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四章 春节联欢晚会(二)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3107更新时间:2022-04-24 11:03:24
    楚清邀请聂先生一家都来参加烧烤大会。聂先生也觉得不如跟大家一起过春节。自己的小家虽是团圆,却哪有这里热闹?

    等楚清来到荒地上,就看到一处处的篝火,一处处的热气腾腾,一堆堆准备烤的玉米,连村里的汉子们都被邀请留下吃点儿。

    小宝把秋生拉到自己身边不让回家:“秋生哥,你这么大人了,还怕在外面玩?”

    秋生也不想离开,就看向张二妮。张二妮干脆就同意了,反正这里没有女人,得帮着楚清打理打理饭菜什么的。

    村里平时管做饭的妇人们看到,也过来帮忙了。虽说村里人平时跟楚清不亲近(主要是楚清不跟他们亲近),但是他们跟银子亲近呀!

    老兵们早已围成大圈坐好,跟孟懂他们学校开运动会似的,一个个小方阵间留了过道,就等着楚清下令小宝转圈圈、点人上节目了。

    小宝找来铁签子,眼睛开始往下扫瞄,这次他要先找个新加入的!

    只见小宝刚“迷喽迷喽转儿”,没有下一句就直接停,签子正正指向了剥羊皮的小伙子。

    小伙子挠了挠头,憨憨地说:“我也不会演啥,给大伙讲个小故事吧,新伦州那边的事儿!”

    “好!”

    “讲!”

    大伙就是图个热闹,谁来演啥都行!

    “我刚加入宝炉集团的时候,互市还没开,我们只能在各村收购羊。”

    “是。”小宝开始学楚元接话把的样子了。

    小伙子:“有一天啊,我们队出去收羊,先去那边的集市看看行情。

    就看一个老汉赶着一只羊在集市上卖。”

    小宝:“哦。”

    小伙子:“结果还没等卖掉呢,一个衙门的差役就过来收税。”

    小宝:“啊?这还要收税?”

    小伙子:“可不是嘛!老汉就不给,说就赶个集,咋还收上税了呢?”

    小宝:“说的是呢!咋还收税了!”

    小伙子:“结果差役就骂:你做买卖就得交税!”

    小宝:“这不是还没卖呢嘛!”

    小伙子:“老汉也是这么说呀,结果就吵起来了。”

    小宝:“哎呦呦。”

    这小伙子当众讲话也是第一次,眼睛都不知道看哪儿,有小宝接话,反而自在了,就看着小宝说。

    楚清在边上看着,就觉得好笑,这一大一小两个,跟说相声似的。

    小伙子继续:“俩人在那儿争吵,那羊饿了呀,看见旁边的菜摊,铺了一地的菜,就闷头啃人家大白菜。”

    小宝:“好家伙!倒是不客气。”

    小伙子:“人家卖菜的不干了,就骂:‘谁家的羊啊!有人管没人管了!’”

    小宝:“能不招骂嘛!”

    小伙子:“这时候老汉拽了一把牵羊的绳子就骂上了:‘你为你是差爷哪?想在哪儿吃,就在哪儿吃!’”

    哄!笑声一片,叫好声一片。

    小宝就给鼓掌,带动的全体都鼓掌。场面很是热闹。

    一个表演结束,又一轮转圈圈。后来大伙都不用点人上台了,谁想起什么就上来演一段,争相恐后的。

    村民们没见过这么过年的,只觉得又新鲜又热闹,都顾不上占便宜吃羊肉了,不错眼的看着。这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活法。

    小宝也不甘示弱,跳着脚喊:“还有我,还有我!我也讲个故事!”

    小宝是谁呀!那是团宠啊!立马就有人抬了桌子,小宝高高的站在桌子上开始讲故事了:

    “我给你们讲个有学问的故事,你们都跟聂先生学过一段时间了,咱就得听带学问的故事!”

    “这故事是娘亲讲给我的,以后没准你们再去逛集市,还能用上呢!”

    “快讲,快讲!”下面一片催促声。

    “话说,有个秀才,总觉得比别人都有学问,就总是到处臭显。”

    “有一天来到集市上,他看见一个农民挑着竹篮子来卖,便走上前去摇头晃脑地说:‘小篮也是篮,大篮也是篮,小篮放到大篮里,两篮并一篮’。”

    “可这秀才几乎家喻户晓了,天天出来炫耀,跟没上过学的人比学问,也是够了!谁都看他不顺眼。”

    “那卖篮子的农民也气不顺,正好看见对面是个棺材铺,就指了指秀才,又指指对面的棺材铺说:‘棺材也是材,秀才也是才,秀才放到棺材里,两才并一材’!”

    小宝说完,等着大家给鼓掌。

    好半天,大伙终于反应过来:

    “哈哈哈,这是让他哪儿凉快哪儿歇着去哪!”

    “可不是嘛!棺材铺最凉快!”

    “叫他臭显,没事儿闲的!”

    小宝急了,在桌子上蹦跶:“听明白没?听明白没?学问就在生活里,人人都可以吟诗作对。学问不是只有读书人才能做的事,你们都要好好学习!”

    楚清看小宝急得直跳脚,乐得噗嗤噗嗤的。

    聂先生脚步匆匆,头也不抬地冲到场地中间:“等等,老夫先教大家唱歌,这是刚刚你们主子的训话,老夫听了觉着,咱们都学会,好不好?”

    “好!”冲天的叫好声,整齐划一,倒是把聂先生吓了个激灵。

    因为节奏明快,语句也押韵,大伙很容易掌握,到了有楚清修改的部分,聂先生还要楚清再给哼一下调子确认。

    大伙很快就学会了,这时又有人喊了:“老大唱歌好听哎,老大,能表演个节目不?”

    一下子静了。刚才闹腾的厉害,这时有些惴惴,是不是太赛脸了?那可是主子,哪能让主子给演节目的?

    楚元在一旁忽悠:“老大,刚才你跟聂先生唱的,真的好听,你给唱一首吧。”

    有楚元前边嘚瑟,大伙又来了精神:“老大,老大!”都喊出节奏了。

    楚清有些脸红,她军训或者公司联谊会都没表演过呢。不过这些年轻人真的很渲染气氛,楚清也情绪高涨起来:“行,我唱首歌!”

    “我自关山点酒千秋皆入喉

    更有沸雪酌与风云某

    我是千里故人青山应白首

    年少犹借银枪逞风流

    几载风雪卷刃朔风同孤昼

    瞧得乱石处一般嶙峋瘦

    塞外硝烟未断黄云遍地愁

    侥幸红梅久不曾下枝头

    大漠长烟入我怀潦草小作运筹

    踏破飞沙执剑斩仇寇

    待到残阳暮花火那春风上重楼

    烽火不尽京都囚

    我曾京都走马十街任斗酒

    惊梦照烽火今宵试新鍪

    天命轻狂不休应似孤鸿一游

    怪人间尽是多情人鬼愁

    纵意而歌起舞袖玉椀浆斟北斗

    醉眼迷眸只为一人侑

    金戈铁马破城楼任烽火燃眉肉

    河山万里誓与君同守

    我自关山点酒千秋皆入喉

    更有沸雪酌与风云某

    我是千里故人青山应白首

    年少犹借银枪逞风流。”

    楚清有把好嗓子,略带磁性的中音,把一曲《关山酒》唱的铿锵又婉转,真假声运用的很是圆润。

    在座的都曾在沙场挥洒过热血和青春,即便这些人中有八成以上曾是流民,可是经过生死的洗礼,骨子里都浸染了侠胆与忠义。

    歌声似乎带着他们又重返战场:有战友的舍命相护,有刀锋带走的血肉,有遍地死不瞑目的熟悉脸庞,有命悬一线的绝望,也有绝处逢生的欣喜。

    老于和老赵是经历战火最多的人,此时已是红了眼眶。

    场地上一片宁静,片刻后掌声四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