里这个不待见!

    楚清也不看他的脸色,说道:“前日凌晨,属下一路追踪孟家走私商队至边境,总算在其出关过程中将商队截下,没有造成大宣铁锭的流失。”

    “在驻防边军的协助下……”

    “共缴获生铁锭四千二百余斤……”

    “盐两车共两千五百斤……”

    “缉拿孟家管事一人……”

    “从犯八十人……已由魏百户押送……”

    “另外,属下查封孟家在北部互市的店铺,店铺的掌柜和活计已押送至理事处院内,请大人处置。”

    楚清慢条斯理地一条条汇报,韩副千户的脸色已经由青转黑。

    “既然是你吉州理事处办案,你把人送我这儿来作甚?!”韩副千户咬牙切齿问道。

    “韩大人,任何互市的商户办理店铺文书时,都需要在官府以及密侦司理事处备案,这孟家的店铺在新伦州理事处也应有所记录,送到这里可否有错?不然,属下这就送去新伦州衙也可,没多远的事儿!”

    楚清一副“你们新伦州的规矩我不大懂”的表情。

    韩副千户心里憋屈,没法说啊。

    “楚百户,你们越界办案,是否不合规矩?”韩副千户牙咬了半天整出这么一句。

    楚清一脸茫然,眨了眨眼皮,仿佛刚听明白似的:“那个……这个事情吧,大人,事急从权,我们要是追踪到边界,再回吉州办手续,让孟家商队跑了,算是谁的责任?”

    “您看哈,吉州孟家是吉州的,可又是从你们新伦州跑的,算哪边失职?”

    “你!”韩副千户被噎住。

    “所以说,大人,事急从权,天下密侦司是一家,您说对不?您要是非要手续,属下这就回去办理。”

    “哼!”韩副千户鼻子里发出重重的一声,算是表达不满。

    “韩大人,属下认为,这些人您真应该好好审一审。孟家走私,必定要通过商铺进行掩饰,这些人肯定知晓内情。”楚清好心建议。

    “不可能!要是他们有所串通,本官怎么不知道!”韩副千户现在想的是能降低多少损失就降低多少。这不管是哪边的孟家,都跟北镇抚使有牵连哪。

    “您一点都没察觉?这怎么能够?国战期间我派过来十五个小子哪,他们各地都有分散,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没跟您报告吗?”楚清很是“惊讶”的问。

    韩副千户没话说。就是因为有报告,所以趁着报告的消息尚未来得及查清楚时,才把这些人都赶到无关紧要的职位上的。

    可现在不能说呀,说就是渎职。只能装作不知道。

    看着韩副千户耷拉着眼皮不吭声,楚清又说道:“太不像话了!”这一声很高,把韩副千户吓了一跳。

    “真真是太不像话!我不盯着,一个个就懈怠了?”楚清发了句牢骚。

    她身后跟着的吉州理事处的干探张扬都快笑场了,他从来没见过楚爷这么“夸张”地跟人讨论公事。

    “韩大人,我记得负责监视互市这边信息的是马干事和陈干事,他们一向机灵,当初给洪总兵传递消息时,也是他们俩出力最多,难道这次他他们也一点都没有察觉的?”楚清又问。

    “啊……这个嘛……”韩副千户打着哈哈。

    “还有何干事、丘干事,这两个离边境也不远,难道也没有察觉?这些人都干什么吃的!”楚清“愤愤地”点着名。

    身后的张扬面无表情,可肩膀在抖。

    “咳咳……他们……他们被派到南边执行任务了。”韩副千户不得不说。

    再让楚清说下去,她能挨着个把所有原先的吉州新老干探全都点一遍名。

    “噢……”楚清慢慢点着头,眼睛上下打量着韩副千户,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楚清这是生怕别人看不懂她的表情。她是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

    三天后,吉州理事处。

    “别打岔,张扬,你继续说!”

    “完了楚爷就一句‘太不像话了!’……”张扬突然憋出假声,高声地喊了一句。周围人一愣,继而大笑起来。

    “楚爷就开始点名,上次给军队送过消息的小马小陈他们,反正受过司里嘉奖的,楚爷就给念叨一遍……”张扬绘声绘色地白话。

    “……就看楚爷张大嘴巴‘噢’了一声,眼神就这样、就这样上上下下、仔仔细细……”

    “哈哈哈哈……”众人哄笑。

    “韩副千户那脸色……都成、都成……”张扬又开始挤眉弄眼。

    “你们知道吗,我就从来没见过楚爷那样跟人讲话过!”张扬这话一出来,魏诚毅在旁边也不由得点了点头。

    魏诚毅这次也很承楚清的情。楚清让他亲自押送了赃物和罪犯,这是把功劳全归于他了。

    蒋副千户在门外听了好一会儿了,脸上不自觉就露出微笑。直到看见楚清的马车停到前院门口,正要下车,这才咳嗽了一声,装出正要进门的样子。

    厅里这帮家伙马上收了声、抱拳:“大人!”

    “都挺早啊!”蒋副千户像往常一样打招呼。

    楚清也进了大厅,看到领导都到了,就反省自己是不是迟到了?就见蒋副千户笑眯眯地看着她:“昨晚才回来,可以休息一天再来报到的。”

    领导关心了这是。

    “大人早!”楚清拱手。

    “回去休息吧,事情大体都知道了,你辛苦了。”蒋副千户微笑地说道,还看了眼张扬他们。

    张扬抖了抖肩膀,完了,刚才那德行都被上司瞧见了!

    蒋副千户看了看众人那意犹未尽的样子,背着手去了自己的办公间。

    他一走,厅里这帮家伙立刻包围了楚清:“楚爷威武!”

    “楚爷,晚上我们请您吃饭!”

    “对对对,咱们青瓦台喝酒去!”

    “好,还是玉米烧,管够,我请客。”楚清笑着回答。你们想占我家酒楼的便宜还不直说!

    楚清的玉米烧在吉州是一举成名,限量供应,买都买不到,独一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