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六章 君子远庖厨

作者:东方红不败字数:3014更新时间:2022-03-29 18:45:48
    学堂的院子里,传来孩子们叽叽喳喳的笑闹声。48个学生都来了。他们感觉很新鲜。集体劳动居然是包包子!

    他们是每个家庭寄予厚望的读书人,田里的活不到人手不足都舍不得用他们,厨房的活更是没让他们参与过。

    有经班的孩子试探着问道:“婶子,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我们是男子,还都是读书人,下厨房是不是不对?”现在这些孩子都知道楚清昨天可是杀了人的,没人再敢造次,可也不敢太亲近。

    “‘君子远庖厨’,这句话,出自《孟子》当中的《梁惠王章句上》。”楚清一边剔猪肉上的肥膘一边说。前几天听经班的进度还在《论语》上,估计还没涉及到《孟子》。

    “说的是君子要有仁慈的品德,不是让男人不下厨房哦。”这肥肉太多了,要多割下来些炼油。来这以后,楚清接触到的都是猪油,没见着植物油。猪油都很少很金贵,每次做菜都要算计着用。

    “不能吧?我听县城里的读书人也是说君子没有下厨房的!”孩子们很疑惑,毕竟楚清是个妇人,能懂什么学问呢?

    “这句话,是孟子为劝诫齐宣王实行仁术而说的。”楚清边干活边说道:“齐宣王问孟子:“齐桓公、晋文公在春秋时代称霸的事情,您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孟子回答说:孔子的学生没有谈论齐桓公、晋文公称霸之事的,所以没有传到后代来,我也没有听说过。大王如果一定要我说。那我就说说用道德来统一天下的王道吧?

    宣王就问:道德怎么样就可以统一天下了呢?

    孟子说:一切为了让老百姓安居乐业。这样去统一天下,就没有谁能够阻挡了”

    宣王又问:像我这样的人能够让老百姓安居乐业吗?

    孟子回答说:能呀。

    宣王说:你凭什么知道我能呢?

    孟子说:我曾经听胡龁告诉过我一件事,说是大王您有一天坐在大殿上,有人牵着牛从殿下走过,您看到了,便问:‘你要把牛牵哪去?’牵牛的人回答:‘准备杀了取血祭钟’。您便说:‘放了它吧!我不忍心看到它那害怕得发抖的样子,就像毫无罪过却被判处死刑一样。’牵牛的人问:‘那就不祭钟了吗?’您说:‘怎么可以不祭钟呢?用羊来代替牛吧!’-----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

    宣王说:是有这件事。

    孟子说:凭大王您有这样的仁心就可以统一天下了。老百姓听说这件事后都认为您是吝啬,我却知道您不是吝啬,而是因为不忍心。

    宣王说:是,确实有的老百姓这样认为。不过,我们齐国虽然不大,但我怎么会吝啬到舍不得一头牛的程度呢?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它害怕得发抖的样子,就像毫无罪过却被判处死刑一样,所以用羊来代替它。

    孟子说:大王也不要责怪老百姓认为您吝啬。他们只看到您用小的羊去代替大的牛,哪里知道其中的深意呢?何况,大王如果可怜它毫无罪过却被宰杀,那牛和羊又有什么区别呢?

    宣王笑着说:是啊,这一点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一种什么心理了。我的确不是吝啬钱财才用羊去代替牛的,不过,老百姓这样认为,的确也有他们的道理啊。

    孟子说话很有分寸,他说:这没关系。大王这种不忍心正是仁慈的表现,只因为您当时亲眼见到了牛而没有见到羊。君子对于飞禽走兽,见到它们活着,便不忍心见到它们死去;听到它们哀叫,便不忍心吃它们的肉。所以,君子总是远离厨房的。”

    楚清给他们讲了段故事,这也是她自己曾经较劲的地方。以前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句话流传下来,就算瞧不起厨师,那古代厨师一般不都是男的吗?后来认真读过了《孟子》才明白,这不过是男人逃避劳动的一种断章取义的说法。

    孩子们都听得津津有味。楚清打发小宝监督他们排队洗手,他们都很听话。因为小宝也敢杀人。他们对小宝也很是敬畏。小宝背着小手,站在洗手池边上看着,模样又可爱又认真。

    楚清带领大的孩子和面,让小的孩子抱柴生火和洗菜。大孩子们都很懂事,尽量的轻手轻脚不浪费面粉。战乱之年,粮食价格飞涨,面粉金贵呀。小孩子们洗菜也很认真,都快把菜叶子洗碎了。生火的孩子脸上都是黑灰,然后你往我脸上抹一把,我往你脸上蹭一下,打闹得不亦乐乎。

    厨房不大,容不下太多人。炉子生上火,楚清就把所有人都赶出来了。大家在院子里干活。

    楚清让孩子们把课桌都搬到院里来,并排摆成长长的会议桌的样子,大家就围着桌子干活。孩子们刚才听“君子远庖厨”的故事没听够,东一嘴西一嘴的向楚清问问题。

    楚清知道的就讲,不知道的就告诉他们自己也不懂。孩子们就觉得这个婶子人真好,忘记了她会杀人这件事。

    谢先生进院子的时候,几个大孩子正在剁肉馅,还有几个大孩子去挑水了,这帮孩子也真够费水的。小孩子们在楚清的指导下把洗好的菜揪成小段,因为楚清告诉他们这些要做汤喝。还有几个小孩子缠着小宝,想要看看小宝的竹管笔。竹管笔没有了,小宝摇头不说话。

    谢先生看着这热闹的场面,也加入了。挽了袖子洗了手,让个小班的孩子去把老妻和小书童都叫来,一起热闹热闹。然后也加入了剥葱剥蒜的队伍。

    一切都准备就绪,大家集体包包子。孩子们在楚清的指导下,小心的捧着手里的面皮,生怕里面的肉馅掉出来。一个两个三个的数着自己捏出的包子褶。楚清把着小宝的手,帮他包出个麦穗包子。

    谢先生有样学样,楚清怎么包,他就怎么复制。别说,手还真巧,除了兔子包子没有楚清包的胖乎,基本都很相像,乐得谢夫人直捂嘴笑,手上的面粉都蹭到了脸上。楚清教给孩子们怎么把馅料更多打进包子里去。这样才是皮薄馅大嘛。

    包好了就饧着,饧好的就上屉蒸。两口锅都用上,蒸屉摞了一大摞。

    等到午饭的时候,包子也都出锅了,孩子们分辨着哪只是自己包的,抢着往嘴里塞。楚清跟他们说了,这顿管够吃。

    小宝捧着自己的麦穗包子咬,楚清用兔子包子碰了一下他的麦穗包子,这是干杯的动作。以前楚清和儿子孟懂也是这么玩,就连吃个桔子都要碰一下的。

    谢先生不明所以,但是也拿着自己的瘦兔子包子跟老妻的包子碰了一下。这下可好了,孩子们不拿着汤碗干杯,全都拿着包子对碰了。

    纯肉的包子真好吃!孩子们撑得小肚溜圆。50斤面粉这一顿楚清都给用光了,足足600个包子!还剩下不少包子呢。楚清让孩子们每人六七个给分了,让他们带回家去吃。纯肉的包子,也让他们家里人开开荤。

    午饭吃的欢愉,饭后收拾得也快,人多好干活嘛!孩子们迅速地归置好桌椅板凳,又帮着把厨房整理的利利索索,连院子都打扫的干干净净才离去。不然他们都觉得对不起这纯肉的包子。

    楚清和小宝回到杂物房,关上门准备藏银子了。以前的15两银子,加上今天的44两,都这么多了啊!床底下的掏出的洞不太够用了呢。

    楚清抠了半天又抠掉两个半块的砖,才把银子都藏好。现在楚清倒是不急着买日用品了。吴村长的妻子送来的换洗衣裳够用了,小宝也有换洗衣裳。其他的东西都不着急。

    这段日子是楚清过得最邋遢的日子,洗澡靠擦洗,刷牙靠树枝。每天除了脸和手是干净的,哪儿都是灰突突的。在村里走一圈,裤腿和鞋子上就都是土了。怪不得电视上的农村片总会有那么个动作:进屋前解下头巾抽打下裤腿。现在楚清每天也是这么干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