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0章 视察

作者:张饭否字数:2952更新时间:2022-05-14 23:23:45
    房间里格外安静,只有时针在嘀嗒嘀嗒作响。

    可能是感觉到身边少了些什么,陈最悠悠转醒。

    枕边没了姐姐,但昨夜的温度犹存,以至于他还没完全睁开双眼,但嘴角已经扬起。

    翻身下床,本想找一下衣服,却看到了崭新的一套男装放在了床头柜上,没有第一时间换装,先套上了内裤,走进客厅发现没人。

    想来姐姐应该是去买吃的了,陈最就悠哉悠哉的进了卫生间冲了一个热水澡。

    冲澡后换完衣服,钥匙开门的声音传入耳中。

    陈最两个箭步来到门前,没等大门被打开,他先打开了大门。

    赵婉柔正拿着钥匙站在门外,穿着厚重的羽绒服,俏脸被冻的有些发红,像是一颗苹果。

    先将她手中的大兜小兜接过来,陈最轻吻了一下她。

    没有回避,姐姐甚至翘了一下脚,以方便他可以准确无误的吻到自己的唇。

    “啵~~”的一声轻响,让房间里开始弥漫幸福的气息。

    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男女之间发生没发生内事儿的生活状态完全不同。

    这种不同不是体现在彼此对待的态度差异,而在于他们会少了许多羞涩与遮掩,会更加直白且自然的进行一些亲密的接触。

    帮赵婉柔脱下羽绒服挂在门前,赵婉柔就从背后抱住了陈最,打了一个寒颤。

    刚从外面回来有些冷,身周都是冷空气。

    陈最反手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买那么多东西干什么,怪沉的。”

    “不沉,就是外面有点冷。”

    “下次你出门要多穿一点,不要为了美就...”

    “知道啦,知道啦。”

    温暖了片刻,赵婉柔放开了陈最,换上了拖鞋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陈最这一次没有在厨房门口看着,亦或者在客厅里看电视等着,而是也走进了厨房,帮她忙活了起来。

    的确是帮她忙活..

    “我不冷了...不用一直抱着我吧。”

    “老拉我的手,我怎么切菜呢...”

    “陈最,你好粘人啊...”

    “不许使坏..”

    ……

    因为小奶狗弟弟的顽皮,耽误了些许时间导致早餐迟迟上桌。

    雪后清澈的阳光照亮了餐桌上的三菜一汤,让热气腾升的画面看起来更加显眼,只看着这些菜,和正在盛烫的姐姐,陈最就有些沉醉。

    赵婉柔这时开口道:“一会儿我就不和你去学院南路了。”

    “嗯?”

    赵婉柔:“累了,而且家里还没收拾完,我想再收拾收拾。”

    陈最一笑:“好。”

    “圣诞节过了你们是不是也快放寒假了?”

    “是啊,寒假...我们去哪儿玩?”

    “我觉得你应该去考个驾照。”

    陈最闻言立刻点头表示赞同。

    以他现在的财力,买一辆小车代步不成问题,也养的起。

    最重要的是,想着寝室的臭脚丫子味,和姐姐香香的被窝。

    陈最不说想当个小白脸立刻搬进来住吧,但总觉得昨晚之后,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天天往往姐姐家里钻,有车当然会更方便一些。

    “我也觉得可以,一会回去我问问学院南路的驾校。”

    想到这陈最眨了眨眼:“考驾照也可以团购,到时候和驾校老板聊聊再赚一笔..”

    赵婉柔闻言,莞尔一笑:“就你聪明。”

    说着,她加了一块肉放进了陈最的碗里。

    陈最飞快的扒了两口饭,含糊不清的说:“晚上..”

    赵婉柔听清了,干脆利落:“别来了,我歇歇...”

    ……

    将陈最的领口拉直,再帮他整理了一下袖口。

    穿着拖鞋和居家装的赵婉柔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小男朋友,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走吧。”

    陈最:“那我们来一个离别的拥抱。”

    赵婉柔:“……”

    却还是任由他将自己抱入了怀中。

    “陈最,我今天真的发现你好粘人啊...”

    她在他的耳边轻声嗔道。

    陈最的回答是:“其实我还可以更黏一点。”

    放开姐姐,他还要了一个kissgoodbye,最后这才穿上鞋子,裹上羽绒服推开了姐姐的家门。

    感受着外面的冷空气忽然袭来,这一瞬陈最就想反身钻进姐姐的家里,再黏一个下午。

    可似乎有些受不了过于热情的他,姐姐挥了挥手立刻无情的关上了大门。

    陈最看着被振亮但在白天却不显眼的声控灯一笑,然后走出了门栋,直奔公交车站,他还是没有非必要打车的习惯。

    他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走,姐姐就进了卧室,飞快的收拾了昨晚的床单,并俏脸发红放进水池搓了搓,才将其扔进了洗衣机中。

    乘坐公交车来到学院南路。

    路上陈最终于打开了弹幕。

    在一片哀嚎之下,弹幕中有人开始打探陈最的隐私。

    对此他当然闭口不言。

    路上和弹幕扯着有的没的。

    “你们看,外面的雪是不是积的挺厚的。”

    【尼玛!】

    “我坐的是公交车,指通常情况下循固定路线,有专属路号,承载旅客出行的专用机动车辆。一般外形为方型,有窗,设置座位...”

    【滚蛋!】

    “今天外面的阳光真好啊。”

    【友尽...】

    “你们说,我们要不要直接开始招人了?”

    【你和姐姐昨晚到底...】

    “也不知道我不在这一个礼拜,哥几个有没有用心做事。”

    【这还用说,你看玻璃上反射出陈最那张贱脸的笑容,白菜一定被猪拱完了,哭..】

    “你们看,有美女。”

    陈最在只有几个人的公交车上也不在乎让人觉得自己自言自语,指着窗外说了一句。

    【哪儿呢,哪儿呢?】

    【我咋没看见,是我瞎了吗?】

    【陈最学坏了..】

    陈最一笑:“果然只有美女才能吸引你们的注意力呢。”

    【滚。】

    【杀了这条狗好吗?】

    看着满屏的骂声,陈最正想继续逗逗他们,电话却在此时响起。

    看到是老爸,他立刻接起。

    “喂,爸?”

    “儿子,你在哪儿呢?”

    陈最立刻:“我在学校啊。”

    “一会儿我和你孙叔去,我们一起吃个午饭。”

    陈最一听就乐了,稍一思量就想通了前因后果,于是道:“好啊,你们想吃什么?”

    “吃什么都行吧,内个...”

    “怎么了爸?”

    “白白也在学校吧?”

    陈最:“???”

    ------题外话------

    前一章发出去就被屏蔽了,过审之后应该啥提示,没看的人可以看下上一章。

    还有没有什么未删减版,就删了几行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